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重生胤禛玩林黛玉,被村长咬奶头

“是呀,苏老师,这以后就麻烦你了。”听到苏染和宋亦安的对话,吴妈在一旁帮腔说道。

虽然她不懂什么音乐不音乐的,不过,既然连少爷都说这个新来的老师好了,那就一定好。

而且,在这边照顾少爷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少爷对过来上课的老师是这样的态度呢。

“对了,苏老师,这是你上课的课时费。”说着,吴妈又将一个信封塞给了苏染,这急急忙忙的架势,好像生怕苏染不接似的。

其实吴妈想多了。

接过信封,捏着颇有质感的厚度,苏染心里那是相当的感动啊。

她已经好久没捏过这么多钱了。

起码10张毛爷爷没跑了!

“呃,那谢谢了。”苏染说道。

要不是这里是男主的地盘,作为配角的她随时可能被neng死,她真的很想接受这份兼职的!

“不过……”

“哎哟,哪里的话,还得谢谢苏老师呢!”,不等苏染开口,吴妈已经抢先说道:“明天小姐也会回来上课,就辛苦苏老师你了。”

苏染:emmm…

从东山苑出来的一路苏染还在忍不住唾弃自己呢!

她的原则呢!她的傲气呢!

她怎么就被吴妈的几句话、还有手里这1000块给忽悠得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明天还会继续过来上课呢。

不过,好像不答应也不行。

要是再没有收入,她和苏寒两个就真得喝西北风了,还有房租也快到期了……

自从知道这份兼职的地点是东山苑之后,苏染不是没有在网上继续投递简历过,可惜都石沉大海了。

还有她发到盛鼎娱乐公共邮箱的音乐文件,目前也还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想着,苏染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苏寒的家长吗?”

听到电话那头的话,苏染本来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垮掉。

她还以为是盛鼎娱乐的人打来的电话呢,没想到又是找苏寒的。

该不会她家反派儿子又和谁谁谁打架了,然后又是某个派出所打来通知去领人的吧。

“呃,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七中的老师、也是苏寒的班主任。”

“苏寒的班主任?苏寒是不是在学校和人打架了?”苏染先是有些意外,随即又紧张地问道。

大概是对于苏寒的反派人设太过于记忆深刻了,所以一听说对方是学校的,苏染的第一反应就是苏寒又惹事了。

“不是不是,苏寒在学校挺好的”,顿了顿,对方接着说:“是这样,之前苏寒说他家长没在,我就一直没和你联系,不过这周更新家长信息的时候,苏寒在通讯录上留了你的电话,我想应该是你回来了。”

“啊?咳、是啊,回来了,那老师……”

“我姓王。”

“恩,那王老师,请问你找我是什么事呢?”

“学校刚刚结束期中考、成绩和排名已经出来了,下周一会在召开全校家长会,这个,苏寒回去应该已经和你说了吧?”王老师问道。

苏染:并没有……

“因为群里没有收到你的回复,所以我就打电话过来确认一下了,哦,对了,苏寒妈妈你还没有进我们班的家长群吧?”

“是啊。”

“那稍后我加一下你的微信,拉你进群,平时一些作业、重要通知,还有考试成绩都会放在群里,你的手机号就是微信号吗?”

“恩,对。”

“好的,那一会儿我加你,另外你们家长才回来,学校这边还有许多需要和家长沟通的,具体的我们就等到周一家长会再说吧。”王老师说道。

因为苏寒说得模棱两可的,平时在学校也不太喜欢说话,所以,王老师理论地就觉得苏寒的父母应该是在外地工作、最近才回了北市。

“恩,好的,家长会我会去的,谢谢老师了。”

挂了电话,苏染先是将对方的号码存成了“儿子班主任”,随后又对着微信上发来的新消息挑了挑眉。

哟呵,家长会啊。

苏染隐约感觉昨天晚上苏寒想说的就是这件事。

至于为什么后面没把话说完就不知道了,总不能是嫌弃她这个妈吧!

苏染下意识的摒弃了这种原因。

就当是她家反派儿子害羞好了。

不过,不管苏寒愿不愿意,这个家长会苏染都去定了!

苏寒班主任的这个电话,倒是暂时打断了苏染之前想到的盛鼎那边的事情。

也只能想成是盛鼎每天收到的邮件太多,暂时还没有看到她的那一封好了。

只是,苏染并不知道的是:她的邮件不仅【已读】了,她那十首音乐小样现在还被放在了运营部总监的桌上。

可惜,署名不是“苏染”而已。

“林晓晓啊,你拿给我的那几首编曲我已经听过了,非常不错,而且,我也拿给咱们的金牌作曲人刘老师听了,他听了直夸你有才华呢!”周总监将吴笑叫到办公室里,一脸笑容地说道。

林晓晓是半年前空降到她们部门的,平时安安静静的、一直没什么存在感。

那天林晓晓拿了个U盘给她,说是尝试做的曲子,请她帮忙找音乐部的老师指点指点,她正好要去那边,也就顺手给拿过去了。

本来也没当回事,没想到,音乐一放、包括她在内的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惊艳了一把,特别是音乐部以难搞出名的刘伯光,居然把十段音乐反反复复放了二十几遍,拉着她一脸激动地说要把人挖过去。

“还说我这人埋没人才了呢。”周总监故作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你那10首曲子,音乐部那边的人觉得都特别好,而且特别符合现在的流行趋势,发出去的话,不管是作专辑主打歌、还是单曲都很可能大火。”周总监又说道。

这是刘伯光那几个制作人的原话,她还真没想到,这个林晓晓不吭不哈的,居然这么厉害。

“而且,这10首歌放出来,当时就有几个在场的制作人和经纪人开口要认领了,我估计要不是音乐部那边压着,这会儿已经被争抢一空了。”

“真的!”林晓晓也有些激动。

那天她也是偶尔帮同事处理公众邮箱里的邮件、偶然听到了这10首曲子,因为觉得很好听,她才下载下来,故意请周总监带去了音乐部。

同时也删除了原始邮件。

这种事情,也不是只有她干过,之前听说一些同事在查收到邮件里有不错的音乐、剧本小故事之类的,也会拦下来,自己报上去,就算不能被选用、还能转卖给其他小工作室呢。

反正每天公司对外邮箱里的邮件这么多,公司高层也都不怎么重视。

林晓晓半年前、刚从大学毕业就借着表姐的关系进入了盛鼎,当时几乎全年级的同学都在嫉妒她呢,可惜,到运营部半年,也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职员。

心有不甘,林晓晓本来只是想借用这几首曲子,让公司看到她的特长、多给点重视,最好能给她重新安排一下部门和岗位,却没想到,效果居然比她预想的还要好。

“当然是真的。”

“不过”,顿了顿,周总监又道:“你的那10首歌不是都只有放了一小段吗,你赶紧去把完整曲子拿过来啊,来不及弄乐谱的话、就这种钢琴弹奏的音乐文件也可以。公司应该马上就要把这10首歌分配下去了。”

“你、你说要、要完整的曲子?”

周总监本来以为自己这话一出,林晓晓应该会很高兴,却没想到,小姑娘的脸上根本不见半点笑意,再听到林晓晓的话,周总监隐约察觉不对。

“怎么回事?有问题吗?”周总监皱了皱眉,问道。

“我的那些音乐不就是完整的吗?虽然只有半截,不过按照正常的音乐,再重复一遍,不就是完整的了嘛。”

“不对”,听到林晓晓的话,周总监目光一沉,说道:“刘老师他们说了,你那些曲子并不完整,Verse大概到三分之一的位置就用一段过渡跳到副歌了,而且副歌部分也只有一半。”

她记得,当时刘伯光还打趣地问她:这个作曲的人小气兮兮的,是不是怕自己的作品被别人抢了、才搞了这一手,不过能搞这一手的人也真是个奇才了。

听了周总监的话,林晓晓一下跌落到了椅子上,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在学校虽然不是主修音乐的,不过作为艺术生、也会接触音乐类的课程。

听到周总监的话,林晓晓知道她完了。

她本来以为那些曲子只是录制了一半而已,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设计。

“完整的曲子,我没、没有……”

“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个,总监,我说实话吧,其、其实,那些曲子不是我作的。”林晓晓没办法,终于还是说了实话。

“什么!林晓晓!”

“总监对不起,我就是觉得那些曲子很好听,希望能够尽快被听到……”

“林晓晓,你说你这话你自己信吗?”,周总监这下彻底怒了:“你知不知道,关于这些曲子的事情,虽然没有发公告,可是已经被汇报到总经理那里了,三个部门还为此开了个会!”

之前周总监没把话说全,那是怕林晓晓骄傲。

可事实上,听过那些曲子的,音乐部觉得要有一个厉害的作曲人加入了,市场部觉得要出几首年度金曲了、甚至已经开始联系影视那边了。

“我……”哪里见过总监这么吓人的样子,林晓晓都快哭了。

“那些曲子你从哪儿拿到的?”压下脾气,周总监沉声问道。

“是、是我一个朋友。”

“朋友?”

“不是、是公司邮箱里,总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李姐她们……”

“还废什么话!赶紧的,去联系发件人!”打断了林晓晓的话,周总监说道。

“算了算了,我亲自去联系。”

“那个、”

“说。”

“邮、邮件被我删掉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