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用文字怎么让自己湿,妻子别墅群交换201

溜溜的就走了,只想着找到陆思齐跟他说,这酒我不办了,这地我再也不想呆了。

刚走出去没多久,却想起刚才做事时外套脱下来放厨房了,手机还在口袋里,只得硬着头皮去找,走到厨房门口,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害怕,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朝里面偷偷的瞄了一眼,想着怎么开口。

 

却发现陆思齐他妈居然从大灶柴火下面扒拉出一个封盖的药罐子,一打开就是浓浓的中药味,她将药倒在碗里后,又从柴火堆后掏出一个布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只黑猫。

 

那猫两条前腿被跺了下来,血肉模糊,她拎起剁鱼头的刀又是一刀下去,将一条后腿又跺了下来,然后用力拧着猫腿将黑浓的血挤进药碗里,原本浓浓的中药味,立马变成了我喝的又浓又腥的怪汤。

 

我在外面看着直恶心,却连大气都不敢喘,死死捂着嘴,慢慢后退,只想着立马就跑出去。

 

可原本简单的小院子,大门明明一眼都能看到,却怎么也走不出去,我急得冷汗直流,看着一人多高的围墙一咬牙,准备直接从围墙翻出去。

 

可刚冲到围墙边,陆思齐他妈不知道却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手里端着那碗挤了死猫黑血的怪药,递给我道:“云清,该喝药了。”

 

我忙长吸了一口气,努力挤了个笑的去接碗,接到手忙道:“好烫。”

 

手装着烫的样子想连碗一块摔,却没想陆思齐他妈根本不松手,冷冷的看着我,然后伸出手指放进嘴里咬破,当着我的面将血挤在药里。

 

她的血一进入药中,那怪味就更浓了,我只感觉头晕眼花,心里暗叫不好,直接松手想爬墙,却不知道怎的腿一软就晕了下去。

 

处子之身偿阴债

 

 

 

我是被急促的铃声给吵醒的,一睁开眼却发现自已一丝不挂的躺在那个传来手机铃声的昏暗房间里的大木箱上。

 

那大箱子透着一股子怪味,这会子四周缠满了挂着铃铛的红绳,房间门窗紧闭,明明没有风,也没有人碰,可这些铃铛却不知道为什么急促的响着。

 

挣扎的想站起来,却四肢发软,张嘴想大叫可又发不出任何,正着急,房门被推开了,陆思齐他妈走了进来,手里依旧端着那碗怪汤。

 

心里又惊又惧,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但她却一脸冷漠,捏着我的鼻子将那碗怪汤给硬灌了进去。

 

浓腥的味道窜入喉咙呛得我喘不过气,想到这里面还有死猫血,胃里也是一阵抽抽,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灌完药,她又掏出一瓶墨汁,嘴里念念有词的在我身上画着什么,飞龙走笔在我四肢和身体画满了什么后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直接离开了。

 

绝望的看着她离开,却怎么也动不了,身下的木箱里渗出怪味,像是什么腐烂的味道又夹着一股异香,我期盼思齐来救我,可一想到在这房里响起的手机铃声,隐隐知道这事和他也脱不开干系。

 

惊恐之间,门外似乎传来了低低的铁链声,跟着急促乱响的铃铛慢慢的静了下来,一股阴风不知道从哪里卷了进来,然后有冰冷的东西顺着我身体慢慢缠卷,脑中想起外婆和我说过的那些阴间鬼事,我吓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但没过多久,那铁链声慢慢远去,四周变得一片平静。

 

正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以处子身替夫还阴债,还特意以猫血通阴,血墨勾牒明志,好一个情深意重的云清,本君就满足你吧。”

 

我听得迷糊,却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戴着一个青面獠牙的鬼面具从红绳之中穿过,径直走到大木箱边,低头看着我,手一点点的抚过我身体上那画着的东西。

 

他双手冰冷而修长,好像检验什么般一点点的摸过我身体的每一寸,这种感觉让我极度羞耻和无措,可头脑却随着木箱里的异香越发的昏沉。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