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公主与师父3pH文*全文阅读

她咬着嘴唇呻吟着,下半身被磨得不自在地扭曲着,纯洁的地方薛敏感地藏着雪人。

 

“你没水了。”赵洁感到新奇。邢凯第一次没有茶,他把女孩碾出水面。这种新奇感使他想要更多,他纤细的腰也不显眼地碰撞在一起。

“嗯…哦…赵洁…良好的…你太快了……”我无法忍受这种快乐。粉红色的雪口被磨红了。她只能紧紧地抱着那个男人,汹涌澎湃的星宇摧毁了她的心灵。

 

茶泵的速度突然加快。赵洁没有忘记她刚才几乎就在那里。他抓住他的屁股,把它送到他的jiba。不出所料,几分钟后,他喊道:“不……哦……她……她……哦……”

 

伊森用腿夹住了静音。巨大的龟头将她喷向雪口。她感到马眼睛的力量喷向她。雪口采用热农经喷灌。

 

赵洁在歙嵘抱着安义,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他刚才太激动了。

 

“你为什么掉这么多?”安怡压低声音呕吐起来。厚厚的叶静顺着他的大腿往下流,有些掉到了地上。

 

“坚持住。”赵洁的声音沉闷,带着强烈的兴宇。

 

“拔出来,我得回家了。”安怡推了推男孩。

 

第十四章

 

赵洁从安义站了起来。他穿上运动裤,挺直的静音肿胀厚实,他宽松的裤裆里还挤出一个大肿块。

 

安妮曼雪的叶静没有擦,所以她站起来穿上了白色蕾丝内衣。她刚才太激动了,汗流浃背。她的身体又粘又油腻。下面是男人骚精的味道。一点也不好。她利用黑暗,尽快穿上裤子。

 

“我…对不起……”面对安义,赵洁有点腼腆。他第一次如此匆忙以至于她爱上了伊森。

 

“你为什么道歉?”安怡整理好衣服,拿起刚刚被扔在地上的书包,因为他们正在抽烟。

 

“不,是……”赵洁还没说完就被安义打断了。

 

“下次需要更长一点时间!”在安义的黑夜里,语气诱人,兴是被允许的。

 

“操!下次我一定会进去的。”赵洁暗暗发誓。

 

赵洁一句话也没说。他可能对早泄感到内疚。安怡吻了吻他,说:“天快黑了。我先走。”

 

在家里,车停在院子里。安义认为这个人昨晚肯定会回到军队。然而,令她惊讶的是,那个人没有离开。她喜出望外。她没有抓住这么好的机会,也没有抓住什么时候能钓到那个男人。

 

“周厚东!”我用他的名字和姓氏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她小心地推门走进卧室,脱下鞋子,听着浴室“哗啦啦”的声音,兴宇的诱惑击中了她的头,想象着兴宇在男人夸下的大jiba,而刚刚在两腿之间揉过的肖雪又开始发痒了。

 

脱下被纯香精污染的裤子,扔在地上。安怡直而纤细的腿显得皮肤太白了。纯白色蕾丝被拉下。两腿之间头发稀疏的三角形露出来了。听到浴室强大的声音,她夹住腿,敏感的肖雪收紧了。

 

在浴室里,周厚东在雨中淋湿了。他刚刚做完练习,想洗个简单的澡。他强壮的身体因青铜色和丰满的肌肉而隆起,一双又大又长的腿纤细又强壮,他强壮的大腿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腿毛。他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热水浇在这个男人的头上,顺着他宽阔的后背流到他翘起的臀部。

 

安怡推开浴室的门和玻璃门,她一丝不挂,一丝不挂的Lu ǐ,赤脚走了进来,圆圆的白嫩如芳傲然挺立,她全身雪白,邢育感觉routi没有失去女孩的纯真,她抛弃了尊严,冲过去从后面抓住了那个男人。

 

周厚东这时被紧紧地抱着,身体发了起来,背上觉得属于女人的柔软如芳,他立刻抓住安义的手腕。

 

“松开。”周厚东的声音低沉浑厚,他没有生自己的气。

 

但是安义仍然听到震颤。她无耻地把自己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伸出舌头舔那个男人的背。她为什么勾引那个男人?这不是那个男人的血腥吸引力。她每天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想屈服于那个一直夸她的男人。是的,她很便宜。她主动勾引那个男人,但敢于要求那个男人不要动心。

 

“周叔叔,你为什么这么残忍?这就是我所做的!你还是拒绝我。”安怡故意把眼泪带进眼睛,但她用一只手不诚实地抓住了挂在夸下的大根。

 

“你便宜还是不便宜?”周厚东没有再阻止那个女孩。当他看到沈婧在紫黑色的身体下被抓住时,他心里有一种兴的冲动。另一个内心狂躁的人告诉他:“那我就欠你一天引诱我,然后甘杀了她。”

 

“周叔叔,我欠你钱。你敢伤害我吗?”安义抓住了粗壮的沈婧鲁。她震惊了那个男人惊人的身材,比上次还大。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出去。”周厚东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周叔叔,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安琴莉也不会.”他发誓说,任何事情都会刺激男人。

 

周厚东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的脸很狰狞,但他的心很松。女孩的多次诱惑摧毁了他坚强的防御。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而旺盛的男性。面对诱惑,他坚持和那个女孩对峙。但是现在他迷路了。女孩的一再戏弄使他产生前所未有的刺激。兴凯对男人来说是必需品,但诱惑兴凯对男人来说是一种毒品。

 

“你真的想当我的艹?!”周厚东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周厚东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理智。他现在是一只动物,想残忍地杀死这股波浪力。他不想让他的公鸡满足她。

 

成熟只想要邢凯的雄性邢育,他的眼里只有雌性邢晓雪。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