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让人看了湿的整段文字|被同桌袭胸作文800字

那双幽深的眸子此刻晦暗不清,死死盯着眼前风轻云淡的女人。

 

“不然呢……哎你干嘛!”

话还没说完,颜青黎便被盛怒的傅华年擒制着手腕往外面走去,她跑的跌跌撞撞才能勉强跟上。

 

“三年前是你脱光爬上我的床,千方百计和我结婚,现在颜氏集团没事了,你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婚?”他仗着身高优势将她摁在墙上,姿势暧昧至极,语气却如某种凶残的野兽般叫人觉得危险。

 

“我告诉你,今天必须离婚……唔!”她下意识攒紧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错愕地看向被放大数倍的俊美男人,他一进车就堵住了她的唇,用力得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

 

颜青黎冷笑着从包里面甩出一张照片,照片直接掉在他身上。

 

那是他陪着白景景出现在妇产科的照片,这样看上去,的确很容易叫人误会白景景已经怀孕了,而且是他的孩子。

 

傅华年蹙眉伸出两根指节匀称的手指捏起照片,看了眼直接揉成一团丢进了一边的废纸篓,看着她的眼神嘲讽冰冷,冷笑一声,直接发动车子,将车速发到最快。

 

车速突然达到了最快,颜青黎胆战心惊地看着身边的景物消失到快的看不清,吓得紧紧抓住身上的安全带。

 

“三年前,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救你。”

 

一双深邃的不见底的冰冷眸子直直地盯着眼前的路面,似乎只有这样的车速才能够宣泄他心中的愤恨。

 

她却是眸子一暗,心中某个地方突然阵阵地抽痛着,三年前那件事情一直都是她心底最深的伤疤,这些年以来一直小心翼翼闭口不提。

 

她被继母和姐姐颜青梓赶出颜家,被追杀后,还差点被那些男人夺走清白,是刚好路过的傅华年救了她。

 

她却为了拯救当时岌岌可危的颜氏集团,不惜一切代价爬上他的床,逼他跟自己结婚,呵,她都觉得自己是只白眼狼。

 

“那又如何,三年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婚,还是要离的。”

 

她的声音在耳边极速的风中显得有些破碎,却还是一字不漏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面,彻底将脚上的油门踩死。

 

颜青黎吓得不敢再说话,紧紧闭上眼睛,只祈祷不要发生车祸。

 

车子在傅家的庄园面前停下,她依旧有些不敢睁开眼睛,只听见一阵开门的声音,随即她整个身子都被他从车子上面拉了下去。

 

“嘭!”

 

两人卧室的房门被他用力关上,与其说是两人的卧室,倒不如说是她一个人的房间,毕竟他一直都是睡在另外一间房里,从来不碰她。

 

“颜青黎,你是不是犯贱?三年前颜氏对你的死活不管不顾,你却为了这个要跟我离婚?”他随手一甩,手中小小的女人便被他摔在了床上。

 

他容颜俊美,在她见过的所有男人中也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只是那双深邃眸子中戾气,叫人望一眼便惧怕的很。

 

床很软,摔上去并不疼,她正要挣扎着爬起来就被巨怒的男人猛地压到了身下。

 

“从你不知廉耻爬上我的床开始,就已经没有说话的资格了。”傅华年擒住她的小脸,强迫她看着自己,冷笑道。

 

“什么意思?”清楚地捕捉到他看地一闪而过的嘲笑,她眉头倏地一皱。

 

原本以为自己主动提出离婚,正好为他和白景景创造了名正言顺结婚的机会,他应该爽快答应才是,但现在这愤怒的反应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并不想离婚?

 

“什么时候离婚我说了算,懂么?”他修长的指节顿在她的前襟上,撕拉一声后,露出她胸前大片白皙的肌肤。

 

颜青黎眉头倏地一沉,这三年他碰自己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不顾医院地撕碎了衣服,让她压抑了三年的自尊一下爆发开来,下一秒便甩了眼前男人一巴掌。

 

“很好!”手上的动作猛地怔住,他深深地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那双水灵灵的黑瞳里面,满是对他的厌恶和嫌弃。

 

看着他白皙脸上的巴掌印,她怔了怔,打下去的时候见他没躲,心中竟然有些懊恼。

 

“你为了离婚,竟然打我,嗯?”那双富有侵略性的手现在还带着主人无处发泄的怒火,刚刚碰上她腰间的裙子,裙子便碎成了两半。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心中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她看着眼前腥红着眼睛质问他的男人,不断地后退,心中却有了几分心疼。

 

“你对不起我的地方,多了去了。”唇角噙着几分冷漠邪魅的嘲讽,他长手一捞,刚刚后退不远的人儿又被他一把拽了回去。

 

“傅华年,不要——”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堵在喉咙里面,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印上了她的红唇狠狠掠夺,别说说话,就是连呼吸也变得一场艰难起来。

 

他微凉的手指划过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撩拨着点火。

 

……

 

 

白小姐,别来无恙

颜青黎带着一身酸痛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她愣愣地看着布满全身的青青紫紫,再次在心底将那个混蛋问候数十遍。

 

婚没离成还被吃的干干净净,怎么想怎么亏。

 

外面传来张妈敲门的声音。

 

“夫人,外面白小姐来了,说是想见先生。”

 

“知道了。”暗淡的眸子中闪着微光,唇角的讥诮深了深,她将那件裙子挂回去,又拿了件比较一字肩的裙子出来。

 

这三年来,她房间里面的衣服、鞋子、首饰等绝对都是每个名牌新上市的,每件动辄几万,傅华年在物质这方面的确没有亏待她。

 

知道白景景在外面等着,她也不着急,不急不缓地洗了个澡,换上裙子站在落地镜面前,肩膀以上的暧昧痕迹都清晰可见。

 

冷冷笑了笑,她拉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她一眼便看见坐在了沙发上面的白景景,她正指挥着张妈打扫家里面的卫生,还说这个茶叶味道不是傅华年喜欢的,叫她换掉。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