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游泳池里被别人干的经历 儿子干妈真实经历

力量之争已经开始,冰火阁却被留在了最后,冰澜站在阳台之上,望着变得猩红的天空。不由轻叹“生灵涂炭,阁族寂灭。已是注定,未来如何。谁又能知晓呢。”

一个个相继寂灭的阁族,一种种被吞噬的力量。又有几人能知日后的时候,谁又需要谁的帮助呢。织星殿,为众多兄弟制造了战衣,金色蚕丝如铠甲般坚固不伤,轻而耐用。他们都不害怕上战场,而是害怕自己输掉。但却发现自己连死都不怕,直接冲上前就好,怎么可能输呢。神机殿,早已算好了对方每一步,就如同棋盘上。黑白棋子,一个碎裂,一个成功,一个失败。

先后覆灭青菱阁,掌管着绿之力,自然中整体力量的一个分支,力量在慢慢融合在一起,从各个阁族内部的争斗。到同样为力量分支的阁族之争。草木的新生力量由绿茵阁融合。五行中金木水火土,木的力量已经结合成型找到了新的主人。而尚有余力反抗的阁族,为了减少牺牲也不得不低头俯首称臣。阁族的阁主,即使丢弃自己的自尊,丢弃自己的权利,也只为保得自己天阁留下血脉,少有人牺牲。

烟雨掌管着,迷雾之力。烟雨记得曾经冰澜对他说过“愿冰火阁不谙世事,远离喧嚣。”这也是他的意愿,烟雨坐在烟雨阁的王座上。感觉到自己看不到明日的星辰,知道自己不战而败。他不过修为千年,却早已厌倦了一直以来的慢慢经营,他想要潇洒自在的活着,而不被束缚。

他主动留书向自己的姐姐烟红交出自己的力量,将自己的晶珠交与她。

“烟红亲启,我早已厌倦阁主的生活,也早已厌倦这力量的束缚。更早厌倦了纷争战火。愿于此刻离开阁界,将我的力量阁部的将来交与姐姐…”

烟红明白自己的弟弟一直追求的和平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选择放任自己。

所有的力量都已经重聚,而所有力量欠缺的那一角全部在冰火阁中,那些被冰火拯救回来的兄弟手中,他们是被各个阁族抛弃在黑暗的罪人。而冰火将他们就回并不是为了在此刻压制其他阁族,正因如此,每一个被冰火带进冰火阁的人,都知道冰火是真的希望为他们营造一个乐土,自己就更要为这里死而后已。如今大战在即,天阁界原本有百个天阁分支,如今却已经只剩下一半。

冰火阁收到战书。“交出冰澜身上的水之力,便可得千年太平。……”这可惜这可笑的战书,被冰火付之一炬。冰澜偶尔到阳台观望星象,可是看到的满是悲伤地灵魂。

在那里哀戚,冰澜总会去想“如果没有这力量在身,如果能和人类一样简单的生存,是不是也很好。”

却听到身后的冰火说“人类的战争不也是躲不过的吗,就如同曾经我在陶宅陪你度日的时候,那里的战争也是生灵涂炭。”

“是啊,我不想连累任何人,可是所有人却都被我牵连。我注定无法独自面对一切。”

“若是你独自面对一切了,我还有存活的意义吗。”

“小冰,来。让我为你做一张画如何,你现在的风姿,若是去下你的忧伤。定是极美的。”

冰火画技超群,却又极少作画。这一张画,画了些许时辰。“很好,很美。”冰澜看着画中的自己,看着冰火一笔一划认真的笔迹,很开心。他们不知明日会怎样,不知未来会怎样,但是此刻,他们很开心。

冰澜甚少穿红衣,而此时的冰澜身着大红彩衣,面具遮面。坐于冰火阁战队最后的轿子中,那轿子四面围白纱,身着红衣的冰澜坐在其中。琉璃扇放在腰间,手持横笛放在嘴边吹起了镇魂奏。那歌是为谁所奏,各阁看到冰火阁的人不过百人,而他们要迎战的却是千军万马。

各阁族首领,不由得轻叹,“还以为这冰火阁有多大能耐呢,才不过这点人啊,这仗还用打吗?”都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却从未想过,为何冰火阁有信心用这百人来抵挡千军万马。所有人都忽略了坐在那轿中的人,还有她的可怕之处,更不会留意到那个服侍在冰澜身边,手持镜子的银发白衣少女,那人就连冰火阁的人都没见过,如此年经的少女,不过七八岁的模样。还有那些已经看淡生死的死士们的决心。

天阁之战,最后的生死之战。在此刻打响。

五十阁商议先击败冰火阁,最大的威胁。然后再逐个击破,都知道是在与虎谋皮。但却能在各中得利。又有谁会拒绝呢。

刀光剑影,先上来的第一拨人刚走到离冰火阁不过五十米的距离,只听到凄惨的哭号之声,那些进攻在前方的人,消失在一片风尘之中。所有人都在惊讶之中,都在寻找着那些消失的人,只听到冰火坐在凤王的身上冷冷的说“你们在寻找的人,可是在地上的那些残骸。”

他们低下头看到的满眼都是猩红的血色,那些已经血肉模糊的肢体碎块。包括冰火阁的人,还都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眼前的尸块,都震惊的看着冰火。如此大规模残忍的招式。到底是…有年长的人瞬间明白过来。

大喊“快后退,离远点。是结界。”结界力量有多大,这威力便有多大。如此巨大的威力,如此庞大的结界覆盖了整个冰火阁。让许多人战栗不已。

那轿子里的冰澜用梦幻的声音说“夫君,我累了。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结束什么意思。

所有人还都在疑惑,什么结束,到底是谁结束谁。

“冰寒,夫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冰寒,这个名字他们还从未听说过,只听到身后有人回答“请阁主大人放心。”回答的声音来自一直站在冰澜轿前服侍着她的那个白衣女孩。刚刚那可怕的力量,可怕的结界竟来自那个小小少女。

冰火带着凤王带领众多将士们,杀入战场。冰澜的身边除了那少女一个侍卫都没有留。因为冰火知道只要有冰寒在。任何人都无法接近冰澜,这也是为什么会把冰寒放出来的原因。

仅仅百人的冰火阁,各个身手都是以一敌千敌万,身经百战的奇才将士。甚至每日他们都会在镜子里,面对自己的影子,不断超越打败昨日的自己,让自己一日一日变得强大。也就是因为此,冰火阁才有自信用百人之力抵挡千军万马。

随着事态的不断发展,随着冰火阁的逐渐进攻。联手的大军不得不暂时退去,等待明日时机。而冰火阁的人也回到阁中休息。却一个个嘴都不消停,阁中早已备好膳食,等待他们回来享用,仿佛这战事只不过是幻影,回到阁里的他们没有丝毫的恐惧感。

“阁主那个叫冰寒的女孩多大了,很厉害啊!还有啊,为什么阁部存在这千年我们都没见过她啊,长的还挺美的,还小巧可爱。”

身后响起清脆的铃铛声,是一身红衣的冰澜“那孩子叫冰寒,是镜妖。小火送给我的。数万年来一直跟随在我身边,若非此次大战我依旧不会唤醒她。她很累了。”

“万年啊,比我们大了那么多…”众人看着冰澜手里的琉璃镜,而冰澜轻抚着手中的琉璃镜,不仔细看看不出在镜子的中央,有一个少女正在沉沉的睡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