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下课同桌拉我去没人的地方*全文

就在小区内找了个打扫卫生的工作。

 

前妻因为我收入太低,不想和我受苦便带着孩子改嫁给了一个老外,没过多久我遇到了现在的老伴。

 

之所以重新组建这个家庭,主要的原因是继女。

 

继女随老伴姓,叫张丽娜,自从我成为小娜的继父之后,我便将所有的父爱全都灌注到了她的身上,这些年来我们相处的非常融洽,之间的关系比亲生父女还要亲切。

 

在小娜嫁人那天,我的心非常不是个滋味。

 

养了这么多年的继女转眼就要成为其他人的妻子,一想到她即将要被一个半路截胡的男人压在身上蹂躏,我的心就在滴血。

 

结婚一年后小娜便生产了男婴,我也成功当上了外公,前两天小娜突然哭哭啼啼的回来,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许久未见,自从她搬回家住,每天早上看到她真空睡衣下的那对波涛汹涌,我都想抓住那对傲人的胸脯猛烈揉搓,在她身上疯狂输出。

 

小娜的身材十分丰满,纤细的柳腰,鼓鼓的美臀,精致的五官……看得我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

 

因为还在哺乳期的缘故,小娜身上散发着一股非常清香的奶味儿,更是让她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成熟女人的特殊味道。

 

我欣赏的目光很快被小娜哭泣的声音扰乱,得知小娜的丈夫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染,我气不过想要去教训她丈夫一顿,可小娜拦住我让我不要去,说她想要在家里好好待几天冷静冷静。

 

因为没有带孩子回来,小娜的乳汁分泌的厉害,一天需要换好几件衣服,不然胸口总是会有奶液痕迹。

 

这几天在我的开导之下,小娜不再郁郁寡欢,变得乐观起来。

 

虽然我对小娜的身体非常的期待,但毕竟她名义上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想做出尤为伦理的事情。

 

这天早上,因为老伴娘家有事情,需要回一趟老家,我五点钟就醒来打算送她去车站。

 

从卧室出来准备上厕所的时候,却发现厕所内亮着灯,房门虚掩,里面还有一缕轻微的哼声传来。

 

小娜的房门敞开,应该是她在厕所里面。

 

我虽然想回到卧室去,但厕所内这极具诱惑力的轻哼声却勾起了我蠢蠢欲动的邪念。

 

小娜那婀娜多姿的酮体在我脑中不断闪现,我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很有可能出现的诱惑画面,吞了口唾沫,蹑手蹑脚朝厕所走了过去。

 

我站在厕所门口,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看了进去。当看到厕所内的画面时,我的心跳顿时加快,一腔热血瞬间朝胯下涌了过去。

 

小娜此刻穿着一件浴袍,但浴袍已经解开,下身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一手拿着吸奶器,另一只手拖着一只浑圆的巨乳,随着每一次用力,一股奶水便从深红色的樱桃顶端喷涌出来,而小娜也柳眉紧皱,从喉咙发出一缕疼痛的呻吟声。

 

 

 

2

眼前这香艳的画面将我早已熄灭的那股欲火再次点燃,我感觉到下体的毛虫慢慢抬起了头,很快便变成了一条擎天巨蟒,即便是隔着裤子,我也可以感觉到这只巨蟒的饥渴。

 

它仿佛是看到了猎物一样,用力的挤压着我的裤子,想要从裤子内冲出来,我急忙用手压住了这尴尬的凸起物。

 

随着小娜不断的按动吸奶器,一股股奶汁喷涌而出,而她的脸颊也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她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胸脯传来的这种痛并舒服的感受,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完美的娇躯。

 

我看得是目光直视,小娜那条贴身小内裤紧紧包裹着圆滚滚的翘臀。

 

内裤前端的布条非常窄小,刚好可以把多汁的花蕊包裹在内,但内裤包裹不到的私密处却并没有毛发,显然是经过精修的修剪。

 

眼前这诱人的画面看得我非常兴奋,不自觉的使劲儿咽着唾沫。

 

我将手伸入了裤裆,本想用手让裤裆内躁动的巨蟒得到安抚,可刚刚用手一触碰,那强烈的刺激感便让我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我的哼声虽然不大,但显然还是被小娜给捕捉到,她惊慌失措的睁开眼睛急忙顺着缝隙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当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慌忙将手从裤裆抽了出来。

 

这一刻,我老脸滚烫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娜愣了有一秒钟,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她急忙把吸奶器从巨乳上拿了下来,快速将浴袍系好,娇羞喊道:“爸,你干什么呢?我在吸奶呢,你想上厕所怎么不打声招呼呢!”

 

我正打算解释,老伴从卧室走了出来。

 

小娜也听到老伴走出来的声音,用手捋顺额头的长发,撅着樱桃小嘴埋怨的看了我一眼,匆忙走了出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的手不经意从她大腿滑了过去,小娜的身体微微一颤,一股滚烫的热浪从我手心辐射全身。

 

我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厕所,撒了泡尿,发现小娜的吸奶器就放在洗手台上,里面还有半瓶奶液。

 

莫名的,我开始对着奶汁有了强烈的想法。

 

小娜虽然是我的继女,但我却没有办法抗拒心中的贪婪,鬼使神差的将吸奶器打开,喝了一小口带有小娜体温的奶汁。

 

人奶和牛奶就是不一样,虽然没有牛奶香甜,但是却带着一股特殊的奶香味,喝入口中也异常的顺滑。

 

我怕被小娜发现我这个做父亲的偷喝她的乳汁,急忙拧上盖子,从厕所走了出去。

 

再次和小娜面对面,我虽然尴尬,但小娜却没有了在厕所的那种娇羞,反而若无其事,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送妻子上了回老家的客车,我和小娜各怀心事,默不作声的回到了楼下。

 

在等电梯的时候很快便来了很多人,等电梯门打开,这些人蜂拥的将我和小娜挤到了最里面。

 

整个电梯内人挤人,根本就没有可以换脚的地方。

 

就在我恼火什么时候可以把这狭小拥挤的电梯换了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一只滚圆温热的臀部紧紧的贴合在了我的裤裆部位。

 

在电梯的拥挤之下,臀部在我裤裆的轻微摩擦,我的巨蟒再次抬起了脑袋,隔着单薄的裤子紧紧贴合在这弹性十足的翘臀上。

 

当我回过神朝前看去,我差点喊叫了出来,此刻正紧贴着我裤裆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女儿小娜。

 

小娜今天穿着一条碎花宽松连衣裙,下面仅仅穿着一条内裤,再就没有任何东西。

 

因为电梯内太过拥挤,小娜的裙子已经被挤到了腰部,那条粉色小内裤又重新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