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校长办公室摆设,在办公桌下为他口

加上大量刺激,全身开始酥麻不堪抖动。

她微微起身,把头靠在沙发扶手上,躺在上面,更清楚地看着公公轻轻地舔着她。

 

与此同时,她也张开了双腿。这条裙子藏不住,完全展示在公公面前。

 

徐玉萍的白色薄纱丁字内裤早已被泉水浸湿,变得近乎透明,无法抵挡裤子下的黑色阴影。

 

男性…岳父…快的…快给我……”徐玉萍悲伤的呻吟道。

 

看着这么放荡的儿媳妇,王耀阳兴奋地说,“我太爱你了,宝贝。别等爸爸玩够了,我会照顾你的!”王耀阳咽了一口口水,隔着又薄又透明的小丁字内裤,用右手食指在上面揉捏。

 

徐玉萍抬起头来,啊…啊…挥手。

 

王耀阳直接低头舔了舔纱布上的蜂蜜,用双手拉着徐玉萍丁字裤两边的结,慢慢解开,拉了下来。

 

摘下来后,徐玉萍并不觉得羞耻,但还是把腿伸得很宽,这样他的岳父就能看得很清楚。

 

王耀阳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对徐玉萍神秘而美丽的地方,他浑身火辣辣的,迫不及待的想把媳妇的腿扛在肩上。

 

徐玉萍的桃园禁区完全暴露在岳父面前,感觉到他的嘴遮住了它。她尽可能地抬起臀部,伸开双腿。

 

 

第十章

 

 

 

王耀阳把徐玉萍的腿扛在肩上,正要带着枪上马,突然急促的门铃打破了气氛。徐玉萍醒来时浑身一激灵,很快双腿合拢。王耀阳被突然的门铃和徐玉萍的反常行为吓了一跳。他赶紧把头伸出徐玉萍的两腿之间。

 

这时,他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茫然地站在徐玉萍面前,茫然地看着她。

 

“谁来了?这不会是我儿子的。”王耀阳内疚的问。

 

“不知道,你赶紧穿衣服吧!不应该是汪超!”徐玉萍痛苦地说,被岳父戏弄后,她被敲门声完全吓到了。

 

徐玉萍说着连忙拿起内衣穿上。他整理好旗袍,看着已经穿上衣服的岳父。他急忙去开门。

 

徐玉萍打开门,“小雪!你为什么半夜来这里?怎么了?进来吧!”王耀阳假装看电视,听着儿媳妇的话,转过头去看。他还认识一个人,他的棋友老李的儿媳妇,名叫张云雪。他以前见过一次。

 

张云雪很高,圆领短袖衬衫充分凸显了她高耸的乳房。

 

她穿着一条裹着马裤的裙子,紧紧地束紧她纤细的腰。

 

她的小腿很瘦,又白又直,像她纤细的大腿一样白又漂亮。

 

只听她的;“这是萍萍修女。我父亲说王叔在这里。他邀请王叔和你来我家做客。”徐玉萍看着张云雪,心里有些不满,他的好事被打扰了,是来做客的。

 

“别走得这么晚,改天,你说爸爸!”徐玉萍问岳父他是什么意思。

 

王耀阳和徐玉萍有了一个想法,想着如何继续和儿媳妇的未竟事业,说道,“侄女!你回去告老李的时候,说我明天再去。”“王叔!不,我买了酒,下了象棋。我会等你通过。我还会说,如果你不来,他会来邀请你的。”王耀阳一听,忍不住了。如果他自己的不如他自己的好,老李真的回来了。他似乎不能和他的儿媳妇做爱,只能再花一天时间。

 

在老李家里,李叔叔见到了王耀阳和徐玉萍,并热情地欢迎他们。寒暄几句后,他开始供应丰盛的饭菜,包括四道热菜、两道凉菜和美味的米饭。

 

李叔叔开了两瓶白酒,拉着王耀阳自己去做干酒。

 

王耀阳说:“老李,你不知道我的酒量。我甚至不能一瓶酒就走在路上。”李叔叔走过去说:“老王,今天很少见。我们分了两瓶酒。

 

我和我媳妇要喝一杯。你和你媳妇要喝一杯。不允许任何人拥有其余的。王耀阳不好意思见到儿媳妇,徐玉萍笑着说:“爸爸,李殊难得这么热情。”。

 

我们会按照他的意愿去做!王耀阳见媳妇这样说,就豪情满怀地说道:“那这两瓶酒就够了,干了再说。”。”李叔叔和儿媳妇相视一笑,陪着王耀阳和徐玉萍喝酒。

 

王耀阳是一个骄傲的人。当他说干杯时,他得到了干杯。很快他就吃饱了饭,用两瓶白酒喝干了。

 

几杯酒下肚,徐玉萍脸若桃花,眼神迷离,她一只玉手捧着甜甜的脸颊,正打算趴在桌子上。

 

王耀阳知道儿媳妇喝醉了,担心自己不舒服,为儿媳妇感到难过,提议带她回家。

 

李叔叔说:“老王。

 

萍萍就是这样,你应该停止和她乱搞。

 

肖雪,带萍萍去你的房间,先休息一下。

 

你和我王叔继续喝酒。”于是徐玉萍被扶到房间休息。王耀阳推了推,“老李,我真的不能再喝了。李叔叔说:“没关系!让我们去我的房间下棋吧!”王耀阳下棋还没完,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李叔叔轻轻地叫道。看到王耀阳没有回应,他暗暗高兴,站起来小跑去媳妇的房间。

 

这时,徐玉萍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张云雪看见李叔叔走过来,就说:“爸爸,王叔叔在哪里?”李叔叔拍了拍张云雪肥胖的臀部。“你去我家,陪你去见王叔叔。我看着老王的儿媳妇。”张云雪看到公公淫荡的眼睛,嫉妒地哼了一声,扭着胖屁股走了。

 

李叔叔长期以来对美丽的徐玉萍怀有恶意。今天,他把王耀阳和徐玉萍骗进了他们自己的家,让他们陶醉了。他打算和徐玉萍好好玩玩。

 

媳妇走后,李叔叔立刻抱住了徐玉萍丰满迷人的身体,一股成熟的女人香悄悄钻进了他的鼻子。李叔叔想让火势猛增,但他无法抗拒。他亲吻舔了舔秦羽圆润柔软的白色耳垂,徐玉萍在快速的睡眠中感觉到了酥麻酸痒的感觉。他用性感的樱桃嘴大口大口地呼吸。

 

在李叔叔火热的吻之后,粉红色的桃色脸颊像一团大火一样蔓延开来。

 

徐玉萍的樱桃嘴被李叔叔封住了,喘息的娇哼变成了声音。李叔叔敏捷的舌头伸了过去,在徐玉萍紧绷的下巴上打转,下巴上满是娇羞。

 

与此同时,李叔叔彩色的手开始放肆地游走,探索徐玉萍火热的身体。最后,他们停留在她的圆屁股上抚摸它。他们缓慢而用力地摩擦着它。他们不时地戳穿徐玉萍的衣服和衣服,徐玉萍非常害羞…在李叔叔的激烈戏弄下,秦羽半醉半醒,因为他虚弱无力,没有反抗。

 

李叔叔悄悄地用一只手蹑手蹑脚地走过来,抚摸着丰隆寿苑那完美迷人的玉峰。

 

玩了一会儿后,我觉得不满意。

 

甘爽解开徐玉萍的外套。

 

把手伸进蕾丝胸罩。

 

触摸徐玉萍那一对又大又圆又嫩的玉峰没有障碍,大叶莉的五个手指捏|捏下去仿佛成了肉球,软腻的感觉很舒服,手指轻轻捏住玉峰顶部的葡萄,偶尔用力捏、拉,尽情地挑起春情在秦玉中的欲望。

 

“哦…嗯…岳父,别碰它。”秦羽,半醉半醒,注意到他的身体被触摸了,以为又是王耀阳抚摸自己。

 

她慢慢陷入了酸麻快|的感觉中…

 

李叔叔很兴奋。说:“我靠!老王的妈妈也不会把儿媳妇给草!”说着一把徐玉萍的旗袍撩起,一只大手伸进她的T |裤,毫无阻碍的踩在已经湿滑|腻的桃花洞里…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