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女性秘密 >

不要不要太深了受不了了宝贝叫的浪点大声

我心里的一团火热又冲到了顶端,想到录像带里那些不健康的片段,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杂物间,取下了内衣。
攥在手里,就像得到什么传世珍宝一样,摸了摸,又放在鼻翼下闻了闻。
对于这个举动,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只不过以前都是在杨姨睡觉之后,直接趴到她的裤衩上。
我也知道这个习惯得改,可是就是在脑中挥之不去。
拿着杨姨的内裤躺在床上,脑子里开始不断的胡思乱想,总想要掀开她的裤子,看到底是什么感觉。
脑中一个邪邪的念头划过,我想到录像带里的教学,学着里面的步骤,拿着内裤放在大腿上轻蹭,没几下还真产生了反应,内心兴奋加大,我的动作愈加剧烈了起来。
猛然身体一轻,喷了满满一内裤。
抱着满是黏腻的内裤放在怀中,心里激动的同时又充满着负罪感,想要藏起来慢慢欣赏,但是害怕杨姨发现,最后还是决定清洗内裤。
我把内裤放到脸盆,打算洗干净再晾回去。
可是刚要去水灵接水,就听到杨姨房间的一阵阵脚步声。
杨姨有起夜的习惯,我害怕她突然出现,解释不清楚,只好慌忙的打开储物间的门,把内裤就这样挂上了。
随后我将脸盆收拾好,清洗了下手,也就赶紧躺到了床上。
裹在被子里,联想到杨姨穿着带有我身体东西的衣服,莫名的有一种舒畅的感觉,不知不觉就进到了梦乡。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就醒了,坐起身,下身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查书才知道,这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
揉了揉有反应的地方,看到闹钟时间才不过五点,爬上床刚想要再睡一觉,突然听到杨姨房门打开的声音。
这让我瞬间想到昨晚的内裤,一时间睡意全无,快速的跑出房门。
路过客厅,发现杨姨站在墙角边,她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和一件米黄色的短袖衬衫,像是在思考什么,看到我的出现,她瞬间涨红了脸,赶紧将手中的东西别到身后。
尽管速度飞快,但我还是能清楚的辨认出,这个就是我昨晚干坏事的内裤。
看到它在杨姨的手上来回摩擦,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节奏,呼吸也抑制不住的粗重起来。
“瘦娃,你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杨姨突然开口问道。
我脑中有些恍惚,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会儿才点点头,嗯了声。
杨姨看我的眼神中闪过几丝疑惑,但也没再多问,就拿着内裤走到水龙头前,紧接着我就听到清洗内裤的声音。
看着内裤重新晾到储物间,我心里像是一块大石头瞬间落了地。
害怕杨姨再问我什么,一整天我几乎都是闷在房里写作业,连午饭都没吃。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姨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说我学习累,要给我补营养,我也不敢说话,只是低头吃饭。
吃完饭后,我就跑到院子里踢沙袋。
想着在饭桌上杨姨看我奇怪的眼神,正犹豫要不要跟她承认错误,门打开了,是刘芊芊。
她从来不来我家,我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上前一把挡住了她。
刘芊芊狠瞪了我一眼,一把甩开我的手,“让开,我要进去找杨姨。”
她的眼里满是怒火,我也瞬间明白了,她是要报仇的。
为了阻止事情的发生,我用力捂住刘芊芊的嘴,就把她连拖带拽拉了出去,连招呼都忘了打。
直到走了很远,才松开她。
“刘芊芊,别忘了,那天可是你自己愿意的,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你现在可不能秋后算账!”我不好气的指着她喊道。
感觉不够,索性又加上一句,再胡来连朋友都没的做。
刘芊芊气的小脸涨红,她只是跺脚,一句话都不说,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我开始有些不忍心了,毕竟自己也有错,想过去安慰下她。
谁知,我刚靠前,刘芊芊就伸手揪住头发把我踹到地上,另一只脚转为踩住我的肚子,紧接着收回眼泪,换做一副笑咯咯的面容指着我,说道。
“想甩掉我没门,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就是让全村人永远把你当流氓看,第二就跟我交往,等成年了上我家提亲,你自己选吧。”
我顿时傻住了,这才明白是上了她的套。
额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刘芊芊,你要知道,我现在是不喜欢你的……”
还没说完,就被刘芊芊一根手指堵住嘴,她轻轻摇摇头,眼角挂有一丝喜悦。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打下她的手就要起身,可是双手还没着地,就被她揪着衣服吻上了嘴。
她咬的我的嘴巴很疼,我一点欲望都没有,刘芊芊反倒是闷哼连连,直让我要她。
我当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在刘芊芊的威胁下,我也只能妥协,按照她的要求,把她伺候满意了,刘芊芊这才满意的咂咂嘴,从我身上下来。
临走前,她掐了下我的脸,笑着说明天等待我的答复就走远了。
我坐在地上好久没反应过来,或许可以说我完全没料到刘芊芊是这种人。
回家的路上,我脑子很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杨姨说。
杨姨曾经警告过我,上完学之前要乖乖的……
昏昏沉沉就走到了家门口,我最终打算跟杨姨坦白,反正不管我选了几,刘芊芊还是要把事情说出来。
走到客厅,灯已经关了,杨姨应该睡着了,我摸黑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刚要喊推门喊杨姨,就听到一阵阵男人的喘气声。
从我记事起,杨姨从来没带过男人回家。
迫于好奇,我拉开一点门缝,看见杨姨躺在床上,一个大汉骑在她身上正在卖力进攻。
 
房间太黑暗,我看不见杨姨的表情,只是感觉杨姨很爽,一个劲的喊大汉快点,那嗓音听的我简直要酥化了。
关上门,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杨姨这是什么时候搞的男人?难道他们背着我早就开始了?
我呆在了门口,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杨姨和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搞上的。杨姨的娇喘声传到门外,听的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又出现了生理反应。
直到听见大汉一阵急促的呻吟,屋子里才没了暧昧的声音,听见杨姨和那个大汉的喘气声。
随即大汉起身下床的动静惊醒了我,我赶紧蹑手蹑脚的离开家里,跑出门外在附近躲了起来。
大汉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我见势连忙回身,大汉张什么样还没有看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我再次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张望,看见大汉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走的怎么这么快?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在外等了好一会这才进了屋,客厅的灯亮着,只是杨姨屋里灯一直都没有开着。
想必是杨姨刚刚经历过刺激一定是太累了,事后就早早的睡下了吧。
想到这里,我的下身又不听话的勃起了,我的双脚像是不受我的控制一路就走到了杨姨的房间门口。
我轻轻的拉开了一个缝隙,借着客厅的灯光向杨姨的屋里看去。
杨姨果真在睡觉,她赤裸着身子,侧躺在床上,被子在她的身上似盖非盖的样子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诱惑。
我直接悄悄的打开门进了杨姨的屋里,轻轻的走到她身边,看着她有节奏的呼吸,胸前的乳房在一颤一颤,让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可能是杨姨刚刚经历的男女之事,让现在的她看起来更加有女人味,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我伸出手将杨姨身上的被子轻轻的拉了下来,杨姨身子很滑,被子被我拉到一半就自己滑落下去了。
此时杨姨的胴体显现在我眼前,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身下那茂密的丛林,让人有想进丛林探寻的渴望。
我被杨姨深深的吸引住了,想用手抚摸杨姨的身体却又怕弄醒了她,雄性荷尔蒙在我身体里爆发着,想着快速的发泄一般。
突然杨姨转了一个身,我连忙趴在地上怕被杨姨发现,见没有什么大动静我就抬头望了望杨姨,她还在熟睡着。
我正想起身,看见杨姨的内裤被我压在身子,我一下兴奋了起来,不舍得看了看杨姨那诱人的身子,拿着内裤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想着既然男女之事这么有乐趣,我和刘芊芊的事情就不告诉杨姨了,打算先和刘芊芊就这样,自己拿了主意。
我拿着杨姨的内裤在房间里又发泄了一下,才肯舒舒服服的睡去。
在学校的这段日子里,我为了堵住刘芊芊的嘴不让她告诉杨姨,每天对她都是什么都满足,像是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她的身后。
然而我也是按耐不住正直青少期的自己,还是会忍不住和刘芊芊在无人的角落里在她的身体上摸索着,满足了她也舒服了自己。
“怎么了最近对我这么服帖,是不是怕你杨姨知道?”我在放松的摸索着刘芊芊的身子,突然她说了这么一句。
我下意识的用力抓了抓她的胸前那两个山峰,刘芊芊闷哼的一声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堵住刘芊芊的嘴,我会这么老实的跟着她?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