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手伸入神秘的三角地带,质量高文笔好经典np文

上一颗烟,绝对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如果再有个美女来帮着按摩一下就更好了,不管是谁给谁按摩。

 

男人光着身子想到这种事时,那玩意都会起反应的,这很正常。

 

“靠,就不能消停会儿,显得多没素质?”

 

李南方骂了一句,就听外面客厅房门砰地一声大响,接着传来玻璃碎了的声音。

 

李南方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反正这是在酒店,又不是在他自己家里,就算有捣乱分子冲进来,也有酒店保安顶着,他只是个住店的,没必要多管闲事。

 

不过如果那个捣乱分子再冲进浴室内后,他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唉,泡个澡也不安生,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李南方叹了口气,这才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个金发美女。

 

很年轻,眉目如画很冷傲的样子,身材高挑,大尖领的白衬衣,黑色OL套裙,一双长腿没穿丝袜白的有些晃眼,踩着细高跟黑色皮凉鞋,可能是跑得有些急了,胸脯急促起伏着,仿佛要把衣服扣子要撑开那样。

 

忽然有个美女跑进来啥意思?

 

难道上帝真听到了李南方的心声,派个美女来给他按摩了?

 

就在李南方考虑是不是该感谢上帝时,美女抬手就把那头金发拽了下来。

 

原来她只是戴了个发套,下面是一头乌黑的青丝。

 

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了。

 

就在李南方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时,美女二话不说,忽然开始脱衣服。

 

他从没有见过有哪个女人,脱衣服的速度这样快,几乎是一眨眼间就脱光了,接着快步走过来,抬脚迈进了浴缸内。

 

“呃,小姐,你这是”

 

当美女骑跨在李南方肚子上,双手搂住他脖子后,他才想起得问问咋回事,伸手要去推她,左耳下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

 

根本不用去看,仅仅凭感觉,李南方也能确定那是一把手枪。

 

果然,美女低声说:“别乱动,要不然一枪打死你。”

 

李南方不敢动了,弱弱的问道:“那、那你想干啥?”

 

“有人在追杀我,希望你能配合,帮我躲过去后会给你好处的。”

 

美女刚说到这儿,李南方就听到外面传来纷沓的脚步声,应该是有很多人闯进来了。

 

“记住,我们是来美国度假的男女朋友。”

 

美女话音未落,浴室房门就被人大脚踢开,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右手持枪出现在了门口。

 

“啊!”

 

美女马上假装很受惊的尖叫着,身子猛地往下一出溜,俯身趴在了李南方胸膛上,低声说:“快喊,让他们滚呃!”

 

美女刚说到这儿,就觉得下面一疼。

 

水,这东西是有润滑作用的,在力道,角度都很巧合的情况下,就会发生一对男女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靠,这就进去了?

 

李南方也懵了。

 

撕裂般的疼痛提醒美女,她苦守二十多年的身子,就这样被李南方夺走了,又痛又急下眼前发黑,银牙紧咬正要开枪崩了他,却又想到当前的情况有多紧急了,只能强忍着疼痛哑声喝道:“快喊!”

 

“啊!”

 

李南方这次倒是很快就领悟了美女的意思,大叫一声翻身坐起,顺势把她搂在怀中,满脸都是羞恼成怒的模样,冲门口那个发呆的黑西装吼道:“是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动起来

 

黑西装这才清醒过来,连声道歉伸手关上了房门:“扫瑞,扫瑞。”

 

“杰克,怎么回事?”

 

黑西装的几个同伴,听到李南方的叫骂后都看了过来,杰克满脸玩味的神色,小声说:“一对鸳鸯在里面呢。”

 

住店的男女在浴室里玩儿鸳鸯浴,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大伙着急追杀那金发女人,也没心思去打搅人家的好事,纷纷恍然样子的点了点头,开始搜查卧室。

 

客厅沙发后,卧室床下,衣柜里都没人。

 

为首的黑西装冲到窗前,抬手推开被椅子砸碎玻璃的窗户,探头向三楼下面路上扫了几眼,接着挥手喝道:“她跳窗逃跑了,追!”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黑西装纷纷从窗口跳出去,借着外面墙上的空调外机,好像超级玛丽那样,很快就跳到了地上,分头向两个方向狂奔而去。

 

“那些人,应该走了吧?”

 

侧耳倾听了片刻,李南方刚说出这句话,怀里的美女就一把掐住他脖子,把他脑袋死死按在了缸沿上,恶狠狠瞪着他的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喂,你”

 

李南方刚要挣扎,美女右手抬起,勃朗宁顶在了他眉心。

 

李南方连忙举手投降,声音发颤:“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说尼玛个头!”

 

美女很没素质的骂着,喀嚓一声打开了保险。

 

“美女,这事好像不怪我吧?”

 

李南方眼光一闪,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如果这女人真要开枪,李南方有绝对把握在子弹出膛之前,一拳把她打出去。

 

他承认,他确实对美女做了什么,但这能怪他吗?

 

全部责任都在她身上,说起来他才是受害者呢。

 

听他这样说后,美女明显楞了下,声音沙哑的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南方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咋办。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