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客户手伸到我裙子里了,古风bl强强肉宠文一对一

她,唐可馨,15岁以“故意重伤”继父的罪名被关进少管所,18岁释放出来,没有一个亲人来接她。她穿着15岁时的紧绷绷的衣服回到家里时,心中竟于仇恨中生出一缕暖意,妈妈没有换锁,家门她还能用三年前的钥匙打开。

过道里静静的飘着若有若无的红酒味道。唐可馨小心翼翼推开妈妈的房门,她想突然喊一声妈,给她一个惊喜,然而她张大了嘴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定身在原地,进退两难。

 

落地的飘窗前,拉着粉色窗帘,妈妈沈红妍跪俯在地的姿势与身后曲线如雕的男人,连体画像般定格在可馨的视线中。

 

男人手里扯着沈红妍的一捧头发,有几绺发丝从他指缝间滑落,落回她若隐若现的后背。妈妈的后面和小男人微微前顶的小腹紧密结合……小男人扭头看着唐可馨,嘴角僵着一丝痞邪的笑。

 

这时候沈红妍的半张脸努力越过小男人的肩膀望过来,唐可馨的脸突然就红到了耳朵根,心脏乱跳。沈红妍的嘴里面塞了一条桃花色的蕾丝睡衣,塞不下的部分薄纱从红唇边坠下,蒙在露出的一片起伏白皙的雪峰上,隐隐约约,香艳而又堕落。

 

“她是谁呀?”小男人在妈妈后背上拍了一巴掌,声音颇有不悦。

 

可馨看不清妈妈的表情,短暂的发懵、尴尬、傻眼过后,不知怎么逃出来的,她仓促地将门关上,好像解释了句,“对不起……我,我走错家门了……”

 

走在深秋的街上,冷风一下就将她单薄的衣服吹透。她打了个寒颤,仰头看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天,高远而辽阔,一如她此刻空荡寂寥无处安放的身心。禁不住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唉——”,四十多岁的妈妈又换情人了,这个比原来那个更年轻。

 

三年前,妈妈不顾她的反对,找了个30几岁的精壮男人,那男人趁着妈妈睡午觉,居然闯进浴室对她上下其手。唐可馨吓得好几天不敢回家,后来告诉妈妈,妈妈竟不信她,说她想找借口撵走继父。她夜夜惊恐,偷偷网购了王麻子大剪刀,睡觉的时候藏在枕头底下。

 

终于某天夜里,继父入侵她的房间,手伸进她的被窝到处乱摸,她无知无畏地抓住继父的命根子一剪刀下去彻底阉了他。还连捅他好几剪子,差点要了他的命。唐可馨因此被关进少管所,妈妈竟然替那个野男人作证,说他只是受了她的委托,夜里想给女儿盖一下被子,一派慈父被恶女排挤诬陷差点丢了性命的说辞。她恨妈妈沈红妍,三年后,终于不那么恨了的时候,妈妈又给她上演了一幕活色生香。

 

如今看来,家,她是回不去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如果小舅舅在家,一定不会让她流落街头的。可惜,那个对她特别好的小舅舅五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也不知道现在何方。

 

回不去也无所谓,幸好在少管所学了很多技能,随便一样都能谋生填饱肚子。18岁,一切都刚刚开始,一切都不晚。她挺直腰板向着一面贴满小广告的墙壁走去。

 

然而那墙上的广告除了各种中介和无痛人流就是高考联考补习班,甚至还夹杂着专治梅毒淋病尖锐湿疣的祖传秘方。唐可馨越看越皱眉。翻天地覆唯小广告不变。

 

突然,肩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唐可馨猛回头,就看见那个和妈妈做不可描述之事的小男人面带歉意的站在她身后。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小柯,都怪我今天不请自来,耽误了你妈妈去接你,我深感不安。”小男人略带阴柔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神情。

 

唐可馨撇撇嘴,转身就走。这小狗崽儿一看就是吃软饭的,白嫩的脸蛋没少骗老女人钱吧?

 

“刚才你妈妈都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我挺同情你的。”

 

“用不着你同情。”

 

“你要是不想回家,正好我一朋友开饭店,我介绍你过去上班,他那里正缺人手。”叫小柯的男人不懈的努力,“如果因为我,你流浪街头,我会十分自责,你妈妈也会难过,是她让我过来找你的。”

 

“她自己为什么不来?”唐可馨终于停住脚步。

 

小柯面露尴尬的笑了一下,“你妈妈刚才被你撞见,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让我过来了。”

 

“告诉她,我没事。你也回去吧。”唐可馨再也不想回到有其他男人在的家里了。

 

“呵呵,那我请你吃顿饭,也算是对你妈妈有个交代。”小柯指指她的肚子,“我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

 

被囚

 

唐可馨下意识的摸摸瘪瘪的肚皮,一整天没吃饭了,的确很饿。“好吧,给你个面子。”少女难得的露出一点缓和的神色,“就在这个小店吃吧。”她指着路边的一个兰州拉面馆说。

 

机警如她,再也不敢放松警惕,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小柯一笑:“好,就依你。”他先过去绅士的帮她推开门。

 

拉面什么味她不记得了,狼吞虎咽的五分钟就吃掉两人份。小柯为她开了一瓶果汁,讨好的笑笑:“吃完了,喝点这个解解渴。”

 

唐可馨一口气喝掉半瓶,抬头看看对面的小男人。“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和我妈凑在一起了?”

 

小柯回答了什么,她没听清,眼前人头双影三影多个影儿……她失去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可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手脚被绑着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她想喊救命,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巴被胶带给封上了。

 

打量四周,光线很暗,只有一盏橘色的壁灯,发出朦胧的光。这时门外传来对话声。

 

“要不是乾爷交代留干净的,我非得先干了她。”一个说,“刚才我妈给她洗澡,说她是龙珠之女。”

 

“什么是龙珠之女?”另一个公鸭嗓问。

 

“这丫头的那个比较特殊,是不可多得的珍品,男人如果好运临头,能够尝到她的龙珠滋味,这一辈子,可说没白活啦!。”

 

“少扯没用的,说正题,咋个特殊法?”

 

“龙珠就是门口狭窄、隧道细长,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因此,阳物向前插进时,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会碰撞到阳物顶端的铃口,其形状就如两条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珍珠……”

 

“你丫的别描述了,我裤裆都能支起个帐篷了。”

 

“等着老九用完了,你再上也不晚……哎,你说乾爷用美人计这招管用吗?”

 

“当然管用,倘若老九是警方的卧底,肯定不会上了这么个未长成的小丫头的。”之前说话的那个声音接着说,“平时老九总是借口推辞叫来的女人不干净,这回给他弄个真雏儿,看他还找啥理由。嘿嘿嘿……”

 

“针孔监控头安好了吗?”公鸭嗓问。

 

“安好了,老九发现不了,他若真做了,说明是咱们的人,若不做,就按乾爷的吩咐让他消失,他知道太多咱们的秘密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