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宝贝,乖,握紧它动一动,将军不断挺着腰撞击着

虽然她的男人在家时会自我安慰,但一年只有几天。自从他出去工作已经有半年多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摩擦自己。她怎么会觉得自己比男人的手更强壮?

 

“伊凯,再努力一点。”

黄小玲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做这样的事,她喜欢粗暴。她越粗暴,或者对她发誓,她在身体和心理上就会感觉越舒服。它属于微型。

 

“伊凯,骂你嫂子是婊子,快。”

 

张伊凯一听,不知所措。

 

这妮子喜欢受虐类型?平日看起来很冷的人其实就是这样偷偷摸摸的人。的确,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

 

“不,骂人是不对的,我不能不礼貌。”

 

黄小玲有这种瘾,但张伊凯没有。虽然骂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你这样骂她,你可能会引起怀疑。最好装傻,顺便说一句,你还是可以得到整个乳头。

 

“唉,让你骂啊骂,快点。”黄小玲想哭,为什么他是个傻瓜?要是他的大脑正常就好了。

 

起初,当她的男人在床上时,他殴打并责骂她。虽然做生意的时间很短,但他非常善于责骂和折磨她。

 

与丈夫亲密的画面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中,黄小玲感觉更糟。

 

“师傅,师傅,快骂我,骂我小浪货.”

 

看着黄小玲恳求的眼神,张伊凯也有征服的欲望。

 

“小波浪货物.”他嘿嘿一笑。

 

“别笑,伊凯听话,更认真,更凶。当你嫂子舒服的时候,你以后会玩得很开心的。”黄小玲再次恳求道。

 

尽管如此,张伊凯自然不会继续装傻,行为严厉,大叫:“你这个一千人骑一万人的婊子。”

 

“是的,就是这样。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来。”

 

听到这里,黄小玲觉得整个人就像被电流通过一样,忍不住摇晃了几下。

 

说实话,张伊凯对这种事情没有经验。骂完他后,他呆住了,不知道该继续骂什么。

 

“嫂子,我从来没有叫过任何人的名字。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张伊凯委屈道。

 

黄小玲犹豫了一会儿,这种骂人的事情,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有些人翻来覆去只是几句话。

 

考虑过后,她不得不说:“然后你可以随便骂,用手打你嫂子的屁股,再用力推。”

 

她一边说,一边扭着自己的屁股,让张伊凯更容易拍打。

 

张伊凯看到那丰满的屁股,觉得痒痒的,直接打了他一巴掌。

 

爸。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彻房间。

 

“哦…主人,不要打我。”

 

“啊?你没叫我玩吗?”

 

“哦,别担心,继续战斗。”

 

黄小玲无言以对,但她说得越多,她的感觉就越糟糕。

 

做了这么长时间后,张伊凯真的很难过。他继续罢工,撇着嘴说,“嫂子,我辞职了,同意招待我。现在我真的很难过。”

 

他不是来服侍黄小玲的,怎么也得让自己冷静下来。

 

黄小玲有些无奈,但是谁让张伊凯长这么大的婴儿,想要达到巅峰,只能依靠这个大婴儿,只是骂她,是不可能直接的。

 

“好吧,你站着别动,奴隶家庭会对待主人的。”

 

黄小玲舔了舔嘴唇,慢慢蹲了下来。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