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攻给小受穿纸尿裤调教|医生按着她的腰强行坐下去

赤练仙子李莫愁只不过是稍稍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的怒火,还有一种莫名的恨意。

李莫愁现自己突然恨起这个只不过才见了一面的道士来,因为在对方的目光下,她现自己似乎被人家看透了什么,看透了自己心里的弱点。

一个女人,一个受过情伤的女人,一个受过情伤后将自己用冷漠狠辣包裹的女人,是不容许有外人用那般透视心灵一样的目光来打量自己的。面对这种目光,她很害怕。

再怎么狠辣无情,赤练仙子终究还是一个受过情伤的女人而已。

顿时,赤练仙子恼羞成怒了。

却是极端愤怒之下,李莫愁不顾自身原本的伤势,再度朝岳缘攻了过去。

仙子!

虽是仙子,但是现在的仙子还是有毒啊!

望着咬牙攻向自己的李莫愁,岳缘不由的一声感叹。在对方五毒神掌即将映在自己xiōng膛上的时候,岳缘动了。

似被清风吹走,又好像在身后被人拉走一般,岳缘这般双手负背,面带温柔笑容的朝后飘去。

好厉害的轻功!

即便是愤怒至极的赤练仙子,此刻也不由的为岳缘那恐怖的轻身功法所震惊。要知道古墓派的轻功本就不差,但面对对方此刻的轻功,即便是李莫愁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年轻道士的轻功自成一派,已有宗师气度。

一声冷哼,李莫愁化掌为拳,顿时从手中射出了数枚冰魄银针,朝着岳缘的xiōng膛而去。

再度侧身,数枚冰魄银针提着衣服飞向了草丛中。

而同时岳缘脚下一踏,整个人随风而起,跃上了半空。

双手负背,衣摆飞扬,丝飞舞中,岳缘在半空折了个方向,径直朝草丛外面落去,同时朗声说道:“闻仙子有真心一颗,千磨百练而成,不胜心向往之。时间若到,我当踏月来取。仙子素真性情,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话音落下,岳缘已经落在那草丛外面。

却听不远处一声驴叫,等赤练仙子李莫愁再度追出来的时候,现自己毛驴旁边则是留下了同样的小毛驴,那毛驴上还搁着一柄宝剑,正是先前岳缘所背负之剑。

除此之外,在那李莫愁的毛驴背上还搁着一份白纸。拿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作为证明,在下已取仙子一物作为信物,而这柄名为月缺的宝剑算是在下之信物。而我即已下诺,那当拯救仙子于迷离之途!请仙子期待在下踏月而来!

目光从纸上收回,再度查看李莫愁便现自己系在毛驴脖子上的心爱铃铛已消失不见。

再回想起刚刚那可恶道士的话语,结合这纸上的留言,李莫愁不禁面色晕红,怒气蓬勃。玉手一番使劲中将那白纸揉成了一个纸团后,仍嫌不解恨,随即又将纸团撕了个粉碎,化作了漫天的纸屑。

只余那漫天的恨意……

却不知仙子心恨谁!

014章 熟人

ps:感谢用神、锋龙转、gg爱无巨三位童鞋的打赏!

挺拔的身姿。

温柔的嗓音。

还有那叮当作响的银铃铛。

不得不说,走在大路上的许多路人都会忍不住回过头去打量一眼那身穿奢华道袍的年轻道士,听着对方唱着奇怪的曲儿。

好一个俊俏的道士!

好一个怪异的道士!

这是所有路人心**同的想法,唯一的缺点便是对方的衣袖破了,使得这道士那一身奇异的潇洒风度有了缺点。

“书合叹息疑是修了一千年的梦,触眉独坐对窗棂,一屋一人聆雨。悲欢离合看了太多也曾经历过,身在寒处不觉冷……”

嘴里轻轻的唱着自己熟悉的一歌,岳缘没有理会路上其他行人的目光,仍然是自顾自的沿着大路朝前方走着。目光却是落在自己右手上的银铃铛上面,开始不断的观察着玩意儿,还时不时的摇了摇,使得其出听起来颇有些清脆的铃铛声。

停下嘴上哼哼的歌曲,岳缘拿起铃铛开始认真的检查起来。

经过这么一番的仔细查看,岳缘现这铃铛显得极为精致,而且看那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污渍。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赤练仙子对这铃铛的重视。

在书中,李莫愁现在换过坐骑,但唯一没有换过的便是自己手中的这个铃铛。

可想而知这个铃铛对李莫愁的意义。

而现在,这份铃铛到了自己的手中。

回想起先前自己那番作为,岳缘在心底不得不承认当时自己的胆子突的大了。

看来这观想之术对自己的影响决然不小!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