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两女一男玩双飞视频_昨天被男友折腾了一夜

华淑利看着儿媳妇离开的背影,朝着老伴喊道:“这,这真是反了,跟着时薇出去了一天就玩野了,你看看她那个样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给谁看,还不是时钦辛辛苦苦赚的钱,她又没有为家里做过什么,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你……”
时健波放下报纸,“出去一下怎么了?浅汐都说了,午餐做好了,晚餐会回来做,你要真想他们早点有孩子,少折腾点。”
“诶,时健波,你什么意思你……”
舒浅汐去百货大楼逛了一整天,顺带做了个头发,给自己买了好几身,大到衣服鞋子小到首饰彩妆,全都齐全了。
结婚两年,她很少出门,衣服都还是结婚前买的。只想着结了婚勤俭持家,时钦赚钱也辛苦。
现在看来多可笑!
五点钟,她回家大包小包的拎进门的时候,华淑利眼睛都看直了。
“你这是把商场都搬回来了吧?”华淑利一边说着一边将包装袋扒拉开,“天呐,香奈儿,LV,宝格丽……”
“舒浅汐,你,你疯了!”华淑利红着眼瞪着舒浅汐,“这些加起来得多少钱,时钦那么辛苦,你就这么糟蹋!哎哟,我天,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舒浅汐装作没听到,直接拿了两件东西放在了茶几上,“这是给你们二老买的,我先收拾下,马上去做饭。”
“给我站住!”华淑利立刻跑到舒浅汐前面拦住她,“做什么饭啊,做什么饭!你还有心情去做饭!”
舒浅汐笑了起来,“既然婆婆不想吃,那我就不做了。”
说完,她直接拎着袋子回了房间。
舒浅汐第一次这样说话,华淑利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想起不对劲,追了过去,却正好遇到舒浅汐关房门,将她的鼻子撞得生疼。
“舒浅汐,你给我出来,出来!”
“有你这么做儿媳妇的吗?气死我了!你给我开门,你今儿个要是不开门,我立马叫时钦和你离婚。”
任凭华淑利拍破了门,舒浅汐也没有动。
倒是时健波出来将老婆拉到一边,“你说你嚷嚷什么啊,儿媳妇来咋们家两年了,也没见她买过什么东西,偶尔一次就算了啦,你没看到她心情不好吗?”
“她心情不好,我心情还不好呢!”华淑利说完一个电话打给了时钦,“你赶紧给我回来,你儿媳妇都要把你妈我气死了!”
时钦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和乌梓盈吃饭,今天周末,昨晚上太尽兴起的就晚了,又陪乌梓盈买了点东西。
电话里的声音很大,乌梓盈全都听到了,她翘着兰花指舀了一口汤慢慢吹着气,光着的脚顺着时钦的皮鞋钻进西服裤管里,“你老婆不是堪称贤妻的典范吗?怎么还会把你妈气成这个样子?”
时钦也很意外,就舒浅汐那软绵的性子应该只有被他妈欺负的份,但他妈都特意打电话来了,他不回去也不合适。“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你还是赶紧回去救火吧,等会儿自然有人来接我。”乌梓盈看着他笑。
时钦整个人一顿,脸色有些难看,却又俯身摸了摸乌梓盈脖子上的一处位置,“这么快就急着见面,你就不怕被发现?”
说完以后,也不管乌梓盈是什么表情转身就大踏步离开了。
时钦回到家的时候,华淑利正躺在沙发上扶着脑袋叫唤,他连忙上前,“妈,你怎么了?”
“你说我怎么了,她买了那么多奢侈品回来,我说几句就给我摔门,哎哟,气死我了……”华淑利还真是一直气到儿子回来,一看到儿子,想到这个儿媳妇给自己的气就更委屈。
时健波扫了一眼老伴,对时钦说道:“你别管你妈,去看看浅汐吧,我看她心情不大好。”
时钦过去敲门,“浅汐,浅汐,你把门开一下。”
舒浅汐坐在梳妆镜前,给自己有些掉色的口红补了补,然后起身,打开了房门。
时钦乍一看到人的时候愣住了,眼前的女人一头黑色及肩韩式卷发,精致的妆容让她看上去就像个瓷娃娃,一袭黑色的开衫长裙,从上到下用扣子扣起来,恰到好处的将她的身材勾勒出来,平添几分妩媚性感。
“浅汐……”时钦觉得自己喉头有些干涩。
舒浅汐温婉的笑着,“有事吗?”
“听听,听听,自家老公叫开门,还要问有事吗,这是哪门子事?”华淑利冷笑着嘲讽。
时钦回头看了一眼,进房间,将门关上。
舒浅汐走到床边坐下,时钦跟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去,“浅汐,之前你说的事是在跟我赌气吗?”
“你说呢?”舒浅汐平静的看着他,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看着他喉结上被种下的草-莓。
时钦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我不想……”
“你当然是觉得挺好的,你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没有意见,甚至还替你照顾好后方。”舒浅汐的眸子闪了闪,“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
“同样都是年轻人,结婚后,我没有自己的圈子,没有自己的生活,每天就是一日三餐,照顾家里所有人。还要守着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听着外面人的羡慕赞叹。”
“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保姆?生育机器?或者是这两样都不如吧,因为我所有的付出的一切,都是无偿的。”
舒浅汐从来没有这样过,在时钦的印象里,不管有什么她都是温温和和的。被他这么一说,总有点心虚,连忙说道:“不是,都不是,我们都没有这样想。”
“浅汐,如果你不想在家,我去跟父母说,让你出去上班。”
“这不是问题,时钦,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一直耗下去吗?你不累,可我累了。”
时钦没有半分犹豫的说道:“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舒浅汐还要说什么,时钦便直接说道,“我不想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这件事到此为止。”
时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胸口闷得慌,出去的时候将门摔得哐哐的响。
 
舒浅汐不明白他发什么脾气,离婚对他来说岂不是更好,能够和他爱的女人无所顾忌。
晚上,时钦没有回房间,而是睡在客厅的沙发,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
起身披了衣服出门,一路开车到了乌梓盈所在的别墅旁。
“下楼,我在你家别墅旁边十字路口。”
乌梓盈从门缝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丈夫,小心翼翼的下楼,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上车就一巴掌打在时钦的身上,“不是说了他今天回来吗?你怎么还到家里来找我……”
“诶,你干什么?时钦!”
乌梓盈话还没说完就被时钦压在了身下,她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身睡裙,在外面披了件真丝的袍子。
现在袍子已经被时钦扒下来,只剩下一件吊带睡衣。
没有任何的前戏,时钦就那样直直的撞进了她的身体里。
乌梓盈有些紧张的往窗外看去,这里离家里实在是太近了,万一有路过的人看到了多不好!
完事后,时钦夹着一根烟抽着,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不好。
“你到底怎么了?不会大半夜跑这么远冒这么大风险就为了打一炮吧……”乌梓盈拿着车上的纸巾给自己擦拭着。
“她要跟我离婚。”
大量的烟雾从他的鼻腔里冒出来,将他显得更外的颓废。
乌梓盈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自己的老婆舒浅汐,那个一直贤惠乖觉到不得了的老婆。“她发现了?”
“没有。”时钦将烟掐灭,看向身旁的女人,“你会离婚吗?”
乌梓盈打开车窗,将纸巾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如果我说,我离婚娶你,你会离婚吗?”
眼前的女人是自己这辈子爱的第一个女人,从前是现在也是。
因为自家父母的反对,她嫁给了司家二房的孙子司文泽,那个男人是个残疾。
时钦一直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
乌梓盈沉默了半响还没有回答,“我……”
她的嘴被时钦堵上了,一股烟草的味道窜进口腔。
一道刺眼的灯光照了进来,乌梓盈条件反射的推开了他,当她侧过头去看的时候,正好和车子里的男人四目相对!
司钺!
男人的车缓缓驶过去的时候,她看到男人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戏虐的笑意。
乌梓盈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司家的年轻一辈在这里基本都有房产,司钺虽然是她丈夫司文泽的小叔叔,却也不过才三十岁,长房的老爷子当初就觉得他太沉闷,才在这里也给他买了一套,方便和年轻一辈来往。
司钺基本上很少来这边休息,怎么今天偏偏就撞上了!
“我要走了,你也赶紧走。”乌梓盈飞快的下了车,朝着自家别墅跑去,只希望刚刚司钺并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时钦看着乌梓盈逃也似的背影,突然的笑了。
乌梓盈结婚后为什么还会找他,他一开始以为是有感情在的,可没想到,他以为的深情,只怕也不过如此。
……
一大早,时钦是和时薇同时到楼下的,时薇说是来找舒浅汐,将事情包装了一下先给时钦说了一遍。
“嫂子,你就答应我吧,就只是帮着做做文员的工作,嫂子你不正好也觉得无聊吗?”时薇一脸的诚恳,“嫂子,你就当行行好,帮帮妹妹我,好不好?”
时薇是想着反正现在她嫂子和哥哥之间也不可能好了,倒不如促成她的事,免得浪费了机会。
昨天,老总打电话过来说了,这个项目对方只要求接洽的人员是她嫂子就可以成。
“不是说让她去上班,怎么你还求着她了?”华淑利拉了拉自家闺女,“她不想去就不去,去了还怕没本事给你添乱。”
时健波想着昨天儿媳妇的事,便开口说道:“年轻人出去上上班也好,浅汐,有你妹妹帮着,没什么事的。”
“你不也说想去上班,那就去吧。”时钦也在一旁劝道。“我上楼的时候听时薇说了,这个项目不错,你要是能接触到,以后不管去哪里上班都会很有帮助。”
舒浅汐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家人,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敢劝她。
时薇说的这个项目肯定和昨晚宴会上的那个男人有关,她这个小姑子唯一一次对她好,就是把她送进了狼窝。
而家里的人为了小姑子,也能够将她往外推。
既然这样,那她就顺了大家的意好了,她倒是想看看,到最后他们知道了真相,会是什么表情。
“好,那我就去试试看。”
时薇很高兴的花了一天时间告诉她要怎么做,并且将项目的所有资料都给了她一份。
连续几天,她去时薇公司那里,晚上下班才回来,婆婆华淑利虽然一直针对她,但舒浅汐没有把她当回事,自然也就可以不在意了。
时钦大概是逃避之前她说的那件事,这几天都没有回来。
第四天,舒浅汐早起画了个淡妆出门,从今天起她就要常驻合作方公司,跟进项目进度了。
一去公司,她就被带着各种熟悉公司环境部门,到了快中午的时候,秘书过来让她去总经理办公室。
当舒浅汐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紧紧的将自己的胸脯隔着衣服压在男人的锁骨处,嘴里还在不断的交-喘着。
舒浅汐的脸立刻红透了,正要退出去,就听到男人喊道:“站住。”
她只得转过身来,站在原地,将头像鸵鸟一样的埋起来。
“我还有工作要忙,你先回去吧。”司钺动也没动,直接向坐在他身上的女人下了逐客令。
裴贞有些不甘心,她都这样了,他竟然还没有反应。
她爱了这个男人十几年,仰望了他十几年,花费了很大的心思讨司家上上下下的欢心,可就是打不动这个男人的心。
今天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这样主动,都怪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女人,要不是她,或许今天她就可以得偿所愿了。
裴贞离开前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舒浅汐,目光如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