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和领导在办公室做感觉/男妇科医生

赔罪?早就捏好套让他往里钻,这个赔罪一点儿都不实心实意。韩允池默不作声,只是接过韩母盛的米饭,他甚至没有吃菜,只是拨弄着米粒。韩母为韩允池夹着菜,“你还是搬回来住吧,之筱也搬回来了,都快要做爸爸的人了,都回来我也能照顾你们。”

“妈,你这辈子过的幸福吗?”

韩母一怔,却见韩允池放下了碗筷,他吞了一口温水,看着窗外的长廊,紫藤花早已凋零,只剩下盘错的花藤昭示着曾经的繁盛。

韩母微微笑着,“妈妈当然幸福了。”

“可是我不幸福,妈,韩氏企业这个重担,我不想扛了,很累。”

韩母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她挥挥手,身旁的保姆都退下了。她的眼眶有些微红,“你这样说我很难过。你一直都说我自私,可妈妈心里想的全是你。”

韩允池看着一桌子的饭,是韩母早上亲自去超市挑选了食材,然后亲自下厨烹制的,可他却觉得寡然无味,对于母亲他捉『摸』不透,也觉得相处很累,“妈,你到底对谁是有感情的?对爸,庆年,还是其他的什么男人?”

韩母微微皱眉,“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妈妈?!妈妈只爱这个家。”

韩允池不想再理论,“我会回家的,明天就回来。方之筱现在也怀孕了,您就在家等着做『奶』『奶』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可是允池,我想还是要去一下澳洲的。”

“我自己会想办法!如果你再去找庆年,我立刻就和方之筱离婚,然后离开这个家,离开韩氏企业!”

韩允池转身上了楼,韩母只是呆呆的坐在餐桌旁。她想不明白,今天的一切她都尽了全力,为什么儿子却还是不肯原谅自己。韩允池很久没有在自己的卧室住过了,他翻开抽屉,在那个破旧的革质皮夹中找到了一张照片,照片有些泛黄,是年轻时候的他和崔丝语,在学校的草场的草地上,他们并肩躺在一起。也崔,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吧,看着她现在微微隆起的腹部,说不心痛一定是假的,可人生的路就是这样,想回头却是没有机会了,错过一步就差之千里。他这个人就是心里装的事情多,如果能像张安锦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可能是另外的一种局面吧。

正想着,手机却来了电话。韩允池接起,只听了几句,面上的表情就越来越严肃,他穿好衣服便急急下了楼。

“儿子上哪儿去。”

“梨山。”

一路疾驰而去,韩允池是梨山旅游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可却在如此紧要关头出了事。只希望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不牵动更多的合作方。

崔丝语和张安锦买了很多的东西回家,虽然崔丝语不喜欢这样的『乱』花钱,可看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还是很开心,说真的,怀孕的初期她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心态,有惊慌,有无奈,更多的是酸涩。可自从看到妹妹流产的那一刻,她的心口像是被什么猛烈的撞击了一下,那种撕心裂肺不属于自己,却让她重新审视着对待生活的态度。

小九九很晚才回到家,只是那些换洗的衣服就又要上医院去,崔丝语看着风风火火的小九九,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小九,真的谢谢你了。”

小九九边收拾东西边说道,“我小九就是这样的人,热心,不想看到别人可怜兮兮的。你别以为我看你顺眼啊。”

虽然铁生和小九九生气了,可铁生还和小九九一起去医院。看着小苏开着车载着他们离开景明山庄,崔丝语的心里却是暖暖的,小九九嘴里不饶人,可崔丝语这一次却没有计较。第一印象很重要,但第一印象有时候也会有偏差,就像现在,至少她不会认为小九九是个很坏的人。

崔丝语上了楼,却见张妈在卧室里鬼鬼祟祟的进了房间,还关上了房门。也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张妈妈这段时间很反常,好像在密谋什么大事,有时候还会很神秘的告诉她,以后的张家要比现在还要厉害,张妈发誓要做张家的功臣。

崔丝语摇摇头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崔妈来了电话,她的心里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接起电话生怕妈妈心不顺再责骂她,“妈,有事吗?”

“你妹妹不要住在那个公寓了,找人把东西搬回来,还是我照顾她好了。哎,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妹妹的,怎么不让我好过一天。”

“那就等着一起搬新家吧,反正也是精装房,买现成的家具就行了。”

崔妈沉默了半晌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

崔丝语挂掉电话,却是做什么都没有精神,她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了,现在也不想去。正在胡思『乱』想,方之筱来了短信,约她下午一起做产前培训。

在这里做产前培训的人并不多,来上课需要预约。虽然方之筱怀孕不到一个月,可是她的热情却是高过崔丝语。缠着老师问个不停,可崔丝语就只是站在旁边默默的听,旁边还有几个富太太,也是一脸的兴奋。

这里课堂上讲的知识,都是张安锦在枕边早已絮絮叨叨的讲过,虽然自己不是很在意,崔丝语发现却早已牢记于心了。每堂课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一个小时,下了课时间还尚早。

“要不要吃点早茶。”

崔丝语没有意见,只是机械的说着“好”。两个人坐在高椅上,看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也不说话。她们两个人的关系本没有那么好,不过是场面上的事,崔丝语有求于她,所以便也来往的比较勤。可真正坐下来,却没什么话好说。

玻璃窗外是方之筱的巨大广告,专门为婚戒品牌betty量身定做的,海报上的方之筱明艳动人。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淡出公众视线了,我可不想让任何的不好的照片在媒体上『乱』飞。那种心情简直都想死。”方之筱笑得像个孩子,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满足于韩允池分给她的一点点的爱,每天一点点,她相信到最后就会得到全部的爱。

“韩太太,有浚河的消息吗?”

“通过香港那边的朋友打听了一下,只是有人说浚河好像住院了,病得不轻。”

“什……什么病?”

方之筱摇摇头,“这个就不清楚了,毕竟在香港,思慕内衣还是以judy作为代表出席一系列的活动。浚河出不出现都不会有太多的人关心。”

崔丝语和方之筱分开之后,便去看妹妹,妹妹在医院静养了一阵子,病情渐渐好起来,脸上的淤青散的差不多了,只是面『色』不大好看,妹妹除了那天见到妈妈哭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哭过。

出院的那天,崔丝语陪着崔丝果回到了公寓,公寓里摆满了玩具,崔丝果边收拾着柜子边说,“我买了好多的小衣服,幸好姐姐怀孕了,要不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都是很好的牌子,质量也好。姐你都拿回去吧,男孩女孩的都有。”

崔丝果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然后叠好,重新放在崔丝语的面前,她的眼眶红红的,可崔丝语什么都不敢说。妹妹敏感,像一只野兔,有个风吹草动就肆意的奔跑。

崔丝果打开手机,里面闯入很多条短信,可没有一条是浚河。她慢慢的翻看,竟然有邓科发来的短信:丝果,我要结婚了,她是个踏实的女孩,虽然我还时常幻想能和你在一起,可想想也不太可能了吧。也祝你早日的得到幸福。

眼光落在幸福二字上,崔丝果的手有些抖。她迅速的关阖了手机,“姐,帮我办张新的手机卡。聚城第一幼儿园现在还招幼师吗?呆在家里时间太长,脑子快锈了。”

崔丝语一怔,赶忙说道,“好,姐马上帮你问。”

临走时,崔丝果又看了看这个她住过的家。那句话说的好,酒吧里认识的男人怎么会成为托付终身的人,何况自己当时还是跳钢管舞的女郎,她掏出身上的宝马mini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要走就要走的彻底,留下一切伤心的过去。姐妹两个来到了海边,崔丝果租了一条小船,『荡』漾的海中央,她把公寓的钥匙顺手丢在了海里。

在浚河失去联系的三天后,崔丝果手里的卡就被冻结了,她心里隐隐的不安终于变成了现实,这个男人如烟一样的人间蒸发了,果然她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浚河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judy,毕竟用忍辱换来的富贵代价太大,论谁也不能抛弃。

崔丝语陪着崔丝果在船上坐了崔久,直到落下夕阳。崔丝语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她方之筱打听到的消息,既然妹妹已经下定决心和浚河没有瓜葛了,那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

崔家的新宅很快就装修妥当,离骆依的单位很近,步行十几分钟就可以到,环境也很好,张爸爸扶着墙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参观,乐的合不拢嘴。为了贺乔迁之喜,崔妈特地下厨多了几个菜。

他们这一家人也是很久没有聚过了,崔妈为崔丝果盛了一碗鸡汤,“快喝这个,你病了那么长时间,好好补补。”

崔丝果只是低着头不说话,静静的吃饭,静静的喝汤。崔丝果的事还瞒着崔爸爸,所以不能说破。张安锦吃崔妈的饭总像是饿了几天的狼。崔丝语不住的为他夹着菜,就连崔爸也口齿不清的劝他慢点吃。

“丝果,我昨天给以前的同学打了电话,她现在升任了副园长,下个星期带着自己的档案过去报道吧。”

“不用下个星期,明天就可以。”

“你好好准备准备,不用急的,明天先去领套教学用书,好好的备备课。”

崔丝果不再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继续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崔丝语和张安锦吃过饭就离开了,时间还不算晚,崔丝语忽然想要逛商场,大包小包买了不少的东西,这还是张安锦第一次见崔丝语疯狂的购物。见她心情不错,张安锦也没有多问。

可回到景明山庄,崔丝语却是径直走到了小九九的卧室,小九九涂着指甲油,竟然是红『色』的。虽然金茂地产对职员有明确得规定不能涂指甲油,可崔丝语还是忍住了没有说。

小九九吹着自己的十根手指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来干嘛啊。”

崔丝语把买的东西放到了小九九的床上,“听妈说你要过生日了,所以特意买了些礼物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小九九耸耸肩,“这些礼物我不喜欢,你如果让贵儿哥陪我一天,我就谢谢你。”

崔丝语瞬间心情很糟,这个小九九竟然还不死心,她不禁说道,“那怎么行,安锦这两天很忙,连陪我的时间都没有。”

小九九撇了撇嘴,把指甲油放好,“口是心非,想要报答我却不是实心实意的。”

崔丝语也不反驳,只是走出房门,用自己的老公报答别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没有这样实心实意的。听张安锦说明年五月就把小九九和铁生一起外派到其他的子公司去,这样更有利于他们两个培养感情。现在公立的新年已经过去,再过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可她心头有太多的烦心事,心情前所未有的低『迷』。

回到卧室的时候,张安锦的表情有些奇怪。崔丝语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张安锦只是安静的笑了笑。照例,张安锦每天晚上都要进行胎教,他不准崔丝语看电视,晚上只能听他讲故事。他讲的很认真,可是崔丝语却哈欠连连。因为这本故事书已经讲了三遍了,崔丝语『揉』了『揉』眼睛,“我说,你能不能换一本书啊,我都快背会了。”

今天的张安锦很沉默,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耍嘴,还是默默的笑了笑,今天的张安锦出乎崔丝语的意料,她刻意问道,“你到底怎么了?难不成你大姨夫来了?”

张安锦挠挠头,“老婆你瞎说什么,哪有什么大姨夫。”

崔丝语不想追问,十点多两个人便躺下睡觉了。崔丝语半夜被刮风的声音惊醒,床的另一边空空无人,浴室里昏黄的灯亮着,她踮着脚下了床,轻声的走到门边,却见张安锦坐在马桶上边抽烟边打着电话,声音很小,但她听得很清楚。

张安锦皱了皱眉,掐掉了烟,“这个事你能瞒得了多久,不告诉我怎么能行?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不能不管……我会负责的。”

崔丝语的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看着张安锦从马桶上站起,崔丝语慌『乱』的躺回床上。张安锦也上了床,满身的烟味。崔丝语紧紧的攥着拳头,心怦怦的跳着。

张安锦厚实的手掌伸了过来,『摸』在崔丝语柔顺的发丝上,然后穿好衣服,关门出去了。崔丝语站在窗边,透过百叶窗向外看去,张安锦开着车消失在夜幕中。崔丝语看了看表,是凌晨三点。

她身上一阵虚软,想着张安锦刚才在浴室说的话,她脑袋里就『乱』的很。结婚三个月,怀孕三个月,老公竟然有外遇了,这是天大的讽刺。什么会爱她呵护她一辈子,不过都是骗人的假话。她一直努力的去接受张安锦,可到头来却还是这样的结果。眼眶忽然有些红,泪水便止不住的掉下来,可她还是尽量的忍着,毕竟现在怀着双胞胎,她不想宝宝有什么闪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眼睛还是肿的,她想了一个晚上,都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只是忐忑的打了张安锦的电话,电话的那边很平静,崔丝语却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昨晚到哪儿去了?怎么我睡醒你就不见了?”

张安锦有顷刻的沉默,然后说道,“没什么,子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我现在在外地呢,过两天就回去了。”

崔丝语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张安锦借故开会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清晰的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他“张总”。崔丝语一直心神不宁,她想了想还是为张安锦的秘书打了电话,“张总去子公司了?”

秘书有些没反应过来,崔丝语又问了一遍,秘书才结结巴巴的说,“啊,是的太太,张总去外地处理事情了,过两天才回来。”

“那你怎么没跟着去啊?”

“张总说总部有重要的文件需要我来处理,所以这次我没有去。”

“那他去了哪家子公司?”

好不容易问出了张安锦出差的地点,果然有不对的地方,张安锦很异常,并不是自己的臆测。心一点一点的变凉,她忍不住又给张安锦打了电话,可他并没有接,长久的等待音令心扉缭『乱』。崔丝语进了浴室,还有昨夜未散尽的烟草味。她打开排风扇,烟草味渐渐消散,他很少抽烟的,竟然抽的这么凶。

她打开花洒,温热的水从头顶而下,站在水下她只是发呆。浴室的玻璃门上渐渐沾染了雾气,崔丝语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场面,有个同样大肚子怀孕的女人在等着张安锦出赡养费,等着张安锦离婚,他在巴厘岛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他谈过一个女朋友的,是那个女人在澳洲混不下去,又回来找他了吧。

想要忍,可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和着温水流入下水道,消失不见。她也不知道洗了多久,浴室门轻敲了几下,张妈闯了进来,“哎呦丝语,你吓死我了,洗澡洗了这么久,以为你晕倒了呢。”

崔丝语这才回过神,“妈,我马上出去。”

她擦干头发上的水,换了衣服。今天是崔丝果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她要去看看才行。小苏开车带着她来到了聚城第一幼儿园,她站在窗外,教室里是孩子们欢乐的笑声,他们摇头摆尾的唱着儿歌,再往前走了几步是舞蹈室。崔丝果穿着黑『色』的练功服,衬托着纤细的身材好像一直优雅的黑天鹅,崔丝果正带领着一群也穿着练功服的小朋友们练习芭蕾舞。阳光照在崔丝果的脸上,很温暖很和煦。崔丝果看到站在窗外的崔丝语不由的招了招手。崔丝语笑着点了点头,这样的妹妹让人放心。

一节课的时间很短,下课铃一响,孩子们就欢快的跑出了教室。两姐妹在滑梯旁的石凳上坐下,虽然是冬日,但聚城的阳光足以吞噬掉一些严寒。

“果果,副园长要介绍男朋友给你呢,听说条件不错。”

崔丝果只是摇摇头,“姐,心好累,现在的我不想谈感情。”

崔丝语抚『摸』着崔丝果乌黑的长发,不免叹了一口气,“那到时候再说吧。”

“姐,快点让两个小宝宝出生吧,我到时候帮你照顾孩子。”

崔丝语心里忽的有些酸,努力的挽起了唇角,“好……”

休息了十几分钟,崔丝果又开课了。崔丝语看着忙碌的妹妹,有些失神。

“太太,现在去哪儿?”

去哪儿?能去哪儿?崔丝语看了看越来越高的日头,缓缓的说道,“去南京的子公司。”

小苏一怔,从聚城到南京,不堵车也要开四个小时,况且一定是会堵车的,“太太的身体不适合长途坐车,还是不要去的好。”

“小苏,你知道吗?他昨天半夜不声不响的就跑了,我心慌。”

小苏听闻不再说什么,只是开着车前往南京。高速路上是一辆一辆的大货车呼啸的驶过,崔丝语的心里一阵烦躁。

“太太,张总是个很顾家的人,您不要『乱』想,即使在公司,张总也没有不好的传闻。”

听到小苏这么说,崔丝语的鼻子又在泛酸了,“以前不会,不代表着将来不会,外面的诱『惑』那么大,我又怀着孕呢,即使他不想,可是那些女孩还不是像苍蝇一样的围上来。”

小苏呵呵笑了笑,“张总在公司张口闭口都在谈论太太,再说太太这么优秀,又漂亮又有学历,哪个男人不喜欢呢,还到外面找什么女人?”

虽然小苏说的在理,可她就是中了魔障听不进去,一定要去南京一探究竟。

到了南京已经是下午三点,还没到子公司便接到了张安锦的电话,“老婆?你怎么跑到南京去了?”

“我闲的无聊就来找你了。”

电话了有少崔的沉默,张安锦又说道,“你在南京呆着,身子这么差,两个宝宝再出事情可怎么办?我现在不在南京,晚上过去接你。”

崔丝语挂掉了电话,双手有些颤抖,“小苏,你听到了吗?他不在南京,不知道是秘书骗我,还是他骗我。”

小苏也不再多说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还是她老板的家务事,“太太,先找个地方吃饭吧,中午也没吃。”

两人在一家蒸菜馆里坐下,小苏为失神落魄的崔丝语点了些可口的吃食,崔丝语只是用筷子调拨着碗里的米饭,却没什么胃口。正在用餐时,小苏接到了电话。小苏的电话是国产的,听筒的效果非同一般,崔丝语清楚的听到是张安锦的声音,小苏的脸『色』有些难看,崔丝语顺手抢过电话,“你骂小苏干什么?是我让她开车来的,小苏她什么都没做错,如果有碍你做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向你道歉!”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