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高质量肉宠文排行,100篇经典短篇小说

其实说她是校花也不为过,她很漂亮,外表娇美文静,身材高挑性感,气质也是一流,被我们学校的男生视为梦中情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已经认定她将是我今生的所爱。

 

经过不懈努力和坚持,击败了无数竞争和挑战,我最后终于打动了伊人的芳心,赢得美人归。当然我的条件也不差,我自认也算得上高大英武、相貌英俊,不但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后卫,学习成绩在系里也是名列前茅,当时我们在学校被誉为是金童玉女的一对。

 

大学里的几年里,我和妻子一起渡过的恋爱时光不但浪漫温馨,也充满了年青人的冲动和憧憬,在毕业前夕的一个夜晚,妻子向我献出了她的初华,我们最后相拥着许下一生的誓言。

 

我们都以优异的成绩从就读的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妻子进入一家国有大银行工作,我最初也是供职于一家知名的跨国外资企业,随后我们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的第二年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但后来我不甘于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选择了自己创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

 

创业的道路确实艰难,我也曾怀疑过自已辞掉丰厚收入的工作而选择创业是否正确,但妻子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她不但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在我创业初期,为了支持我,她拿出全部的积蓄并向父母借贷,在我遇到挫折时不断鼓励我、安慰我,并为我的事四处奔走,那时我觉得她就是上天派下界的美丽天使,得到她是我一生的幸运。

 

妻子的支持和鼓励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在生意场上锐意进取,渐渐地一帆风顺起来,公司的业务节节攀高,我的事业稳步前进,而妻子以她出色的业务能力得到升职,担任了分行的主管,渐渐长大的女儿也是聪明机灵,是个令人爱不释手的小家伙,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但一次意外的航班延误,却改变了我的整个生活。

 

那是十月份的一天,我因为公司的事情要去一趟广州,一家人吃完晚饭后,妻子开着车带女儿送我去机场。自从我公司的业务打入广州的市场后,我一个月里就常常有十几天呆在那边,妻子为此也曾埋怨过我,但最后还是理解的支持了我,那天一切都很正常,我和妻子深情地拥别,抱着女儿舍不得放下,最后看看航班时间差不多了才进入安检通道。

 

可进入候机厅后,左等右等都没有通知上机,我坐的是晚9点的飞机,一直等到10点过,机场突然通知因为飞机故障无法排除,该次航班取消的广播,航空公司派了个经理一个劲地向乘客道歉,并安排乘客当晚在机场酒店住宿,转签明早8点的航班,我转签了机票,心想与其在机场住一晚,不如回家明早再来。

 

于是我就出了机场,打的往家里赶去。从机场到家大约要二十多分钟,车上我本想给妻子打个电话,后来想何不给她一个惊喜,便打消了念头,只是没想到最后没惊到妻子,倒是惊到了我自己。

 

很快,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我下车付了钱,抬头看家里的窗户,黑漆漆没有灯光,心想难道妻子和女儿这么早就睡了?打开家门,家里一切如常,东西的摆放和晚上我们离开时一模一样,只是静悄悄的没有人。

 

奇怪了,妻子和女儿去哪里了,不会是从机场回来时出事了吧?我很担心,先打了妻子电话,传来对方关机的信息;又打了丈母娘家的电话,老岳母接的电话,告诉我妻子晚上把女儿送来就走了,样子还很匆忙。

 

岳母接着问我:”你不是去广州出差了吗?”我推说马上要上飞机了,想女儿就打个电话,岳母说女儿睡了,要不要叫醒她?我说不用了,又和岳母说了一些家常话才挂断。

 

放下电话时我心里阴沉沉的,从岳母说的时间来看,妻子出了机场就送女儿去了娘家,然后离开却又没有回家,还关了手机,她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思索良久,把自己回来动过的东西重新摆好,起身出了家门。我拎着行李箱来到小区会所,点了一杯咖啡,要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家单元和小区的入口,我一边抽着烟一边注视着小区大门。

 

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抽完了一包烟,才看见妻子的红色马自达轿车驶进小区,看看时间已经快12点钟了,正是我航班快要落地的时间。妻子停好车,一个人下来上了楼,不一会儿家里亮起了灯光,我拿出手机,拨了家里电话,妻子很快就接了。

 

”你到了?那边冷不冷?”妻子还像以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

 

”还行。小家伙呢?”我问道。

 

”她一回来就睡了,可乖呢!”妻子笑着说。

 

”嗯,你干什么呢?”我心里嘿嘿冷笑,接着问道。

 

”还能干嘛,一晚上都在家看电视呗!现在的电视真无聊,看得我都困了,要不是等你的电话,我都睡了。”

 

”嗯,那你早点睡,我挂了。”

 

”你也是,在那边注意身体,别太拼了,回来前给我打个电话。”

 

我挂断电话后,心里一阵一阵发凉,妻子对我说谎了,我们彼此之间一直都很坦诚,我信任她,她也信任我,我印象里她从来没对我说过半句谎言,可今天晚上的事她在对我说谎,这是为什么?她送我去了机场,接着马上把女儿送到娘家,一直到快12点才回家,中间相隔了近三个小时,她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

 

妻子的癫乱一夜

 

 

 

“大哥,我说完了,就是这样,我一点没瞒你。”铁蛋诚惶诚恐的。

 

“你们三个玩那女人,就这一次?”我问道。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