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穿网球裙的英语老师,他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滑动

李恒举起的手赶紧落了下去。心里受到了巨大的震惊,岳母才四十岁,有那方面的需求很正常,可幻想对象是自己,这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犹疑了一阵,听着里面不断的娇喘,丝毫不顾及廉耻的呓语,李恒出现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不可抑制的轻轻握住门把,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进入视线的旖旎景象,让他心血澎湃了起来。岳母躺在床上,浑身一丝不挂,皮肤白的胜过冬雪。一双修长的腿高高抬起,手里紧攒着一根黄瓜,飞快的在自己隐私处进进出出,在灯光下折射出微光的透明汁液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去。

 

当岳母把一双长腿落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更加精彩的部分,被乌黑长发遮掩了一些的姣好面容神态迷离,一对硕大的雪白像两座高耸的雪峰一般,横亘在娇躯之上,两颗饱满水嫩的红桑果似镶嵌的红宝石,腰肢收束,小腹平坦的看不到一丝的赘肉,一丛黑森林被精心的修饰过了。

 

累了后,岳母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嘴里依然喘息不断、

 

“李恒,你都和小依结婚了,却一直叫我阿姨,我就知道你对阿姨有坏念头。到底还是让你给得逞了,嗯……”

 

听到岳母自言自语的对话,李恒暗叹了一声,早知道是这样的话……

 

不容他多想,岳母起身的动作,让他赶紧把注意力全部放回到了床上。

 

岳母坐起身来后,李恒才彻底看清楚了那一对硕大的雪峰,几乎没有下垂,傲然的挺立在雪白的肌肤上。岳母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有人在偷看自己,跪在床上后,把浑圆的臀部高高的翘起。李恒不由得擦了下鼻头,因为他看到了更加让人心血澎湃的一幕。

 

“你真是坏死了,小依一走,你就对阿姨这样。”岳母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自己行动。

 

“哎。”岳母忽然叹息了一声,手又放回到了自己的隐私处,轻轻的抚摸着:“要是真的做一次就好了。”

 

李恒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轻轻的关上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不能让岳母知道自己看到了这一幕。

 

在过道里抽了一根烟后,他才重新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结果岳母也刚好从厕所里出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露肩睡裙。

 

“李恒,你回来啦。”岳母微笑着问道。

 

李恒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来了刚才窥视到的画面,不觉有些心虚,笑着点了下头。

 

“小依不是十一点的飞机吗?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哦,送到那儿了,我就回来了。她和同事一块的。”李恒惊愕的发现,岳母的胸部在睡裙里面高高的耸立着,两颗红桑果异常的明显。睡裙是V字领,露出来了一片耀眼的雪白。他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视线落到了岳母的小腹处,也看不真切,但里面应该是什么都没穿。

 

岳母似乎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衣着不大得体,拨了下耳际的发丝,让他赶紧回屋睡觉。

 

李恒嗯了一声。回屋靠在床头,心绪始终难以平静。

 

自从岳母来家里帮忙带孩子后,他对岳母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过,但是从未敢多想。突然得知岳母把自己当成了幻想对象,心里还是有着很强烈的喜悦感。

 

“哎呀。”外面突然传来了岳母似娇似喘的声音。

 

李恒赶紧走了出去。看见岳母跌坐在了阳台上。

 

“阿姨,你怎么样了。”李恒赶紧上去拉扶。手臂上的皮肤细嫩光滑的像刚出炉的豆腐一般。

 

“脚扭了,别拉。”岳母急忙按住他手,难受的颦着一对弯月柳眉:“让我缓一下。”

 

李恒点点头,看见身边放着一个水桶,里面还有几件衣服。地上也掉落了一件很小的衣物。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