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快点,下面好涨,妈妈姐姐一起收【完

“都说别和我提聂境了,我早把他忘了。”死猪撅着嘴不乐意,不过我知道他是真对聂境死心了。外婆住院前那晚,她亲手把一团皱巴巴的绿毛线丢进了垃圾桶,那是她织了拆拆了又织过无数次的围巾,给聂境的。最终以毛线的形式被丢弃,也算“死”得其所。我一巴掌呼上死猪的屁股,肉感十足:“就怕你下次看到聂境的时候别和我说你失忆忘了你今天说了啥。”

我力气不小,但死猪肉厚,她是感觉不到疼的。她回头还想可我抗议,皱脸却在看到那人时一下就松了。

“姐夫,我姐总欺负我,你好好管管她。”说完这句,穆死猪撒丫子跑了,那跑步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剩下的我站在走廊中段,望着房间门口的叶之远,前所未有的尴尬,其实,我是第一次亲男生。

“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外婆不信你真是我男朋友,要我证明。”我挺直腰板,做着模棱两可的解释。

“没事,我脸皮挺厚,除了有点痒,没啥别的感觉。”我看他挠着头,憨憨的回答并没让我好受,老娘我真那么差吗?就算初吻没吻脸,可也不至于没感觉吧。

不知道为什么,之后我的心情一直就挺差,外婆要我干什么,我干完就一声不吭。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夜晚降临,外婆提出晚上要叶之远陪护。

“你不是说他是你男朋友吗?我病了,要我准外孙女婿陪护一个晚上不行,还是他压根就是假的?”外婆语速缓慢,内容犀利。

和叶之远做了简单的眼神交流后,我只好妥协:真的,陪吧。

然后我就被打发回家。

房门关的相当利索,砰一声,我觉得我不是外婆的亲外孙女。

【叶之远】

真没想到,穆中华外婆和我说的第一句话会是:小子,男朋友身份是假,你喜欢我们丫头是真吧?

老太太一脸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表情,我当即就决定什么都招了。

“外婆,我喜欢中华,不过她还不喜欢我。因为你生病,她想让你开心,就让我来假扮她的男朋友。”

老太太哼了下:我就知道那丫头没那么容易开窍!

我:……

感情老太太是诈我的。我摸了下额头,没冒汗。说完话的老太太闭起眼,病床上她安静躺着,如果不是被单偶尔的起伏,这幅画面总给人种不好的感觉。

“外婆……”我本来想说“外婆你对穆中华很重要,你要保重身体。”可话却被老太太幽幽的声音堵了回来。这场病让老太太伤了元气,就算身体底子不错,毕竟还是上了年纪,她声音带着虚,问我问题。

你学什么专业的,家里做什么的,你以后打算做什么?

我学数学的,家里经商,他们是打算我研究生毕业后回去接手家里的事业,可我喜欢搞学术,我和我的导师已经提了申请,可能的话读完博士后留校执教。

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没出息。外婆这么说,语气有点不屑。

这话我妈之前劝我回家从商时,她也不知和我说过多少遍,可我有我自己的看法,在我看来,世界万物里绝大多数的运作过程都是可以从数学角度解释,而怎么解释的过程,这个问题相当有意义,也让我着迷。

数学是个奇妙的学科,数学对我,大概和法医学对穆中华是一样的。我在校园bbs里曾经看过这样一段对穆中华的评价,说她是个不怕解剖任何可怖尸体的人。

我和她一样,不怕难解的题。

我解释了自己的想法给外婆听,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屑,她闭着眼睛连哼都没哼一声。我给她盖好被。

说话多了,我觉得渴,我拿起水壶倒水喝,这时外婆又开了口:“中华的爸爸就是经商、破产、然后出意外的,丫头不喜欢商人,你想追她就继续当你的书呆子吧。”

像是不满自己的妥协,我听到外婆嘀咕:“就是没啥大出息,丫头恐怕要吃苦。不过吃苦也好,叫她总折腾我。”

外婆的思维真是起起落落,变化多端,我摸不着头脑,不过我想外婆这是接受我了。

这种轻松感没持续多久,外婆开始泼我冷水:“别美的太早,过我这关又没用,你又不追我。那丫头的胆子恐怕你也知道,基本可以忽略她是个女的,所以你想追她不能和男的那样……”

觉得这话不对,她咳嗽两声:“和普通男的那样。”

外婆真是累了,声音变低了,也慢了,我摇了几下床头的摇杆,把床调到一个倾斜角度好让她躺得舒服点。我说:“外婆,你累了就别说了。”

外婆白了我一眼,有气无力地:“别打岔。”

“她不喜欢聪明的人,所以你开始没让她看出你那些小聪明那就给我小心藏好了,一辈子别让她发现。她嘴巴毒,头脑却简单的很,有同情心,但不泛滥,你可以适当用下这点,怎么用不需要我教你吧……”外婆絮絮得还说了很多,甚至还告诉了我穆中华姨妈的日子,我脸真烧了,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外婆说得认真,我只好硬着头皮认真听,外婆说那几天的穆中华通常会很神经病,至于应付方法,她没找到好的,让我自己琢磨。

这个要从哪开始琢磨呢……我完全没经验……

她看出我的窘迫,朝我摆摆手:“别闹心,你离需要考虑那事儿的时候还远呢。”

外婆是真累了,摆手的动作都很慢,说话的声音也低低的,不细听根本听不到,我说外婆你别说了,睡会儿吧。

外婆听话的闭上眼,喃喃地说出了那天最后一句话:孙女婿,记得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对自己喜欢的人最多也别说超过三次。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