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粗糙绳结磨过 吞进_潇湘溪苑木马惩罚室

只能靠乞讨过日。

 

但人这一辈子,怎么样不是一个活法,你们说是吧?

我叫张扬,是一个私生子,在22岁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

 

那时候我和我妈穷到什么地步,就是那种别人不吃的包子丢在地上,我都会跑过去捡起来啃两口。

 

没办法,穷嘛。

 

所以在读完高中后,我就去当了兵,当时想着部队里包吃包住,发了工资后,还能给我妈打一笔钱回去,能让她过的好点,也就去了部队。

 

在部队那两年,过的的确没有以前那么贫困,却因为一次抢险救灾把脸给搞花了。

 

当时我被战友抬出来的时候,半边脸都被烧皱在一团,算是彻底没法见人了。

 

两年后因为形象问题退役,回去后的日子非但没有过好,反倒是越来越坏。

 

因为我这形象,就连保安人家都不愿意让我当,说我这么丑,别脏了他们公司的门面。

 

好在工地上不会在意形象,只会在意你干的活多不多,本以为我会靠着这样的工作过一辈子,没想到却出了变故。

 

我母亲因为常年干活落了隐疾,一双手要是不做手术就废了。我当时是真的快急哭了,可我从记事起就和母亲在流浪,又哪有人会借钱给我?

 

在我哭喊着让医院别把我母亲丢出去的时候,影响了我这一辈子的女人就这么出现了。

 

她告诉我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她说只要我和她结婚,我妈那手术费就由她来垫付。

 

在当时那节骨眼上,我自然不停的点头答应,光因为眼前这女人能救我妈,我就一万个愿意了。

 

何况,那女人还非常漂亮。

 

说非常漂亮都应该是用错了词,应该叫美的惊艳。我从小到大还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一米六五的个子,一双又长又白的美腿,任谁看到都会一阵荡漾。

 

当时我很感激她,觉得就算在她家当牛做马,我也认了……

 

但我没想到,去了她家后会过上那样的日子,她们家的人,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

 

2019年5月1号是我第一天去她家的日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一栋别墅,别墅里面的装饰更是看的我一阵眼花缭乱。

 

我依稀还记得她妈当时就坐在沙发上,我都还没走到沙发旁,她妈就忍不住骂了句土鳖。

 

当她妈看清楚我的长相后,脸刷的一下就给阴了下来。

 

她指着我问杨素素,说这就是杨素素为她找的女婿,她说她的要求不高,也不用什么金龟婿,但总得找个像样的吧。

 

她说,就我这跟个癞蛤蟆似的脸,说出去她都嫌寒酸。

 

我就站在边上看着她们两个吵了很久,最后以杨素素的一句:“是我找老公,又不是你,你管不着。”作为结束。

 

当时我还挺感动的,觉得自己和杨素素也没相处过几次,杨素素就能这么向着我。

 

就那一天,我在心里头发誓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女人。

 

我两回房间后,我刚想像杨素素道谢,没想到杨素素的脸突然给冷了下来。

 

她指着地上,用那种我说不出的眼神,应该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慢吧,她让我滚到地上睡,还从柜子里把防狼电棍给拿了出来。

 

“你就睡地上,今天晚上要是敢上床,我就废了你。”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知道,人家根本看不上我。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把我买回来,但心中总归是感激的。既然人家帮了我,我肯定不能亏待了别人的信任。

 

来她家的第一晚,我就躺在这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连条遮身的地毯都没有。

 

从那一天起,我在杨素素家呆了整整一周,每天我都会像仆人一般,很早起床将早餐做好,随后会将家里的地拖个干干净净。

 

杨素素家不缺钱,所以我只能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报答他们。

 

一周后,我母亲的手术很成功,杨素素偷偷带我去拿了结婚证,那一天,我感觉自己都快幸福坏了。

 

可拿了结婚证后的日子……我真的过得连条狗都不如,杨素素拿着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在地上摩擦了一遍又一遍。

 

那一天我们领着证回家,杨素素将这消息告诉了她妈,她妈很不客气的甩了我一巴掌,让我滚蛋。

 

当时我那本就丑陋的半张脸,被打的通红,我就呆呆的站在原地,连吭声都不敢。

 

一堆难听的话钻入耳里,我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更别说甩脸就走。

 

没办法,我妈还躺在病床上,要是她老人家因为没有药物治疗而复发,我对的起养我到这么大的老妈吗?

 

而且我得报答杨素素,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把我买回来的,只要她不赶我走,我就会一直呆着。

 

这一次,又是以母女两不欢而散结束,丈母娘也彻底将我给恨上了。

 

到了晚上,杨素素依旧不准我上床,我也习惯了。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她居然没有在房间外的浴室洗澡,而是用了房间里的浴室。

 

看着磨砂玻璃中时不时扭动的身影,我承认我动了歪心思。

 

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杨素素又那么漂亮,身材更是好的让人窒息。

 

当她穿着只够遮住小半截大腿的睡袍走出浴室时,我的呼吸不由的粗重起来。

 

我睡在地上,她那修长的大腿每迈动一步,我就能看到睡袍内若隐若现的贴身衣物。

 

此刻的我很想一把推倒杨素素,疯狂的去占有她。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

 

杨素素可是我母亲的救命恩人,哪怕我是个畜生,也不能对她下手。

 

可我越这么想,这么忍耐,床上的杨素素越不把我当男人……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