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不拿出来 放在里面睡,抱在腿上手探进裙子

四九村的张家本是村中大户,却没想到偶然间的一场大火,使得张家家破人亡。

 

唯独四十五岁的张铁国,好在年轻的时候参过军、身体素质好,才由得他从熊熊大火之中逃生成功。

 

张铁国没死,但也成了个瘸子,生活虽能自理,可没办法下地干重活儿,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当初被张家所帮助过的何秀花见张铁国有难,于是决定让张铁国住进她家,同时好方便照顾。

 

何秀花今年28岁,一米六八的身高,双腿修长,面若桃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

 

不过何秀花是个寡妇,以前丈夫去镇上工厂上夜班时不小心猝死,本来是拿不到赔偿款的。

 

后来因为张家的人出面,工厂跟保险公司才吐出来一大笔钱,以至于何秀花如今能够衣食无忧。

 

张铁国入住以后,何秀花担心村里人说闲话,后来两个人又搬去镇上生活,直到现在,何秀花找了个前台的工作上班,而张铁国则呆在家,每个月领些国家补助。

 

原本张铁国想这么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却偶然间被何秀花点燃了内心的激情。

 

那天,何秀花下班回来,正在门口换鞋。

 

裹着肉色的丝袜美腿,慵懒的踢掉脚上的细高跟鞋,这一番简单的动作,却让一旁正偷看着的张铁国大咽口水。

 

年轻时候的张铁国喜欢大屁股的女人,因为那样的女人容易生儿子。

 

而已经步入中年的他,竟发现又对大长腿美女充满兴趣。

 

换好鞋的何秀花没有第一时间褪下工作服,包臀裙配上丝袜,诱人的娇躯就这么直接坐在沙发上,眼睛一边看着电视,丝袜美脚一边撮动着。

 

张铁国宛如被勾了魂,双手恨不得当即摸上去把玩一番。

 

足足忍到两个人吃完饭、何秀花洗了澡后,张铁国才迫不及待的溜进浴室。

 

张铁国在放脏衣物的桶里找到何秀花今天换下的丝袜,一般丝袜都是埋在最下面。

 

拿到何秀花的丝袜,回到房间轻轻关好门,张铁国便开始了自己的消魂之夜。

 

他先闻闻袜尖那独有的味道,具体啥味儿他也不清楚,反正挺刺激人的。

 

随后,张铁国手慢慢下滑,同时脑子里开始幻想……

 

从那以后,张铁国对何秀花越来越迷恋,对何秀花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只要何秀花下班回来坐沙发上看电视,张铁国就主动找对方聊天,正是借此好光明正大去欣赏何秀花的丝袜美腿。

 

这天,何秀花洗完澡,张铁国再次溜进浴室,正打算找今天何秀花穿的丝袜时,外边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张大哥,等下帮个忙成不。”

 

“啥……啥忙啊?”做贼心虚的张铁国赶紧收回正在“犯罪”的手,赶忙回复道。

 

“刚刚洗澡的时候,发现脚上长了个水泡,张大哥您帮我看看吧,怪疼的。”

 

“行,我等下给你看看。”

 

应声答应下来,张铁国打开浴室门,正看到穿着睡裙的何秀花站在门口。

 

“秀花身上应该只穿了一件睡裙吧?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走光?”张铁国心里虽然这么想的,表面却很一本正经,出了浴室后,都没转身看何秀花,而是先找好了消毒的药物。

 

第2章

两人都坐到沙发上后,张铁国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说道,“把脚丫放上来吧,我看看。”

 

何秀花羞答答的看了看张铁国,她身上确实只有一件睡裙,连内裤都没穿。

 

扭捏了一会儿,何秀花终于把白腻的右脚伸向了张铁国的膝盖中间。

 

就在何秀花伸过去的一刹那,张铁国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个邪邪的想法,如果自己用手指按在何秀花脚底的敏感位置上,她会什么反应?

 

尤其,张铁国隐约看到何秀花伸脚时,无意间露出裙底的那一抹白色以后,更奠定了他将这邪邪的想法付之于行动的决定。

 

虽然何秀花裙底的一抹白色让张铁国的心情更加骚动了起来,可是很快,她大脚趾附近的一个水泡吸引了张铁国的全部目光。

 

水泡的大小竟然差不多指甲盖那么大,而且周围还有点红肿了,怪不得何秀花嫌疼呢,这么大泡能不疼么。

 

张铁国将何秀花粉红的脚后跟托在了手心里,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那个水泡,导致何秀花连忙往回缩了缩脚,娇滴滴道,“张大哥,你轻一点。”

 

张铁国嘻嘻一笑,抬头就要看何秀花,可是刚刚抬眼,就再次看到了何秀花裙底的风景,两条腿真白啊,大腿内侧更白,白的像雪一样。

 

何秀花似乎也注意到了张铁国不纯的目光,马上用手掩了掩睡裙,脸红道,“张大哥,你专心点啊……”

 

张铁国眉毛一挑,嘴硬道,“哪里不专心了,是你自己动的啊。”

 

何秀花小声反驳道,“你不要摸啊,一摸就疼呢。”

 

张铁国心里一阵坏笑,何秀花这话说的,真让人想入非非啊,表面却说道,“不摸怎么知道里面坏没坏啊。”

 

说到这儿,张铁国又把何秀花的脚丫握的更紧了一些,而且手指正好捏在她脚底敏感的那个位置。

 

果然,何秀花被张铁国捏的身子一颤,有点不太自在。

 

张铁国故意问道,“怎么了?我都没摸呢啊。”

 

何秀花的脸蛋更加娇艳了,一只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睡裙,小声说道,“我,我有点害怕疼嘛!”

 

张铁国心里邪笑了一下,故意又捏了她那个敏感的位置一下,导致她的身体再次发出微微的颤抖,并且挪了挪臀部……

 

张铁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拿过镊子用镊子尖儿一挑,轻松的就把水泡挑开了,里面流出了很多液体。

 

嘶!

 

何秀花没想到张铁国挑之前都不说一声,而且动作还这么麻利,发出一阵忍痛声的同时,脚底竟然出了一层薄汗。

 

张铁国随手拿过了药棉,按在了何秀花的水泡附近,笑道,“秀花,你的脚丫真好看,莹白莹白的,我都爱不释手了。”

 

这样说,有调戏何秀花的意思,当然也有转移她注意力的意思,因为挑水泡这事毕竟还是有点疼的。

 

何秀花羞得不敢说话了,也不敢看张铁国,估计还是没想到张铁国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张铁国嘿嘿一笑,赶了赶水泡里的组织液,同时将消毒用品拿了过来。

 

一番处理之后,何秀花的水泡被张铁国包扎好了,但是,张铁国却没有松开何秀花的小脚,而是仍然捏着她那处敏感的位置。

 

何秀花害羞的看着张铁国,有点难以启齿的问道,“好了吧?”

 

言下之意,是要让张铁国松开她的脚丫。

 

第3章

张铁国好不容易能与自己心中的女神有身体接触,他怎能放弃这般机会。

 

“秀花,要不我再帮你揉揉脚吧?穿着高跟鞋累了一天,其实哥哥也挺心疼你的。”

 

张铁国看到,何秀花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心里猜测:何秀花守寡这么些年,应该挺饥渴的,没准今晚是个机会……

 

“好……好吧,那就麻烦张大哥了。”何秀花轻轻应道。

 

见何秀花答应下来,张铁国又马上重新握住了何秀花的一双小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中间。

 

然后,张铁国余出了两根手指,分别按在了何秀花一双粉红脚底敏感的位置上,另外的手指,则是不停的把玩这双小脚的每一寸位置。

 

嗯……

 

张铁国还没怎么用力呢,躺在沙发对面何秀花便发出有点不行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张铁国心里一喜,嘿嘿,手上更是卖力了。

 

把玩玉足可是一门技术活,是闺中秘术中非常重要的一项调情方法。

 

因为一双脚上的穴位,几乎包含了人体的所有感应,而男人只要掌握住女人脚底的这些感应,那么一般情况下都能把这个女人驯服。

 

况且野史上还有这么一种说法,在古代,女人为什么不让男人看到自己的双脚,全是因为女人的脚上有直通“神秘之地”的敏感位置啊,一旦被男人抓住,那么这个女人就别想逃脱那种美妙的感觉了。

 

随着张铁国力道的加重,何秀花身子颤抖的更为厉害,两腿美腿,也不知不觉的摩擦了起来。

 

瞧见这番美景,张铁国胆子愈来愈大,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就抓住了何秀花的小腿,那柔软的触觉,直达张铁国的心房。

 

这一刻,张铁国听到了一阵何秀花更加耐人寻味的叫声,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何秀花应该很怕张铁国听见,但是,大家都在一个屋子里,张铁国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此时此刻,张铁国的双手已经离开了何秀花的一双玉足,正在向她的两条小腿慢慢的摸进。

 

但是,正当张铁国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得逞的时候,何秀花忽然起身张开双眼。

 

“张大哥,你按得差不多了。”何秀花羞涩的同时,理了理身上的睡裙。

 

“啊……那,秀花你赶紧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班呢。”张铁国缓过神来,心中急切却毫无办法。

 

眼睁睁看到何秀花走进房间并锁上了房门,张铁国内心大失所望。

 

不过他也没有放弃,以后总有机会。

 

但让张铁国晴天霹雳的是,接下来几天,何秀花竟然夜不归宿。

 

即便何秀花告诉张铁国是工作太忙,可张铁国并不相信。

 

某天,张铁国瘸着条腿,在何秀花公司楼下蹲点,他老觉得何秀花是在外面“偷吃”,于是决定一探究竟。

 

下午六点,何秀花准时下班从公司出来。不过何秀花也没选择回家的路,反而是坐上了一辆公交车。

 

幸好公交车车上人比较多,张铁国趁机上去,也不会被何秀花发现。

 

张铁国一路尾随,最后与何秀花一起进入了某个工厂。

 

何秀花来到工厂的员工宿舍楼,然后进了某个房间。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