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清穿女主和阿哥们肉

笑嘻嘻的提着两只鸡,一进门,沈辰斐变脸似的一边跑一边哭诉着,“啪”的一声重重的跪到了老太太面前,“老祖宗,您可来了,孙儿好想您啊。您瞧瞧,孙儿是不是又消瘦了”,平日里一脸威严的老祖宗,见他哭嚎,心肠瞬间软了下来。

“乖儿,哭甚子,赶紧起来”,老太太连忙起身想将他拉起。地上的男人却不肯,紧紧跑着她的腿,继续干着脸嚎,“奶奶,我的奶奶,你不晓得我一个人在这多可怜,孤苦无依,连个话家常的亲人也没有”。

“前些日子,孙儿不过想和那郑家的三少爷交个朋友,言语间玩笑了一番,竟被旁人说成了调戏他三少爷,还被那可恶人给绑了”,恶人先告状,没人比不要脸不要皮的沈辰斐玩得更好。

他知道老祖宗十有**会爲此事教训他,索性先告状,倒打一耙。

“他们将孙儿扔到山上,不给吃喝,日日还派人用藤条抽我,哇哇~奶奶啊,孙儿疼啊,疼得不得了。孙儿几句言语不慎,平白受了一难”,抱着老祖宗的腿使劲的摇晃,痛心疾首的模样,好像被人绑了qiangjian了似的。

“乖儿,我的乖儿唷,快让奶奶瞧瞧”。

“孙儿好容易逃脱了,这十几日都在家养伤,也不敢出去见人了~~呜呜啊,奶奶,我的亲奶奶,您要替我做主啊”,若不是人太多,小厮婢女一大堆,沈辰斐那厮说不定还要在地上撒泼打滚。

“愣着做甚,快将少爷扶起来”,老太太一声令下。

身後的黄龙和黄家慈立刻将人拉起。

站起身的沈辰斐还装模作样的用手往脸上抹了抹,让老眼昏花的老祖宗还以爲他在抹眼泪。老祖宗本想这次来动用家法,先狠狠揍一顿,再将他扔到太国寺让三大武圣好好调教调教他。见他这麽一闹,老祖宗又心软了,决定还是作罢了。

老祖宗是谁,几十年前爲了救怀孕的儿媳妇,带着一杆子小厮和婢女勇闯过战场,杀伐决断,智勇丝毫不输男儿。她哪里看不出沈辰斐的心思,想着郑家那边已经给了教训,孽子也吃够了苦头,这事就翻篇了。

“好了,郑家的事就甭提了,你错在先,他们教训你又有何错”,停顿了一会儿,轻叹一声,“辰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成日里到处惹是生非,你说说这一年你惹出了多少事。他们若不是瞧着你爹娘的面子,哪里会轻易饶了你”。

“孙儿谨记奶奶的话,往後一定生性”,一本正经的说道。

老太太看着他,顿时又升起一股无奈。若是儿媳妇还活着,这孩子哪里会成了这麽个败家子玩意儿啊!

“这次奶奶来不过是看看你,过几日便要回去了。对了,日後,狼虎暗将便跟你了,他们会护你周全”,老祖宗话一落音,暗自窃喜的沈辰斐变色一脸,夸张的大叫,“奶奶,我可不要~”,瞧见老祖宗的脸色不悦,沈辰斐放低了声音,可怜兮兮的拉着她的手比,求饶,“奶奶,辰儿的好奶奶,爹爹将狼虎将给了我,他的安危可如何保证啊”。

“旁的不说,就说说天楚国和魏国,哪里可有好些人恨不得将爹爹碎屍万段的”,语气变得哽噎,“爹爹若有个好歹.....”,一想到狼虎将,他控制不住的真的流下了眼泪。

说是保护他,其实是监视他,那群人武艺高强神出鬼没,软硬不吃,而且,只听他爹一个人的命令。之前,就是他们那群人将他绑到了这个小章州,一路上他逃了无数次,每次等到跑了十几里时,狼虎将的人会突然出现将他五花大绑的捆着扔到马车里,继续放章州方向走。

他来来回回被他们折腾了不下十次,五六天的行程,硬是跑了半个月。

一想到那群冷冰冰的大爷,他觉得全身哪哪都疼的直抽抽。不能留,打死不能留,一个都不能留下。

见老祖宗面露犹豫,沈辰斐继续说道,“奶奶,您若还怕孙儿惹事,将春嬷嬷和黎嬷嬷留下即可,您可不能拿我爹的性命开玩笑啊”,他们天星国,死了个沈辰斐不知道多少人拍掌叫好,若死的是沈辰斐的爹,哭丧的人将会淹没一座城池。

“不可,你爹可说了,狼虎将定要留给你”。

沈辰斐眼珠子转啊转,突然脸色一跨,说道,“奶奶,爹爹是怕我再生事,您,您,您怎也不想想,如今孙儿~~只怕是有心,也无力了,最多,最多口头上,开开玩笑”,他低垂着头,伤心欲绝的模样直直的伤了老太太的心怀。

沈家一脉单传,如今唯一的孙子又......唉,罢了,罢了。

“辰儿,你的病,我和你爹会想办法,你莫要急躁”。

拉倒吧,禽兽的rou bang不是病了,是认了主。老太太若的去瞧瞧躺在床上昏迷的梨花,就知道她的宝贝孙子有多行了。

“奶奶,我认命了,你和爹也莫要寻医师了,欧阳老太医医术高明都治不好孙儿,旁人更别提了”,不得不说,这麽些年沈辰斐作恶多端,还没被他奶奶和爹活活打死是真的有原因,这家夥能屈能伸,能哭能闹,撒娇撒泼满地滚,一哭二闹,手段一出又一出的。

“唉,是我们沈家的命数,怨不得旁人。辰儿,奶奶只盼你以後上进点,别成天丢沈家的脸面”。

“奶奶,如今,孙儿还如何作乱呢”,一刀子又紮进了老太太的心坎,她连连摆手,“好,好,这次奶奶将狼虎将带走,春嬷嬷留下照顾你.....”,说完,抱着了他好一阵安抚,“好了,我们祖孙俩分别了这些时日,今日也不许再提这些子事”。

“老祖宗,我瞧着少爷打的野鸡很是肥壮,给您炖汤正正好”,一旁的春嬷嬷突然说道。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