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托起臀部每走一步撞击,埋在体内走一步顶一下

她身材矮小,头部畸形,避开了女鬼的追捕。与此同时,老人的三英寸木钉扎进了女鬼的胳膊。

 

 

“啊~”女鬼又尖叫了一声,胳膊像是残废了一样,挂在她身边动弹不得。

 

 

 

女鬼受了伤,老人的动作没有停止,眨眼间功夫,他的双手在女鬼身上连续射击,手中所有三英寸长的木钉都扎进了女鬼全身各处。

 

 

 

女鬼的腿、胳膊和肩膀都用三英寸长的木钉绑着,她似乎摆出一副姿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的脸很狰狞,她痛苦地叫了一声,但是她眼中的仇恨和残忍的罪行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了。

 

 

 

经过这一切,老人没有停下来。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棕红色的木钉。然而,这个木钉似乎和刚才的有点不同。上面刻着奇怪的图案。

 

 

 

他拿出木钉后,没有等女鬼回应。老人用手直接拍了拍女鬼额头上的木钉。

 

 

 

就在这时,女鬼的肚子爆开了,一个小黑人尖叫着从女鬼的肚子里钻了出来。是鬼宝宝。

 

 

 

这一次,这个鬼婴睁开了眼睛,一双瞳孔纯黑色,没有生气,死气沉沉。小嘴张开,脸颊直接裂开到耳朵,狰狞的嘴巴上有两排可怕锋利的牙齿,直接咬向老人。

 

 

 

“是你在等!”老人大声喝了一声,他手里的木钉停止了对女鬼的射击,突然转向,他用力射向了鬼婴的头。

 

 

 

鬼婴似乎疯了,不怕死。他没有闪避。他仍然尖叫着扑向老人。

 

 

 

“雪~”老人结实的木钉下,直接扎进了鬼婴的脑袋。

 

 

 

“噗嗤~”与此同时,老人的胳膊被鬼宝宝咬了一口,被锋利狰狞的獠牙撕掉,一大块肉,鲜血飞溅。

 

 

 

老人和鬼婴濒临分离。老人以最快的速度后退,脚步有些蹒跚,身体颤抖,双臂大量出血,他喘息着。

 

 

 

鬼婴也过得很艰难。虽然它撕扯着老人手臂上的一块血肉,但那颗特制的桃木钉深深地扎进了它的脑袋里。浓雾从鬼婴的头上升起。它的身体剧烈颤抖,不停尖叫。它似乎正遭受着某种剧烈的疼痛。

 

 

 

鬼婴回到女鬼身边,痛苦地嚎啕大哭,反复挥舞着又黑又瘦的手臂,拔出所有插在女鬼身上的木钉。每次我碰到木钉,鬼婴身上的黑雾就变得更加强烈。当它拔出女鬼身上所有的木钉时,鬼婴的小身体瘫倒在地上,停止哀鸣,变成一滩黑色的血。

 

 

 

“宝贝~”女鬼木钉了出来,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尖锐的哭声,跪在血泊前,声音凄厉。

 

 

 

看到女鬼哭了,我不禁浑身发抖。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我无法回过神来。直到老人杀死了鬼婴,我才醒过来。

 

 

 

我看了一眼老人,他正在撕扯衣服,包扎伤口。他的脸色有点苍白,身材有点不稳。可能是由于失血过多。

 

 

 

那些木钉是什么?这比浸泡在所谓黑狗血液中的糯米感觉好多了。

 

 

 

刚刚包扎好小胳膊上的伤口,老人又一次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刻有图案的木钉,用另一只手拿出一把深红色糯米,平静地对哭着的女鬼喊道:“带阴胎的魔鬼不应该出现,穿过去,现在轮到你了……”

 

 

 

“哈哈哈……”老人的话还没说完,女鬼突然狂笑起来,那双绿瞳的眼睛盯着我们,眼里充满怨恨,脸扭曲着,狰狞的吼着说:“你杀了我和他的孩子,你死了,他会为我们娘俩报仇的……”

 

 

 

一句话也没说,女鬼眼中的绿芒怒放。看着我们身后朝向厢房门口的方向,狰狞的面孔惊喜地吼道:“杀了他们,他们杀了我们的孩子!”

 

 

 

我和老人突然愣住了,下意识地把头转向厢房的门。当我们看到楼门口空没有人时,我知道我们被骗了。

 

 

 

老人的反应比我的快。他用反手向我扔了一把糯米。身后冲向我们的女鬼再次被糯米击中,发出痛苦的尖叫。只是这一次女鬼没有停下来,尖叫着跳到我身边,直接咬了我的脖子一口。

 

 

 

她没有咬老人,可能是因为她认为我比他强。

 

 

 

“总会有人和我们葬在一起!”女鬼咬着我的脖子,满脸仇恨含糊地说出这句话。

 

 

 

我的脖子剧痛。我还没来得及挣扎,老人就吼了起来,手里的木钉直接扎进了女鬼的脑袋里。女鬼尖叫一声,松开嘴,利用这个机会,老人直接拉了我一把,突然把我从女鬼身边拉开。

 

 

 

女鬼痛苦地嚎叫着,黑烟从她的头上升起。她看着我们,嘶嘶地喊道,“他会来找你的……”

 

 

 

一句话也没说,她的身体变成了一滩黑血。

 

 

 

当她融化成一滩黑色的血时,我的脖子又一阵剧痛,全身发冷,脑子一片轰鸣,头晕目眩,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