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公主侍卫包裹紧致 贾政摸薛宝钗

而后引路弟子又对她们两人道:“这是明故执事。交接事宜就交由明执事了。”

“多谢。”程昭昭拱手。

引路弟子自行离去。

“见过明执事。”沈娇已是上前,甜甜的笑着行了一礼。

“见过明执事。”

明故看了两人一眼,点头,命身后弟子取出一应事物。

分别给两人采集精血注入一枚玉牌之中,弟子道:“这便是你们的身份玉牌,往后皆是统一放入二层大殿内,由专人看守。”

沈娇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身份玉牌不仅仅是验明证身所用,还是让门中修士知晓该名弟子是否安然。

若是陨落,这身份玉牌也会破碎。

这弟子又细细的登记了她们身份,测了骨龄,又问了一些问题,两人也都如实答话。

做完这些,这名弟子又引着沈娇进入一间内室,不多时,沈娇出来时神情傲然。

那名弟子让沈娇在外等待,又唤程昭昭进去。

进到内室,入眼的就是中间一块验灵玉。

这块验灵玉朴实无华,静静的悬在那里。

“只需将手放在上面即可。”

与此同时,这名弟子还将一块令牌放在验灵玉下方的凹槽之中。

程昭昭依言照做。

不多时,验灵玉上有光晕盛出。

只是,和程昭昭预想中的不同,这验灵玉上的光晕比上次要强烈许多。

那名弟子同样面露疑惑,这灵根所显的颜色怎会如此模糊?

身份令牌上也迟迟没有显出字来。

“你且等着。”这名弟子面色凝重,匆匆出了内室。

弟子来到明故执事边禀报。

“验灵玉无法测验?”明故未抬头,手里飞快的翻着典籍。

“正是。”

“多半又是混沌灵根,你暂且记下,下月带她和之前那名弟子到苍穹阁查验。”

见明执事忙碌,弟子也不再多言,转身告退。

这名弟子回来的时候,面上带着一丝羡慕,笑着道:“你的灵根有异,如今还未能查验,待下月苍穹阁开启时,我再通知你。”

“难道不是五灵根?”程昭昭有些意外,当时黄老道为她查验时,说的可是五灵根。

那弟子摇头:“我来此处也有多年,五灵根见过不知凡几。你这般灵根绝非五灵根。不过你也不必担心,这终归是好事,异灵根可遇不可求。”

“既是如此,届时有劳师兄了。”程昭昭隐隐有些期待。

“职责所在。任务大殿的这块验灵玉已是品阶上乘,绝大多数的灵根皆无所遁形。

只是如混沌灵根,纯阴、纯阳等等的这些异灵根,还需用到苍穹阁那处的高阶验灵玉。”

弟子心知无论是何种异灵根,都能让这名弟子往后有异于寻常弟子,是以待程昭昭的态度更为谦和,也算结个善缘。

程昭昭却是不知,只是跟着办了一系列入门手续。

半个时辰之后,程昭昭和沈娇各自领到了一个质地上乘的储物袋。

“从今往后,你们就是苍剑派外门弟子,一应物品都在储物袋内,且自到住处即可。门派身份令牌上有门规,你们熟读之后谨言慎行,若是触犯门规,自当严惩不贷。”

说完这句话,明执事就挥挥手让她们自行离去。

“外门弟子?”

沈娇有些不快,她可是堂堂沐生门掌门千金。

明故见她神情已是了然,沉声道:“无论是谁,想要在苍剑派立足,靠的的实力。你们若不想在外门碌碌无为,就得更加努力修炼,完成门派课业。否则即便入了内门也会面临被踢除的时候。”

沈娇还是头一次被一个执事训诫,当下愤愤,却不敢再多言,匆匆一礼以后转身离去。

明故亦不再理会,这样的弟子他见的多了。

年少的轻狂自负,总会被时间冲淡。

……

就这样成为了苍剑派弟子?

难道没有如坊间所言,有前辈尊尊教诲,有繁琐的入门仪式?

就这样简单?

程昭昭捏着储物袋缓缓向殿外走去,还有些不能适应。

苍剑派已创派数万年,经历天楚无数动荡时期而依旧屹立不倒。

靠的不仅仅是深厚的底蕴和强大的门派护阵,更多的是门中的精英弟子层出不穷,在任何时期都有弟子守护门派的生死存亡。

放眼望去,苍剑派内从任务大殿、演武场、比试台、炼器室、藏书阁都在一条笔直的水平线上,便是苍剑派最为重视的所在。

虽然苍剑派的弟子都是剑修,可周遭还有的殿宇是炼丹室、阵法室、灵植室等等,以供有其他天赋的弟子使用。

程昭昭站在任务大殿的台阶上,笔直的望过去,东面的尽头便是指天峰,它的巍峨与壮丽只有亲眼看到它的人才会真切感受,缓缓上望,直至云端。

“喂,你还站着干什么?”

沈娇的声音传来。

程昭昭侧首,在殿宇右侧,她捏着储物袋,神色很是扭捏,既有初来乍到的惶惶然,亦有不屑与之说话的傲气。

恐怕都因初来乍到,她唯一认识的人就是程昭昭,才这番作态。

程昭昭没有回话,她的目光望向她的后方,瞳孔陡然微缩。

那是任务大殿的南面,同样一座宏伟壮观的殿宇,匾额上的三个字生生闯入她的眼帘。

神!剑!阁!

识海内的光点骤然放大光华。

无数幻象虚影轰然乍现!

程昭昭怔在原地。

“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多谢师尊,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望……”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必不骄不躁……”

无数幻象晃过,最后停留在一个高台,周遭好似无数修士围观,却安静肃穆。

程昭昭看不清他们的脸,也无暇顾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高台上的那个白衣女修身上。

她闭着眼。

在接受着什么庄严肃穆的仪式,举止端庄。

有繁杂的符文在她周身环绕,隐隐灼灼最后没入她的额间。

末了,她双手平举,一柄宝蓝色灵剑出现在她手上。

突然一阵龙吟。

一道蓝色龙影从天而降,振聋发聩的龙吟引得一片哗然。

女修抬头,眼眸里满是喜意,直至龙影没入宝蓝色灵剑。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