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我操了小婶子的寡妇逼 做两个美女的尿奴

九月,药元谷的大片梨树挂满了青果。几只小巧的青鸟飞上飞下,用尖尖的喙将果子啄下,落进地上摆着的一个个小篮子里。

宫羽收拾好做梨果浆的坛子,又采摘了一些果子备用酿酒。这个时节的青梨还带着一点儿涩酸,但酿制离音碎却是味道正好。

木屋外飞来一只赤色小鸟,落在她的肩膀上。这只小赤鸟是传递消息的,宫羽方知是景离带着小九儿来了。将屋子里的东西收拾规整,甫一出门,便见一位长身如玉的谦谦君子立于树下。

恍然回到了昨日,他就那般在树下立着,等着她走过去。

“来了。”

君子闻声回神,向她颔首示意。

眼前的女子三千青丝挽起云髻,仍似在凡界那般清雅高华,身姿娉婷。这就是他曾经放在心尖上的人,然而如今相见,所隔如鸿沟。

言语动作之间已见生疏。

九曦见状内心有点儿郁闷,她早知会如此,不过为了美食也合该遭此尴尬境地。只能装作不谙世事般蹲下拨拉着吃得软滚滚白胖胖的灵虫们。

宫羽一时之间不是那般自然,但其实眼前的这个人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他们之间的分分合合,也不过是天意作弄下的机缘巧合。既然已经决定过去,不如就潇洒的放下。

在九曦这里景离向来没脸没皮,虽然她也知道她师兄在外面的形象常被人赞一句君子如玉,但却从未见到如此,有些刻意的疏离。九曦无奈出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氛,“羽姐姐,你酿的梨果浆我好远就闻到甜香味儿了,可曾做些小九儿爱吃的百花糕呀?”

九曦这话适时地缓解了两人之间微妙的不自然,这也是景离每次来药王谷一定要带上九曦的原因。他虽然对旁人可以谈笑自若,独独面对她就变得木讷,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

大概他们就应了那一句话,——说多了是错,说错了是劫。

在药王谷吃多了宫羽做的糕点,九曦边感慨着宫羽的好手艺边打了个饱嗝,还不忘帮自家馋嘴师父讨要几瓶宫羽姐姐自己独家秘制的酒,离音碎。

“离音碎这几日还放在冰窖里冰着,太冷冽喝着伤身,等过几日姐姐自会多带几壶到云境天渊去为你庆贺生辰。”

九曦沉醉于宫羽姐姐的温柔乡里,依依不舍地和宫羽道了别,景离全程陪着,言语寡淡。

特意埋头苦吃糕点降低自己作为电灯泡的亮度致力于给两人创造机会的九曦一度腹诽想骂人。

——宫羽姐姐肤白貌美温柔端庄贤惠大方又上得厨房医术擅长持家有道把偌大的药元谷治理得井井有条,景离师兄你个大猪蹄子还不倒追入赘脑壳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腹诽是腹诽,这些是绝对不可能敲着景离师兄的脑壳儿当面说出来的。这个人如果下定决心要和某人保持距离,真的就能做到绝情二字。但九曦想不通,既然她师兄明显想忘记从前种种,那为何还时不时总想往药元谷去刷刷存在感呢?

被景离抱在怀里,九曦探出脑袋看着周围飘过的朵朵红云。唔……果然吃饱喝足后还是有些惦记她家少暝师兄。

如果他在云境天渊的话,现在该是在那棵长得极茂密的老椿树上躺着。椿树张开的树冠将他遮得严实,她也是偶然才知道原来每回他不见都是在这里躲着的。

很早以前,景离师兄不愿开口的那段和宫羽的恩怨情仇前尘往事,她就早已从这个旁人看来冷淡孤僻、宁愿相信他有隐疾也不愿相信他会八卦的师兄这里听过了。

还记得那时她初次意识到景离师兄和宫羽姐姐之间似乎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独自一人在椿树下纠结半晌无果后,树上一道清冷的声音以一种道尊讲经的语气说出那段可能当事人自己都不那么清楚的隐秘八卦。

她极度震惊,如果可以的话会把拳头塞进口里的那种!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有一种人,虽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洞若观火。她师兄少暝就是这一种人。

秋风渐起,上界万物仍风华不减。色未衰,景依旧。

在凡界游历的青尧上神赶在最后一天归了云境天渊,专门为给自家小幺庆贺生辰。连同仍在外处理要事的九曦的三师兄少暝和四师兄云昭也被传讯召了回来。

云境天渊即使旁得不行,替自家人撑场子这种事不行也得行!——此神句来自上神青尧对他家徒儿们的谆谆教导。

天光云影,日头正盛,来贺的众神仙官也有不少。虽然他们这些活了上千上万年的来给一区区五百岁的小丫头片子贺生辰有失体面,但谁让人是五级战神之首青尧上神护着的徒弟。脸面和前途相比,众仙思忖 ,不可比不可比……

生辰宴来的大多是平日里同青尧交好的散仙真人,有药元谷的谷主宫羽,南盤蓝山的桃花仙华夭,上界掌司红尘姻缘的月神赤滦,南海海神之子傲辰,鬼蜮七使之一归寻,以及云境天渊附近神山洞府修行的真人散仙们,都给小九曦带了不少稀罕的灵物杂耍。

对于小娃娃九曦来说,穿的不如用的,用的不如玩的,玩的不如吃的。所以在一众生辰礼当中,宫羽送的百果酥深得小娃娃的欢心。

药元谷擅长用药,但宫羽的酿酒和糕点手艺更是一绝,尤以离音碎和百果酥最甚。离音碎入口微涩却清爽,回味后又带丝丝甘甜,使人回味无穷,胜过上界天宫的琼浆玉露。而百果酥是以百种果肉果仁制成,外皮酥脆果心不赢不软,香甜可口又不会腻人,真真是糕点极品。但宫羽却不常做,只偶尔在上界举行盛宴时会做一些请众仙品尝。常常有许多神女仙子慕名而来请教手艺。

云境天渊极少有女子出入,包括青尧上神在内连同他的四位弟子皆是男子。原本小九曦被少暝带回来,青尧想将她交给月神赤滦抚养教导。奈何小九曦似乎认定了少暝,只肯待在少暝身边,将她送往月神处不到两日又自己自发跑了回来。如此,青尧也只得认下这个徒弟,不过平日里宫羽谷主也会常常来为她置办些女儿家的衣着用物。

自三百年后九曦的身形样貌就没再变过,虽确实少了一些同男子相处的麻烦,但对于她自己,一直保持着如此稚嫩无邪的模样,倒不知是幸或是不幸。

宴会没进行多长时间,小辈们的生辰宴大致的流程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收收礼物道道谢。老家伙们送完礼物就三五个成群约酒下棋去,剩下的小辈也基本上该散的也便散了。

九曦仍旧没有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少暝师兄,向来她每回生日他都是最后一个送生辰礼物的。有时候实在懒得准备,便随手扯下一枚叶子给她吹奏一首曲子。

送走宫羽赤滦她们,九曦一边向弱水之畔走去一边想着今年少暝师兄会送她何种礼物。

大椿树在弱水畔茕茕独立,一波静水倒映着模糊光影。

走近后隐约见茂密枝叶间透出一黑一青两道身影,九曦走过去,正是方才宴会上一直未见到的少暝和归寻二人。

归寻是魔界鬼域七使的人,来神族的云境天渊也多是看在和少暝的交情。

上界和魔界本就是混沌之体衍生出的清浊两部,虽因观念信仰不同,但在血脉上两界还是一脉相承。况少暝本就是不羁的性子,青尧也不拿惯有的天律条例拘着他,即使和魔界之人有往来,那些自持清高的正道之人看在青尧和天帝的面子上,也只敢在背后嚼嚼舌根。

两人在九曦到达弱水畔时就察觉到有人靠近,同时默契地收了继续谈话的心思,一人一根粗壮枝干靠着,待来人走近。

“小九儿,才一会儿不见你少暝师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寻吗?”世人都以为魔族残忍嗜血冰冷无情,其实不过是肆意潇洒,不拘礼法而已。——这种不拘礼法具体表现为没事可以调侃一下含羞带怯的小姑娘。

虽说眼前这个小姑娘脸皮厚得并不知羞怯二字怎么写,但并不耽误他调侃的好兴致。

毕竟也认识好些年了。自他第一次见小九曦时,这小丫头就一直爱黏着少暝。他也曾好奇过按好友不爱惹麻烦的性子居然能忍到现在没把她扔出去。殊不知在青尧收的五个徒弟中,少暝独对小九曦有所不同。

“五哥哥,今日小九儿生辰,可是没见着你的礼物。”九曦假装嗔怒,向归寻讨要礼物。小丫头挺喜欢归寻,不过因归寻常开玩笑逗她,所以两人倒有些欢喜冤家的意味。

归寻在鬼蜮七使中排行第五,在凡界和少暝结识时自称鬼五。九曦从认识他起便喊他五哥哥,到现在仍未改口。归寻一度说想要把少暝和九曦拐到魔界去加入七使,连同九人的名号都想好了,就叫“玄冥九司”。

虽说今日收礼物收到手软,但谁送了谁没送她还是一清二楚的。九曦虽被师父教导不把身外之物放在心上,不以外物而悲喜,但自家师兄和五哥哥送的礼物哪能算得上是身外之物。所以向二位讨礼物小丫头自然得一丝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急不急,你少暝师兄不也还没送礼物吗?”

归寻半瞌眼眸,端得是气定神闲。暗青色的锦服内松外紧,衬得他身材挺拔修长。发丝用墨玉冠束起,留额前两缕垂至肩处,有些痞里痞气的。

“我先向你讨了礼物,再向他讨。”九曦反口道。

归寻见她执着,也不再逗她。只见衣袖翻飞,人已从树上落下。从他自带的乾坤囊中掏了半天,捉出一只活物给她。

“天山上的雪狼崽子,已修成种魂,送你防身。”

雪狼族虽承自凡界,但和凡界其他种族不同。其它凡族修成种魂后或可成精、或可成妖。但雪狼族若修得大乘,可入神魔。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