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带妻子与老外别墅群娇,扯掉英语老师的裙子

熟悉的男声灌入耳里,带着些许蛊惑。

 

只听房间的门“咔”的一声就被锁住了,而云微微的人已经被按在了门板上。

 

本来今晚,云微微是受邀来参加酒会的,却不想刚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关系不错的男同学苏尘表白了,拒绝后尴尬之余,她本想找个地方静静,然而刚刚逃出了虎穴,又入狼窝。

 

眼下,她被陆西城按在门板上,房间里一片漆黑,而他的气息就在唇边,这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怎么?陆二少神龙见首不见尾两个月,一见面就要单刀直入了么?”云微微没好气地道。

 

“刚刚怎么不答应那小子?”陆西城并没有继续掠夺,反而好脾气地同她聊起天来,只是桎梏着她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松。

 

“你同意?”云微微不答反问。

 

“这么听话?”

 

不听话也得行……

 

整个云城没有人知道,云微微是陆西城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又或者说,她连情人都不算,不过只是陆西城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以维持他平日里那道貌岸然的德性!

 

就在去年那个黑色的夏天,云家败落,云微微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只为给外公借手术费,然而没有任何人愿意借给她,包括她的未婚夫陈赫。

 

不仅如此,她还在雨夜里被丢在了马路上,她倒在路边,亲眼看着陈赫搂着别的女人上了车,而陆西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如天神一般出现在他身边的。

 

从那天起,他们的关系便确定了下来。

 

陆西城的要求不高,平日里他们很少见面,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联系她。

 

而届时,她就要把自己洗的白白净净的,送到他面前,供他把玩,哪一次不是把她折腾的几天下不了床?

 

眼下是在外面,云微微还是有些小慌,对陆西城也没有平日那般百依百顺。

 

“你放开我吧,我得走了!”云微微道。

 

“嗯?”男人勾起她的下颌,凑近她的唇,“说什么?”

 

“我说我……唔……”

 

不等她重复,男人的唇已经狠狠压了上来,一如既往不带半点儿怜惜,霸道的长驱直入,侵占她的全部,逼迫她顺从和回应。

 

云微微软了下来,在这方面,她依旧是个任人摆布的青涩小苹果,哪里是陆西城这个老油条的对手呢?可是,在这个陌生的环境,她不大愿意呢!

 

“陆二少今晚不会想在这里吧?恕我不能奉陪!”云微微推着她,可力气全无,明摆着欲拒还迎。

 

陆西城勾唇浅笑,怀里的小猫儿才竖起小爪子就被他吓得缩了回去,早知道她不会安分,伪装了一年,也算演技够好。

 

“想走?”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真的得走了。”云微微的声音极小,还带着些许甜腻。

 

男人的手突然摸上了她的礼服,把她吓得魂儿都快飞走了,她连忙反抗,只见男人从她身上摸出了手机,点亮了屏幕,两人的脸顿时让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陆西城浅浅启齿:“给你朋友打电话,今晚陪我!”

 

炸毛的样子,真的挺可爱!

说着,男人突然将她抱了起来,抵在了一旁的墙上,云微微吓了一跳,想要惊呼还没出声,唇已经被狠狠锁住,而她一双玉臂紧紧攀着男人,生怕摔下来,反而让男人更加不想放过她了。

 

娇软的唇明明香甜,怎么讲出来的话就那么硬呢?想到她刚刚在大厅里面对苏家那小子时笑颜如花的模样,陆西城的力气不由大了几分。

 

云微微几乎听到自己礼服被撕碎的声音,她不知道今天这个男人哪来这么大的气性,可眼下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了,低低地哼了出来。

 

“陆二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小姐恐怕还在外面苦苦等待着你吧!你跟我在这里,嗯……翻云覆雨真的好吗?”

 

陆西城眯眼,玩味地看着这张娇俏的小嘴:“怎么?这么快就交了?”

 

见云微微这么不中用,两个月没吃到肉的男人终归是有些不大满意,欲求不满心情自然更糟。

 

结束以后,女人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看来白小姐没把你喂饱啊,刚刚差点儿被你吃了!”

 

“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陆西城冷冷地道。

 

云微微立刻感觉到自己多嘴好像被他反感了,于是没敢继续吐槽他,不过他似乎怒意更盛了!

 

“你是不是勾引了苏家那小子?”男人突然捏住了他的下颌,问道。

 

“我哪有?”云微微眨着眼睛看着他,一脸无辜。

 

然而,男人的力气越徒然大了几分,害云微微吃痛。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在我们分手之前,我是一定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这点你放心就好了。虽然我的头顶早就绿油油了……”说到最后,云微微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哎?说好了不提别的女人呢?

 

等等,陆西城这么在意苏尘,难道是吃醋了?不可能,拿脚趾头想他也不会为她而吃醋!

 

“云微微,我们结束了!”说着,陆西城毫不怜惜地推开了他,径自整理着衣服。

 

云微微愣在那里,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突然间,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你……什么意思?”云微微的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了,“我跟了你一年,你说结束就结束,你刚刚还对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说话间,陆西城已经穿好了衣服,恢复了往日那道貌岸然谦谦君子的模样:“你住的别墅已经在你的名下,云微微,我认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好聚好散,不会死缠烂打,嗯?”

 

男人的手还想去碰她的脸,被云微微一闪而过偏开了头,咬唇道:“去你的见鬼的好聚好散,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炸毛的样子,真的挺可爱!”陆西城转身便走。

 

云微微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才没有炸毛,我还要祝你和白梦瑶幸福呢!”

 

陆西城勾唇打开了门便出去了。

 

而这一刻,刚刚还一脸受伤的云微微,唇边扬起了灿烂的笑意。

 

这个男人终于肯放过她了,早在他提出结束的那一刻起,她早已心花怒放了!

 

太棒了,她自由了!

由于云微微的衣服被陆西城给撕破了,现在衣衫不整的。所以从房间溜出来,便从后门离开了,打了个车直接回家。

 

一进门她就赶紧给好友岑非打了电话,岑非是专门搞情报工作的,类似私家侦探。

 

云微微要他帮忙确认了自己现在住的别墅是否真的在自己名下,得知了转出时间,就在近一个月,原来陆西城已经腻了,早就做好了随时分手的准备,况且近来他跟白梦瑶的绯闻漫天,他们再怎么地下情,终归纸里包不住火。

 

陆西城那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形象受到半点儿损失呢?尤其是传言他一直就暗恋白梦瑶,终于美梦成真了,云微微早就该祝福他呀!

 

哈哈,太棒了,她自由了!

 

云微微心情大好,自己开了一瓶红酒喝了不少。

 

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是秘密,就连和她最亲近的闺蜜,她都没说过。

 

既然她和陆西城从一开始就是秘密,秘密的开始,秘密的结束,各取所需,之后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全当这一年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就很好吗?

 

当晚,云微微睡了一个好觉,乃至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也都很低调,假装在养情伤,实际上她在家里吃了睡,睡醒了就打游戏,刷微博,忙得不亦乐乎,哪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一周后,云微微终于出了门,穿得十分休闲便利,因为今天她要去医院看望外公。

 

在陆西城的财力支持下,外公的病情已经十分稳定了,之所以住在医院里,是因为这边医护便利,外公毕竟岁数大了,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如她所料,虽然分手了,但对外公的医疗投入,陆西城并没有收回。

 

当初他便答应了会一直支持到外公百年以后,连这点诚信都没有的话,云微微也不会乖乖跟了他一年之久。

 

“微微丫头,你怎么来了?快走吧,你爸这两天正找你呢,整天往医院跑,就为了堵你。”外公担忧地道。

 

“他是不是又欠人家钱了?”云微微蹙眉问道。

 

“可不是,不过这次不多,我让他自己想办法,没那个本事就别做生意,做了就赔,然后就让自己闺女还钱,算什么事?”外公十分不悦地道。

 

“他要是能有一点儿自知之明,也不会把我们家连累成现在的模样!”云微微垂眸,“外公,有时候我真的好像跟他断绝父女关系,假如不是因为他,我妈妈也不会……”

 

云微微提起妈妈,外公也是一脸痛苦:“梓芬就是命苦,微微丫头,外公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嫁个好人家,有个依靠,假如你爸还是死性不改,就跟他……咳咳咳……”

 

见外公有些激动,云微微连忙给外公顺背:“好了外公,您别操心了,我的事儿我心里有谱,以后他再来,您就让保安把他赶走!”

 

话虽如此,可是这债务早晚是要找上她的门的。

 

这一年来凡是类似的事情,全都是陆西城替她搞定的,如今他们分手了,事情似乎有些难办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