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日本少妇高潮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打屁股

宇文寒仓心下一片了然。对于沈清颜的所有,他都记得深刻,尤其是沈清颜十三那年。

三万年前,他拼尽半身修为强行从空间中抢回沈清颜残破的魂魄,一口气沉到往生海,将沈清颜放到自己的身体里,用自己的精血和自己儿时机缘得来的舍利一起,孕养着她的魂,宇文寒仓打定主意,如果沈清颜回不来,他愿意陪他一起沉睡下去,不去轮回,也不再攀岩于长生之巅,这一睡,就是三万年。可就在一日,沈清颜的魂魄突然消失了,他遍寻九合天,神识曾掠过整个天地,都没有搜查到沈清颜的一丝气息,只有心头偶尔异样的跳动,昭示着沈清颜的存在。

这样说起来,那一日,应该就是沈清颜摔到失忆的那一日。

这些事情穿连成线,让宇文寒仓也在思考,这是巧合?还是苦心安排?

“村巫,您可知道我的前世。”

村巫点点头,“沈清颜。这是你曾经的名字。”

“那我,到底是二丫,还是沈清颜。”这个问题,沈清颜问过自己无数次,她该是二丫,作为乐瑶村的一名,她身上担负着带领全村村民回归宗族的使命,最爱她的母亲病重,她不得已之下走出乐瑶村只为谋一生机。她是沈清颜吗?汤奕涵,夏淳,包括宇文寒仓,这些帮过她的人都是曾经的旧人,她感激,她身上有着前世同样的灵脉,同样的多灵根,还有时弥,曾经的灵宠。她还做过泠儿,那个为了活着,尽管从一面开始便察觉到夏淳主动带她回府的异样,但她为了活着,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她都毅然跟着他走了,并得到了泠儿这个名字,诚然,她并不喜欢“泠”这个字,泠和冷很像,这个名字让沈清颜觉得冷。可这个名字,让她活下来了。

村巫目光深沉且慈爱的低头看着坐在石凳上一脸迷茫的沈清颜,“你是她们,也不是。你已经重活一世,无论你叫什么,你都是你。与前世无关,与过去无关。”

“无论我叫什么,我都是我,无论前世和曾经发生了什么。当下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沈清颜暗自呢喃着,识海中幻化出一片祥云和金光,她的身体在她没有运行的情况下主动吸纳着周边的灵气,慢慢的,像是狂卷风一样的疾风暴卷。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竟然是要突破的趋势,可雾界灵气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她鲸吞似的吸纳。突破的趋势已是不可逆,如果灵气不够却强行突破,后果不堪设想。

“颜儿,别着急。”宇文寒仓弯腰抱起沈清颜,后者一脸无辜迷茫的看着他,不反抗不挣扎,似乎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他单手抱着沈清颜,另一只撕裂空间,转眼就消失在眼前。

撕裂空间,改变规则之力。这超越了九合天允许施展的范围,每个空间都有每个空间的规则,一旦违反了规则之力,将遭受到上界的惩处。而他,毫不犹豫。

这一次突破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两年之后,九合天外的荒原上,突然传来响彻天地的九道天雷,天雷滚滚之下灵气激昂,越战越强。

九道天雷过后,一道威力远比之前更加巨大的黑色雷电突至,重重的砸在了灵气旋涡一边的一道黑影之上,第一下砸空了,又有了第二下,第三下,直到黑色雷电无比接近灵气旋涡时,黑影的主人才放弃躲闪,主动迎上了这一击。

“呵”,一声轻笑响起,声音中尽是嘲讽和轻蔑,天道规则的惩罚,果然名不虚传。

朔山上,汤奕涵看着突然不语的上官珏,“师父,你怎么啦?”

上官珏捏了捏他好不容易养的肉嘟嘟的脸颊,轻笑道,“没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清颜和宇文寒仓他们两个人,日子还长着。

息影楼中,白路单手撑着头舒适的在大殿座椅上假寐,忽然睁开那双血色的双眸,嘴角歪歪扯着露出一个心情还不错的笑。

“主人,怎么了。”白虎抬眸看向高处的主人。

“马上,就要轮到我的主场了。”白路站起身来,俯瞰着宽阔且空空荡荡的大殿,目光沉沉。

“宇文寒仓!你怎样?”顾不上好好体会天雷之后身体和识海的变化,她瞬移至宇文寒仓身边,只看见他身体摇晃着几欲倒下,颤颤悠悠的用苍澜剑支撑着身体。天劫之后,她灵气外溢来未来得及收回,但灵识感知到身边发生的一切,那道黑色的雷电,和宇文寒仓最后的迎击。

宇文寒仓拇指擦过薄唇下的血迹,垂手看了看,自嘲一笑。

“没事,小小天雷,还不能奈我何。”他看着沈清颜一脸紧张的神色和她自己都没有注意搀在他手臂上的双手,宇文寒仓当下突然改变了主意。身体骤然向一侧歪倒……

沈清颜紧着向前一步,接下宇文寒仓沉重的身躯,用自己小小的身体支撑着他。

她个头不高,宇文寒仓控制着将身体一小半的力气压在她身上,尽管如此,为了支撑着让他不至于倒下,她需要紧紧托着他的手臂。宇文寒仓低头,咳了一声掩盖住嘴角愉悦的笑。

沈清颜费力的抬起头一脸担心的看着他,抿着嘴沉默不语,眼睛却慢慢的疑惑和关心。

宇文寒仓又咳了一声,这一咳不要紧,可把沈清颜给吓到了,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嘴角留了下来,原本白皙的脸颊此时一片苍白,俨然是一副重伤的模样。“刚才抵御天雷,应该是伤到识海了。”话刚说完,又吃痛的倒吸了几口气。

沈清颜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会一些木系的治疗法术,我帮你检查一下损伤程度,你不要乱动,万一有别的伤口会更疼的。”

这么说着,手中凝出闪烁的盈盈绿光。

这怎么能行,如果一探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宇文寒仓平日里面目表情的神情有些松动,耳朵尖火辣辣的,心下挣扎着,现在如果自己造成损伤的话她应该察觉不到吧……

当然,察觉得到……

按照他的修为,若是能打出内伤来,得多大的动静。

宇文寒仓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要,我现在身体经受不了一丝一毫的灵气,若是脑然用法术来探查,很有可能因为承受不住灵气而爆体而亡。”

说完这句话,宇文寒仓手抖了一下,爆体而亡,他已经在脑海里想象的到,如果颜儿真的探查自己的身体,谎话被戳穿,恐怕到时候自己爆体而亡也要在沈清颜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中被凌迟至死了……

宇文寒仓身上的温度本来就比正常人身上低很多,此时突然抖了一下,沈清颜以为宇文寒仓因为内伤的缘故所以怕冷,小心翼翼的罩了一个灵气罩子在周围,抵挡住荒原上吹来的风尘。

看到宇文寒仓虚弱的靠在自己的身上,天劫之后自己尚在吸收周围四散的灵气,若不是宇文寒仓在黑色闪电靠近灵气旋涡之前硬生生的挨了那一下,恐怕现在自己早是一副灵气枯竭的虚弱样子,道途尽毁。、

“刚才多谢……”沈清颜保持着额头微低的姿态,这是一句迟来的感谢,但还是要说的。

这句有些生疏的感谢让宇文寒仓心头一震,嘴中弥漫上的微微苦涩让他差点忘记自己现在还是一个重伤患者。

过了三四息的功夫,沈清颜并没有听到宇文寒仓的回答,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他。

“没事,我愿意的。”宇文寒仓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虽然十分不合时宜,但是沈清颜仍然听到自己脑海里“轰”的一声,犹如天空中突然绽放了满天的烟花,皎洁月光洒遍大地的瞬间梨花瞬间开放,她看不到自己现在脸颊的粉红,只觉得脸颊和耳朵尖滚烫滚烫的。

是我愿意,不是我应该做的。

这句只有情人之间才会有的对话。

宇文寒仓,一位峻极于天又才华横溢的人,一位总是冷若冰霜沉默不语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对你说了一句“我愿意”,就抵过世间无数情话软语。

沈清颜的沉默让宇文寒仓觉得有些不安,他看不清突然低下头的她现在脸上会是怎样的神情,眼神中出现的是厌恶、迷茫,亦或是爱慕。他无比期待的,是后者。

两个人干脆都没有说话,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宇文寒仓的心就像一点点沉入了潮湿阴冷的地洞里,心痛交叠着一层层快要将他覆盖。他期望着,但,他不敢这样期望着。、

“这里是哪里啊?有能够医治你的草药吗?”沈清颜突然开口,打破了这段长时间的沉默。

“荒原。”宇文寒仓叹了一口气。“这里我熟悉,我给你带路。”

两个人就这样慢悠悠的走着,沈清颜一眼望过去,满目的黄色尘土,是她十分熟悉的地方,每次修炼时识海中变化的景色,就是这里。这里,荒原。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