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全文

这种感觉更令人兴奋。虽然穿过臀部包裹的裙子,但完整的触感更真实。往下看,我性感丰满的臀部线条比紧身臀部迷你裙更有吸引力。

 

我怎么能控制如此迷人的屁股摩擦我的下半身和儿媳妇呢?

在不断的刺激下,第二匹马迅速站起来,把胯部举得很高。

 

我很肯定她的儿媳妇一定感觉到了妈妈阴茎的变化,但她并不想退缩。相反,她加快了扭转速度。

 

我屁股正摩擦着我马坚硬的阴茎,我内心的欲望又开始高涨。

 

欲望伴随着我额头的鲜血,尤其是一想到这个年轻的女人或她的儿媳妇,还有什么感觉比这更令人兴奋呢

 

现在我很舒服,几乎想叫出来,性感漂亮的儿媳妇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用屁股黑丝玉腿勾引自己,不主动指出来,还是个男人

 

我的理智已经离我远去,我的头脑中也没有道德。我只想先玩得开心。

 

就在这时,司机猛踩刹车,儿媳和儿媳都不稳定,快要摔倒了。

 

我很快伸出手去抓住儿媳妇的腰,当我触摸她时,我忘记了我的名字。我只觉得这种美妙的触摸让我彻底摔倒。

 

儿媳妇没有生气,但她转向我,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她的脸似乎有点红。她小声对我说,“爸爸,你帮帮别人。这么漂亮的儿媳妇扑到别人的怀里,他们不会还给你的。”

 

她的话变得越来越开放,她几乎能感觉到字里行间强烈的挑逗。

 

我笑了:“琦琦,你真是个好媳妇,我怎么能让你扑进别人的怀里呢?爸爸会保护你的。”

 

邪火从小腹跟着我的话,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首先,我轻轻地抱着她纤细的腰,但我对这一举动不满意。我慢慢放下我的大手,抚摸着令无数男人着迷的黑色丝绸腿。

 

黑色丝绸的美腿在我的手中,给了我致命的触摸,丝滑光滑,美妙的触摸,性感的视觉体验,这让我兴奋得无法控制。

 

马两腿之间的第二条腿继续扩张,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硬,推着儿媳的臀部,不时滑入两片臀部肉之间的臀部缝中。

 

虽然第二匹马还在我的裤裆里,不仅穿过我的裤子,还穿过紧身臀部裹裙,但我的儿媳妇仍然觉得第二匹马很笨重。

 

“爸爸,你又把健身宝贝带出来了吗?”她的儿媳妇颤抖着转过身来,用充满泉水的眼睛看着我。我看到她的脸颊通红,呼吸似乎变得急促。

 

显然,妈妈的戏弄让她无法控制。

 

“爸爸健身的法宝必须随身携带.”我只是在她耳边低语,同时下半身磨蹭的频率越来越快。

 

这条路不太平坦。汽车总是摇摇晃晃的。我们俩在车里越来越激烈地移动。我的儿媳妇在摸我的臀部的时候,正在摸那些弯弯曲曲的黑腿。

 

很快,她被我逗得全身发软,再也受不了了,干脆转过身,靠在我胸前,眼神迷离,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呼吸沉重,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声音:

 

“爸爸,你的那个宝贝是什么?我会给别人看,看看是否可以。”

 

我低头看着怀里美丽的儿媳妇。她西装上的扣子只是第三个。她丰满丰满的胸部根本没有被盖住。中间的职业线是无底的,她可以看到同样的白色蕾丝胸罩。

 

“琦琦,你真漂亮。”我在她耳边高声说道,一想到和我美丽的儿媳妇调情,我的马鞭就僵硬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让她的儿媳妇用她的小手把它拿出来。

 

我的儿媳妇把胸口贴在我的胸口上,像一条美丽的女人蛇一样在我怀里扭动,喘息着,“爸爸,以前不是有人漂亮吗?”

 

第十章

 

“漂亮。”我偷偷地咽了咽口水,但我的眼睛无法从她无底的深谷中抽出来:“这一切都很美……”

 

“爸爸,我的腿看起来好吗?”我媳妇趴在我耳边,茹兰的香味喷了我的耳垂,低声说:“爸爸,昨晚你回来睡觉了吗?”

 

我吓了一跳,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她是打算挑出还是故意指出

 

我硬着头皮说:“琦琦,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的儿媳妇盯着我,温柔地笑了笑,“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和爸爸在一起,所以我问了。”

 

所以,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我故意取笑她:“你梦见了爸爸什么,你在做什么?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人们不想谈论它,爸爸。你认为我今天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说着,她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松开钩住我脖子的右手,只用左手搂着我,然后右手慢慢顺流而下,我的眼睛一直跟着她的手往下看。

 

她的小手慢慢游向裹着臀部的迷你裙。她的手指轻轻地扣上裙子,慢慢地提起来。我能看到里面的风景。紫色蕾丝雕刻空 T裤。小布包裹着她迷人的花园。她纤细的玉腿上覆盖着黑色的丝绸,从她圆圆的臀部垂下来。

 

看到她迷人的动作,我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我受不了了。我没想到这波浪蹄在光天化日之下会这么戏弄我。

 

我身体里的欲望完全被我的儿媳妇点燃了。我低着头看着她,眼睛看着她的儿媳妇。

 

我盯着她的脸颊,她的眼睛似乎被泉水冲洗,她的鼻音在我耳边低语,“爸爸,你是什么…你在看什么?”

 

“琦琦,你真漂亮……”

 

我的脑子里充满了渴望。我还没说一句话,就猛地吻了吻她的嘴唇,用双手抓住她的屁股使劲擦了擦。

 

不管别人现在怎么看我们,他们只是想发泄他们的愤怒。

 

“嗯……”

 

媳妇娇吟一声,全身瘫软在我怀里,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回应我的吻。

 

我们早就忘记了我们还在公共汽车上,还热情地亲吻着。我们俩像热锅里的动物一样互相吸吮舌头。

 

吻了不到十秒钟,她匆忙把我推开,眼睛模糊,精致的小脸通红,半张着嘴,嘴唇上满是我的口水,显得特别放荡。

 

他眼神中有一丝挑逗:“爸爸,我还在车里。我们回家后再谈吧。”

 

似乎有机会。

 

然而,我们周围的人现在都在看着我们。据估计,他们都只是认为我们是一对恋人,可能没人会认为我在擦我儿子的骨灰。

 

如果被熟悉的人看到,那真是有些麻烦。

 

然而,我哥哥在裤裆上感到极其不舒服。我趴在她耳边说,“琦琦,爸爸现在很痛苦。”

 

“爸爸,你怎么了?”她故意假装不知道。我被逗乐了,她忍不住捏着她的屁股揉它。

 

她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声音,用手拍着我的胸口,撒娇地说:“爸爸,你真烦人。”

 

虽然她说我讨厌它,但她的小手慢慢伸到我的胸口,甚至触摸到我的腹部肌肉。

 

当我高兴得忍不住问:“琦琦,你在干什么?”时,我几乎要尖叫了

 

“爸爸,你不是说你很可怜吗?人家会帮你看看你健身的法宝是不是可怜巴巴的……”

 

她有些害羞地说,但她的动作没有停止。她的小手迅速游到我的胯部,轻轻地在我的裤子上玩耍。这刺激了我哥哥跳起来。

 

“爸爸,你的法宝真的很棒。”几乎所有人都在我耳边低语,然后慢慢拉开我的裤裆。庞大的阴茎已经打开了内裤,瞬间像弹簧一样弹出来。

 

这根棍子布满了血管,看起来非常凶猛。

 

“爸爸,你健身的法宝真的很棒.”媳妇发出一声轻呼,但没有嫌弃,还用小手上下抚摸。

 

“你喜欢吗?”我得意洋洋地笑了。

 

“大…爸爸,你真大……”媳妇害羞地说,温暖的手没有拉开。

 

我欣喜若狂,忍不住故意逗她:“真了不起!”

 

“你…你的阴茎这么大……”媳妇的小嘴来到我耳边,听到她说了这么一波话,双腿的马鞭不受控制地跳动着。

 

我的儿媳妇喘息着,伸向我胯部的玉质抓住马的阴茎,它像刚刚被火烤过的铁棒一样热,轻轻地来回滚动…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