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走一步顶一下深一点

她知道我想骚扰别人吗?

 

看着房间,我突然听到人群在喊:“叔叔,我的胸口还疼!”

 

“你这个臭流氓!”董美玲瞪着我,飞快地奔向卧室。

 

“我不是……”

 

我的头抓住了董美玲粉红色的胳膊,但是那个女人生气地盯着我说,“你放开我,不要用你的脏爪子碰我。”

 

“我……”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那个女人就打了我一耳光。

 

虽然我不够强壮,但我也很恼火。

 

你是什么人,即使你是招待所的经理,你也不能在我家胡作非为?

 

当我生气的时候,那个女人直接去了我的卧室。

 

我心里急,这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在这里彻底毁了吗?

 

我立刻赶上了她。董美玲带着苏夏云问她:“小妹妹,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攻击你了吗?”

 

“攻击是什么意思?”

 

苏夏云咬着手指,傻乎乎地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为什么这个女孩看起来有点傻?

 

“只是…他摸过你的胸部吗?”董美玲考虑了一下说道。

 

我的心在喉咙里,结束了!

 

傻女孩苏·夏云说,她会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给任何要求她在路边买蔬菜的人。当董美玲问时,她没有说实话。

 

“感动”苏夏云非常肯定的点头。

 

我脸色苍白,牙齿打颤。

 

爸。

 

当董美玲再次扇我耳光时,我仍然很震惊。

 

这一巴掌重重地打在我身上,激起了我无名的怒火。

 

虽然我是个失败者,你为什么这么忽视我的尊严?

 

脱下工作服,我和董美玲也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

 

我痛苦地看着董美玲,握紧拳头。

 

“小红叔叔!”

 

傻孩子苏·夏云看见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迅速跳下床,跑向我,摸了摸我的脸,喊道:“小红叔叔,这个坚强的女人为什么打你?”

 

“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个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董美玲厌恶地盯着我,把苏夏云拉到她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它和我一样高。她把一小群1.68米高的人拉到身边,两个美女,一大一小,互相靠在一起。简直令人震惊。

 

我有点吃惊,董美玲更恨我。

 

我指着董美玲吼道,“你在干什么?我对我做了什么?”

 

“你猥亵儿童!”

 

董美玲坚决鄙视我。

 

我差点想掐死自己。今晚我不禁为我死去的哥哥感到难过。我是怎么遇见董美玲的?

 

“阿姨,淫秽是什么意思?”

 

那个傻女孩甚至问淫秽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斜眼看了我一眼,性感地拧了一下她的头发,对苏夏云说:“是他碰了你的胸部!傻姑娘,记住以后不要让别人碰你的胸部。这是违法的,你去找警察,让警察抓住坏人。”

 

苏夏云愚蠢地咬了咬手指,说道:“给她胸口用药太下流了。注射是淫秽的吗?哦,还有,当医生给我打针时,我会报警,让警察抓住所有的医生!那就没人会给我打针了。”

 

看着小女孩在同一个地方跳来跳去,我和董美玲同时目瞪口呆。

 

我以为这个傻女孩会杀了我,但是谁知道她会这么说呢?

 

“小群人,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的脸上有明显的尴尬,我想这个冷酷的女人也意识到她冤枉了我。

 

苏夏云点点头,说道:“人群太愚蠢了。我不小心把牛奶洒在身上了。我痛得大叫。小红叔叔给了我一些白药。但这仍然很不舒服。”

 

董美玲目瞪口呆了几次,然后生气地冷冷地问我,“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立刻更加生气了。

 

这个女人,她自己做了错事,甚至背叛了我,问我为什么没有早点说出来。

 

我生气地说,“我很想说,但是你给我机会了吗?再说,我刚才说,你相信吗?你恐怕不急着送我去警察局,当场开枪打我。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你认为谁是对的?”董美玲咬紧牙关瞪着我。

 

美女生气了,但风情却有些可爱。

 

但是当那个坏女人进来的时候,她看到嫌疑犯看着我,扇了我两次耳光。我怎么能忍受这个?

 

我指着董美玲生气地说,“是你。你认为你是对的!”

 

“叔叔阿姨别吵了。我们玩过家家好吗?”

 

我们两个很吵,但是小人群在哭。他跑到玩具箱前,拿出玩具屋的道具,走过来把他的妈妈交给董美玲,把他的爸爸交给我,然后坐在地毯上说:“阿姨是妈妈,小红叔叔是爸爸,我是个好女孩。”

 

董美玲看着傻傻的苏夏云,突然对我说:“出来跟我说话。”

 

“呜呜呜,阿姨不喜欢人群?”苏夏云可怜地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估计她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她不知所措地说:“阿姨当然喜欢很多人,但是阿姨有话要对小红叔叔说。你能给阿姨一些时间吗?”

 

“很好”人群立刻表现得像只小狗,蹲在地上玩手中的玩具。

 

董美玲走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走了出去。

 

我还是有点生气,难道这个女人的脾气不能改变吗?

 

但是经过两步,我发现这是一种福利。

 

她的胸部并不小而且相当倾斜,这可能是胸罩造成的,但是在摩擦之间,柔软的肉仍然芳香而柔软,这让我想到。

 

董美玲把我拉到门口,说道:“你的家人怎么了?这个年纪,你还玩过家家吗?你通常如何教育孩子?”董美玲像垃圾一样看着我。

 

这让我很不开心。我掐了她一下,说道:

 

“首先,人群不是我的孩子,是我刚刚去世的朋友。其次,许多人不能去上学,她…许多人智力迟钝。数数只能数到十。这样的孩子怎么受教育?如果我能让她每天开心,我就筋疲力尽了。”

 

“什么……”董美玲看起来有点悲伤。

 

我忍不住想扇自己一巴掌。死去的朋友把他唯一的孩子托付给自己,为什么我突然想做这样一件残忍冷血的事?

 

正当我们都有点难过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跑了过来。

 

他一看到我,就用拳头直接打我,愤怒地说:“该死,你这个狗娘养的!”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