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一次特殊的检查小玉—_免试看黄大片

欧兰斯翻开课本,目光随即一敛,眼前的课文布满了五颜六色的萤光,边缘空白处更是密密麻麻写满了注记,让他只觉得眼花撩乱。

「跟我说英文,从现在开始。」他用英文对容采娴说道。

「…」容采娴张口结舌。

「这样效果最好。」他认为语言就是要多用才会进步。

容采娴小学的时候上过儿童美语班,後来和她要好的同学搬去了南部,她便也停了课,之後她就只有在学校课堂上说过英文,现在忽然让她用英文对话…

中文与英文在她的脑袋里干架,「我…」她终於体会了一把"有口难言"。

「明天妳有什麽计画?」欧兰斯无视她纠结的表情。

「我…要去图书馆读书。」她随便应付地说了一个答案。

「为什麽选择图书馆?」他继续发问。

「因为…」

两个人一问一答了半个小时,欧兰斯说道:「把我们刚才的对话写下来。」

容采娴乖乖拿笔写下了两人的对话,然後欧兰斯开始修改错误,并写下正确的语句丶措辞与同义字,并用英文做解释,容采娴眼睛一亮,这样学英文似乎也挺不错的!

最後,欧兰斯放下笔,说道:「明天我们聊聊妳的数学。」

他交代完毕随即起身回房,容采娴忽然想到明天早上的早餐。

「大表哥,」她对着他的背影问道:「明天早上你想吃什麽?」

欧兰斯充耳不闻,脚步不停地往书房走。

「大…啊!」她忽然想到他一开始说的话,於是改用英文又问了一遍。

欧兰斯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回答:「三明治就好,谢谢。」

※※※

隔天,容采娴一早去买了两个三明治回来,两人吃完便一起出门,今天是欧兰斯第一天上班,而容采娴要去总图书馆占位子看书,她觉得还是远离自己的床铺比较好。

「中午来找我。」欧兰斯对正在穿鞋的容采娴说道。

「噢,ok。」她无所谓,都好。

「乖乖看家!」她揉了揉袜袜的大脑袋,抬起头对上欧兰斯的视线,「它不懂英文!」

欧兰斯与容采娴走到大门外,听到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就看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先生被一位包着头巾身材壮硕的女子搀扶着,一前一後从门里走了出来。

「太公,早安!要去散步啦?」容采娴大声向老先生打招呼,并上前握他的手。

「咿啊,呵呵呵…」老先生口齿不清地应了一声,脸上开心的笑容显示他很高兴。

「萧接早,胎公吃包,要三部。」女子笑容灿烂地向容采娴问候,但之後的目光却紧盯着欧兰斯。

「阿蒂早。」容采娴笑着回答。

「太公,」容采娴对着老先生的耳朵,放大音量介绍道:「他是我的大表哥。」

「这位是史太公,他是外公和阿嬷的老师。」她把老先生介绍给欧兰斯。

待欧兰斯向史太公打过了招呼,容采娴便跟欧兰斯先离开了,让老先生慢慢走。

两人走进了学校侧门,欧兰斯忽然目光一亮,问道:「他是史敦正博士?」

「嘿啊,你怎麽知道?」容采娴惊奇地看着他,随即说道:「太公已经九十五岁了,太婆两年前过世了,现在就剩他一个人,哦,还有照顾他的阿蒂。史姨婆,喔,就是太公的女儿,她每隔两丶三天就会从新竹来看他,平时阿嬷有空就会过去看他有没有乖乖吃饭丶洗澡。呵呵…」

「嗯。」欧兰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内心有些波动。

对这位微生物学家他并不陌生,史敦正博士拥有全球数个着名微生物学会颁发的终身荣誉会员身分,而他五丶六十年来发表的许多研究报告丶论文,直到现在都被生化丶医学领域的专业人士津津乐道,并频繁地被人提及丶引用,包括他自己。

他抬眸望着朗朗晴空,暗自呼出一口长气,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见到史敦正博士本人,只是英雄迟暮,垂垂老矣,令人无限感慨丶不胜唏嘘。

两人绕过树篱,总图书馆就在眼前了。

「你从这边去生化研究中心比较快。」容采娴指着旁边一条小路。

「嗯,中午见。」欧兰斯认得这条路,昨天早上她就带他走这条小路,後来他下午走大楼前门的大路回家,而他发现这条小路确实比较近。

容采娴与欧兰斯分道扬镳,她乖乖去总图书馆门口排队,十五分钟之後,她坐在前天同一个座位上,继续与她的国文奋战。

读了两篇课文,她觉得彷佛过了一个世纪那麽久,起来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出来。

「嘿,妳昨天没来?」一个男孩从後面追上她。

「哦,欸。」容采娴愣了一下,这人是谁?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