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说说最刺激的一次爱爱——捡到同学的震动遥控器

想知道从她口中得知晓张艳为什么要跳楼,毕竟前段时间,她还好好的。

 

王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是很清楚,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王嫣接起电话听了一会便给挂断。

 

“教务处喊我们过去,让我们跟着警察去警察局做笔录。”

 

我点了点头,跟着王嫣向着教务处走去,路上,王嫣突然问道。

 

“你不是在宿舍睡午觉吗,怎么会在教学楼这?”

 

这话让我很是诧异,不是她给我打电话,并通知我的张艳跳楼的事吗?

 

我连忙拿出手机,想翻出通话记录出来给王嫣看,可等翻出通话记录,却发现最近的通话记录是昨天晚上八点。

 

惊恐,顿时涌上了心头,我死死的盯着手机,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了?”

 

见到我的异状,王嫣站在旁边担忧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将这些诡异的事情告诉王嫣,因为说出来,王嫣也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我们宿舍四人的专业,都是法医学。

 

这天天解剖尸体,跟尸体打交道的人,说闹鬼,换做任何人都是不会信的。

 

我有些浑浑噩噩,直到跟着警察来到了警察局做笔录时,这才清醒的过来。

 

“姓名?”

 

“沈沐。”

 

给我作笔录的是个年轻的警察小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

 

“性别?”

 

这个问题让我愣了下,忍不住低头瞥了眼还算有料的胸部,心想,难不成我还是个人妖?

 

不过看着警察小哥摆着张脸,我还是乖乖的回答这个问题。

 

“女。”

 

“跟死者什么关系?”

 

“室友。”

 

等做完笔录后,我就出了警察局,王嫣跟着另外一个室友张萌早早的在外等着我,见到我出来后,立即向我挥手。

 

这个时间点,天黑蒙蒙的,除了四周昏黄的路灯外,便看不到第四个人。

 

想到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我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我在网上约了车,等一会就到了。”

 

张萌拿着手机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警局处于开发区,本来就很难打车,更别说晚上了。

 

眼下处于初秋,白天有些热,到了晚上就开始变冷。

 

出来的时候,我就穿个连衣裙,此时正冷的发抖,张萌跟着王嫣也好不到哪处,好在网上预约的车到了。

 

我本打算坐在后座的,结果张萌跟着王嫣坐了过去,只好坐在了副驾驶位。

 

一路上,车内静悄悄的。

 

我望着外面的风景,想着今天诡异的事情时,一只手突然摸在我的大腿上,这让我下意识的向右靠了靠,摆脱了这只咸猪手。

 

“都进警察局了,还装什么矜持,不就是出来卖的吗?”

 

坐在驾驶位的司机露出轻蔑的笑意,打量我的眼神更是赤裸裸的,这让后座位的张萌跟着王嫣更是气的不行。

 

“停车,我们不坐你人渣的车。”

 

司机听后,居然真将车子给停了,我连忙开车门想下去,却没想到车门早已经被锁死。

 

“穿的那么暴露,不就是为了勾引人吗?老子愿意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司机冲着我露出猥琐的笑意,胖硕的身体更是向我压了过来,我吓的拿起包狠狠的向司机砸了过去。

 

“咚……”

 

车头的远光灯突然亮起,将前方道路照的一清二楚,司机还以为是自己碰到开光,准备伸手去关掉。

 

可车子却诡异的向前滑动。

 

 

········

你信命吗

········

这让那恶心司机脸色顿时白的跟张纸似得,而坐在副驾驶的我,更是看的清清楚楚,车子的油门都没开。

 

车子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隐隐约约的,我居然看到一个带着恶鬼般若面具的男人站在前方,还没等彻底看清。

 

“嘭!”

 

剧烈的撞击让我直接向前冲去,好在安全带又将我死死的勒住。

 

可我旁边的司机却没那么好命,半个身子直接窜出了车子外,流出的血滴落在车身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我只觉天旋地转,意识也慢慢的溃散

 

“你信命吗?”

 

阴恻恻的声音再次从耳边响起,让我从沉睡中惊吓过来。

 

看着眼前的病房,我愣了好久,再环顾四周,才发现病房内,只有我一个人在。

 

也不知道王嫣跟着张萌两个人怎么样了。

 

可想到车祸出现的那张恶鬼般若面具,我就觉得心里发毛,明明是梦境里头的,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实里呢?

 

“咯吱!”

 

病房门被人给推开,进来的是昨晚做笔录的警察小哥,他的个子有点高,站在前方俯视着我。

 

“按照警局规矩,你还是得交待一下过程。”

 

警察小哥拿着黑皮本子,眼神直直的盯着我,一时间,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难不成告诉他,是那辆车先动车,才导致司机死的吗?

 

“我不是很清楚,当时……”

 

我抿了下唇,继续说道:“司机对我动手动脚后,那车子就向前开,并撞在了围栏上,后来我就晕了。”

 

警察小哥听着我的话,低着头,笔在黑皮本子上刷刷的写着。

 

或许是想找个倾诉的对象,我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警察同志,你说这世上有鬼吗?”

 

原本正在做笔录的警察小哥愣了愣,他抬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后,继续低头写着笔录,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

 

“你身上有很重的香味,最近注意点。”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嗅了嗅,闻到的是淡淡的汗臭味以及药味,根本没有所谓的香味。

 

这让我有些怀疑,那警察小哥是不是在撩我!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