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全文阅读

外表很开心。

 

看到她如此开放,我想她很久以前就应该摆出很多姿势了,但是当被问到时,她说她从来没有恋爱过,这让我惊讶的是她的嫂子还是个处女。

虽然我让她回家,但她不听,也不做农活。相反,她无忧无虑地蹲在那里,看着我做农活。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岳母,我不禁感到心里有点痛。

 

“姐夫,舒服还是不舒服?为什么每次我妹妹哭得像只杀猪?”我嫂子脸红了。

 

这是不是太禁忌了?

 

我嫂子不怕我成为正常人,是吗?

 

“你尽量知道。”我故意逗她。

 

我嫂子小声责备我。她实际上有点害羞。这让我非常想笑。昨晚看完她的水果后,她会害怕我变成男人吗?我总是讨论这些私人话题。

 

过了一会儿,我嫂子哼了一声,说下面的抓痕太长了,问我是不是误删了。

 

“不会错吧,看你的胳膊和腿不好吧?“我有点奇怪,觉得她是故意装的。

 

“姐夫,快看,肿了。”我嫂子要哭了。

 

我很快跑向她。她把内心的部分剥到膝盖,两腿分开坐着。抓痕很肿,伤口是紫色的。

 

刚才最后一根刺芽和其他杂草混在一起了吗?否则就不会是这样了。

 

心。

 

“我该怎么办?如果有伤疤,那一定很难看。”大嫂脸熊

 

我想起了我岳母受伤的时候。我和她现在的表情一样。我情不自禁地动了动我的心,告诉她我所要做的就是吸出那些脏东西。

 

“姐夫,那你快吸吧!”嫂子没有扭捏,直接躺在地上,双腿交叉张开,女孩的*和黑草在阳光下耀眼。

 

看着她紧闭的双眼,那种姿势,那种样子,像婆婆一样,我的喉咙里瞬间冒出口干舌燥的烟雾。

 

我把她从里面拉出来”放下,然后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我能感觉到她的腿在颤抖,味道很感人。我已经被支撑住了。

 

她的腿很瘦。虽然它们对婆婆来说不够白,但它们更嫩。我没有看那些迷人的花蕾,而是直接放在她的大腿根部。她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惊吓。

 

我从头到尾小心翼翼地吮吸她大腿根部的抓痕,然后用舌头再次清洗。

 

哦,天啊!”嫂子似乎感觉到了,呼吸急促,嘴里不时发出嗯哼的声音,很像婆婆。

 

我嫂子的一切都和我婆婆很像,我不禁想起她丰满的大腿根,还有她温柔的大腿根,还有健忘。

 

刚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的嘴唇贴在嫂子腿上的* *花中间,鼻尖传来奇怪的香味,嫂子的身体微微颤抖,但没有其他反应。

 

这个缺口就像一朵盛开的* *花。我想起了我的岳母,她的害羞,她的敏感,她的飞溅和她坚定的眼睛,这些让我感到苦恼。

 

我直接凑了过来,就像擦抓痕一样,重重的走在上面。

 

“嗯,啊!”嫂子震惊了,声音颤抖。

 

我嫂子真的不怕我成为一个正常人吗?或者是因为她像婆婆一样对这方面敏感,而且她太年轻而无法抗拒?

 

我停下来,但是* *的花似乎被露水覆盖着,潮湿而诱人。

 

见我停止动作,嫂子这才坐了起来,脸上还是满脸通红,但眼睛却模糊了,红色的雾霭正移向绿色的Y u,她羞愧地低头不敢看我。

 

她直到穿好衣服才说话。

 

“姐夫,你刚才把我加在那里了吗?

 

呃?我惊呆了。她感觉不到吗?所以我点点头。

 

“为什么?”她突然抬起头,眼神奇怪的让你感动神

 

颜色。

 

“那里太美了,我一时控制不了。对不起!”我当然不会说实话。当我想起我的岳母时,我的心仍然很痛。

 

嫂子羞愧得满脸通红,但她有点高兴。那是那个女孩的娇羞。

 

我突然被感动了,婆婆年轻时也应该是她这个样子。

 

 

“姐夫在那里吻了你,你不生气吗?”我问了一点点死亡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