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能看湿的文字段落,狗和少女发生过关系

嘭——”地一声把门关上!

 

她看着穿衣镜里面身着婚纱,妆容精致的女孩儿,狠狠地皱起眉头!

 

镜子里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她自己!而今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

 

原本应该高兴的,据说她未来的老公,是盛京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孙子,也是盛京集团的总裁——盛瑞泽。

 

盛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和他们夏家这样刚刚富起来一两代的新贵不同,盛家在京城已经盘踞了两百多年。

 

“诶哟,我的大小姐,马上就到吉时了!你怎么还没带好头纱啊!?”门被推开,喜娘走了进来,看着她的样子立刻催促道:“盛家的车队马上就来了,您可抓紧着点啊!”

 

夏若晴一听,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知道了!你先出去!”

 

喜娘听到她这么说,嘱咐了两句就出了房间。夏家大小姐本来脾气就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更何况被逼着出嫁,心情可想而知。

 

盛家什么都好,就是听说那个孙少爷是个残废……

 

看了看闺房门口的两个保镖,喜娘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触夏若晴的霉头比较好。

 

这边喜娘前脚出门,后脚夏若晴就一把扯下了自己身上的婚纱!

 

她从小没了母亲,父亲娶了后妈以后,对她就越来越不上心,尤其是后妈给他剩下了一对双胞胎弟妹以后,她在夏家就算是人人都可以踩上两脚的一棵草。

 

要不是母亲遗嘱上给自己留下的夏家股份,她觉得自己很可能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只不过,她没想到,夏延东居然会把她嫁给一个残废!原因就是因为盛家承诺为他拿下京城东边的那块地!

 

这些年虽然和父亲不亲近,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他眼里就只值一块地!想起母亲临死之前跟自己说,让自己不要怪父亲,夏若晴冷笑一声,她可以不怪父亲,但是这个婚,她绝对不结!

 

从床底下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衣服和书包,夏若晴用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从书包里拿出一把登山绳,走到窗户边,打了个八字结,然后翻出窗户,用这些年她在户外运动里学到的速降技巧,迅速的从三楼来到了地面。

 

高中之后她就没有在家住过,甚至逢年过节都不一定会回来,她参加户外运动这件事情,夏家没有人知道,自然也就没有人会想到她会翻窗出来。

 

收了绳子,夏若晴看着三楼的窗户,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转身就朝着花园走去——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前门迎接盛家的车队,靠近后门的花园根本就没有人,她从后门出去,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盛瑞泽坐在车里,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资料:“你确定是她?”

 

“老太爷确定过很多次了,是夏家大小姐夏若晴。”韩琦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恭敬地回答。

 

外人都说盛家的孙少爷盛瑞泽是个残废,虽然可惜却是盛家老太爷最看重的孙辈,只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能够得到盛家老太爷的看重,盛瑞泽靠的绝对不是一副残废的躯体。

 

盛家家大业大,一个仅仅是残废的孙少爷,怎么可能做到盛京集团总裁的位置?

 

但是有些事情,从来不足为外人道。

 

听到那个名字,盛瑞泽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露出笑意:“她怕是很不愿意吧?”

 

何止是不愿意,夏家都已经被夏大小姐闹得鸡飞狗跳了!可是这些话,韩琦完全没胆子在盛瑞泽面前说出口,只能含糊着回答:“车队现在应该已经接到夏小姐了,我们也马上就到夏家了,您别担心。”

 

话音刚落,原本平稳行驶的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韩琦还没来得及开口质问司机发生了什么,车窗就被敲响了。

 

打开车窗,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眼前。

 

“能搭个顺风车吗?”夏若晴笑眯眯地看着坐在车里的人,问道。

 

夏家别墅在京城的近郊别墅群,进出只有一条路,此时来来往往的都是盛家来接亲的车队,她自然不能自己往上面撞,于是就只能走山路。

 

可惜的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山路的难走程度,走山里跌跌撞撞地走了快一个小时之后,她终于找到了马路,更加幸运的是,她撞上一辆车!

 

只要不是盛家车队的车,她就可以搭一程,然后给闺蜜打个电话,等人来接。

 

算算时间,自己失踪的事情应该已经被发现了,此时要是她再在路上走,那被找到完全就只是时间问题!她不傻,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跑出来,她可不想被抓回去!

 

这么想着,她立刻露出了十分凄惨的表情:“求求你了!我真的有急事!”

 

从她开口的一瞬间,盛瑞泽就认出了她的声音!

 

他转过头,隐没在暗处,从内侧看着眼前的女孩儿。

 

大大的眼睛小巧挺直的鼻子,还有殷红的嘴唇,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妆容,还有那突兀的盘起来的头发……

 

应该是新娘妆?

 

想到这里,盛瑞泽勾起了嘴角,然后开口道:“我要去京城,你顺路吗?”

 

在对方打开车窗的时候,夏若晴就知道车里坐了两个人,此时坐在内侧的人突然出声,她被吓了一跳!

 

但是随后就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

 

“顺路!顺路顺路!”去京城简直是对她最好的选择了!夏若晴这么想着,立刻点头如捣蒜。

 

“那你上来吧。”盛瑞泽说着,吩咐道:“韩琦,你去前面。”

 

“……”韩琦一脸雾水地打开车门下了车,一直到车子调头开出去十分钟之后,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是来接夏家大小姐的吗?为什么总裁突然说要回京城?还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到底是谁?这些问题一个个的冒出来,韩琦好几次想要开口问,但是从后视镜里看到盛瑞泽隐没在阴影里那高深莫测的表情之后,就闭上了嘴巴。

 

他们家总裁的心思,他从来都猜不透。

 

 

 

我叫盛瑞泽

夏若晴坐在车里,用余光偷偷地观察着坐在身边的男人,很明显,他才是这辆车里说了算的人。

 

男人的侧脸异常俊美,刚刚同自己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磁性,就像是陈年的红酒,醇厚醉人,要说有什么不足的话,就是男人的眼睛。

 

准确的说,是男人的右眼。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既然用眼罩盖住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丝毫不影响男人的形象,反而让他在优雅俊美之中,多了些狂野神秘的气质。

 

如果要找男朋友的话,夏若晴觉得这个男人会非常符合她的审美!可惜的是,她现在正在逃婚的路上,根本无暇去想这些,再说,人家多少都算自己的半个救命恩人了,自己这么意淫似乎有些不太好。

 

端正好心态之后,夏若晴开口了。

 

“先生,您要去哪儿啊?”这样才能最好的规划路线,最大限度的减少被找到的可能。

 

“你要去哪儿?”盛瑞泽没有回答,反而问了她一句。

 

被他这么一问,夏若晴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自己能去哪儿呢?工作室是肯定不能去的,住处也不能回,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身份证也不能用,还能去哪儿?闺蜜那边也不是全然的安全,自己能够想到的地方,夏家一定也能想到,就算他们想不到,盛家在京城这么多年的势力也不是吃素的,找到自己只是时间问题!

 

这么一想,夏若晴突然有些丧气,就算是逃出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被抓回去吗?

 

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太对,盛瑞泽微微眯起眼睛,吩咐道:“去东海豪庭。”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