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每走一步都撞击最深处,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心里有点害怕。如果刘主任想对付我,我只能用他和沈金文的秘密来威胁他。但是,如果我真的讲这个故事,肯定会影响沈金文的声誉。

 

沈金文对我很好。我必须保护她。不过,如果我不威胁她和刘主任的关系,刘主任肯定会杀了我。

 

一想到这,我就进退两难。啊,真是一波又一波,一波又一波。

 

然后,我想到沈金文说要为我安顿刘主任。她将如何处理刘主任?是这条路吗?我已经开始喜欢沈金文了。如果沈金文让刘主任碰他,我心里一定很不舒服。

 

我整个上午都没心情上课,脑子里全是沈金文。我甚至怀疑沈金文去找刘主任谈了,这让我有点无法接受。

 

然而,当中午上课铃响的时候,我走出教室,愣住了。我看见沈金文竟然站在教室门口等我,我婀娜多姿的身体轻轻倚在窗台上,看见我出来笑了笑,“害怕吗?怕我忘了你,让你被王蒙和尹喜打败?”

 

“我不怕。”我摇摇头,脑子里全是沈金文和刘主任。

 

“走吧。”沈金文笑了。

 

沈金文是一个大胆而细心的女孩。当她和我说话时,她的声音不大,只有她和我能听见。班上的学生看见沈金文站在门口,以为她在看我们班。至于我跟踪她,每个人都认为我害怕王蒙和尹喜会打我,用沈金文做我的盾牌。

 

当我跟着沈金文走出学校时,我看到学校门口已经挤满了黑暗的人。与此同时,从我身后的校园四面八方,许多混血儿也跟了过来。

 

王蒙、韩尹喜、七狼和高一老小光都在等我。当他看到我和沈金文在一起时,韩尹喜立刻咬着嘴唇骂了一句,“约翰,你真是一头牛,你把老师当成了你的盾牌。如果可以,跟着沈金文。你最好到处跟着她。你最好一路跟着她回家。”

 

傻比,我必须和沈金文一起回家,我心里这么想。

 

所以被人监视着,我跟着沈金文一路走出重重包围。当我离他们稍微远一点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沈金文是一名教师。他们不敢在沈金文面前打我,也没有跟着我们。

 

然而,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刘主任。在和沈金文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周围没多少人,就想追上沈金文,说:“唐老师,你去见刘主任了吗?”

 

“为什么?怕刘打你?”沈金文的眼里露出嘲笑。

 

“不,恐怕你和他那个……不想让你被他感动…………”我轻声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沈金文停了下来。这时,我清楚地看到沈金文的脸色微微变了,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

 

沉默了几分钟,沈金文没有说话。我发现有些不对劲。我觉得我已经说了,我的心突然变得烦躁起来。我很快向沈金文解释道,“唐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喜欢我,不喜欢我被他感动。”沈金文的表情很冷,渐渐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因为贫穷,所以决心改变我的生活。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我就一直是全校第一,初中,高中和大学。我的大学是全国著名的大学。我本可以有最好的出路,但我的家庭很穷,无力支付我的研究生院或我在一线城市的生存费用。所以,我选择了这个二线城市。”

 

“让我惊讶的是,三六秒会让我在任何地方都感到困难。如果他抓不到我,他会毁了我,让我失去在学校工作的机会。”

 

“我讨厌他,每当我看到他,我就觉得恶心!”

 

“……”看着沈金文冰冷如雪的表情,我心中说不出的震惊。

 

“所以你可以放心,只要没有必要,我不会被他碰。他不能,尸体会被遗弃的。我还做了一个小把戏,使他欠了一大笔高利贷。现在他的洞越来越大,几乎被摧毁了。”沈金文说道。

 

“你…………”沈金文的话再次震惊了我。

 

“回家,完成你昨天没做的作业。你的学习太差了。如果人们知道你跟我住在一起很蠢,我会丢面子的。”说着,沈金文笑着向回家的路走去。走了几步,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身,带着微笑看着我说,“约翰,你不喜欢我吗?如果有一天你和我一样好,我同意和你在一起。”

 

“因为只有两个人碰过我,刘三生和你。刘三生是我最讨厌的人,而你不是,你明白吗?”沈金文笑了。

 

“我明白!”听完沈金文的话,我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时,我感到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从童年到成年,我第一次有了人生追求的目标。沈金文不讨厌我,她被我占了便宜,也不想被其他男人占了便宜。因此,她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激动得几乎要流泪,我忍不住抱住沈金文的身体。然而,当我正要抱住沈金文的身体时,沈金文轻轻躲开了。像豆蔻女孩一样,沈金文摆弄着她的头发,扁着嘴说,“我妹妹不会让你占便宜,直到你进入30岁的班级。”

 

班上有42个人,我的排名是37。虽然进入前30年的班级有点困难,但我只看了一眼沈金文迷人的身材,然后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我进入前30年的班级,你会给我什么样的奖励?”

 

“丰厚的回报。”沈金文弯下嘴,苦笑了一下。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