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_车上舔舐小核娇娇乳

赵瑾两人身上揣着十六两银子,觉得自己身怀巨款,两人既兴奋又忐忑深怕被人知道后打劫,回春堂做事很细致,给了两个五两的银锭子,五两的碎银子,剩下的一两全部换成了铜钱,这样不打眼。要赶在天黑前回去,也是下午时刻了,早就散集了,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小摊全然不像上次的热闹,两个人找了一个面馆匆忙的饱餐一顿,两人全身心的投入到面碗里,突然赵瑾觉得前面有道阴影投下,抬头一看,冤家上次的那个傻子跟县令。那傻子发现真的是她,一脸兴奋,手舞足蹈地欢跳着叫道:“娘,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来看我,要不是表哥今天带我出来还不知道。”

白皙的一张脸庞微微泛红,全然不见上次的狼狈,双眼清澈明亮如同宝石,泛着快活的光。说罢不由分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生怕她又一走就不回头。

赵瑾又是无奈地看向旁边的县令,发现县令一脸看戏的表情,又是心塞。“县令大人,好巧啊,又见面了。”,县令又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道:“我跟赵姑娘真是有缘分,不如在下做东,请姑娘喝一杯?”赵瑾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在古代对女性这么苛刻的时代,请一个姑娘家喝酒典型的风流浪子,如果是对贞洁特别看重大家闺秀早就拿一根绳子上吊了。出于礼貌还是回应道:“谢谢大人了,小女子无福消受。”县令这一项看人厉害,自然分辨的出她的心不由衷,看她这幅泼辣样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觉得特别生动。赵瑾本想跟县令打个招呼说天不早了,我俩还需要赶路就先走了,但是看到旁边眼巴巴的眼睛,都发红了一幅要哭的样子。

赵瑾便对宋卿笑道:“你最近过的好吗?”

宋卿垂下头,赵瑾看过去,见他一双长长的乌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委屈,一时心软,他也是可怜,什么也不懂。赵瑾便对他说道:“你想吃面吗?今天我请你吃。”宋卿这又咯咯笑了起来,傻子的世界简单的很,谁对他好,他就全心全意的对谁好。

最后四个人做了一桌,全看着宋卿吃得不亦乐乎,也许不是面好吃,在王府山珍海味比这上了不知多少档次,是请的人不同吧。最后一大碗干干净净,他还把碗底添干净了,而后打了一个饱嗝,放下碗拍拍肚子,两眼无辜的看着赵瑾,说道:“肚子疼!”赵瑾没好气地回道:“谁叫你像个饿死鬼一样,吃的饥不择食。”还是很自然的帮他揉揉肚子,突然她定住了,在人家表哥面前做出这么非礼的动作,虽然她是个女的,但是他们真的没啥关系。她一下子就脸红了,不知所然,对面还是一副嬉笑犯贱的表情,也不知道当父母官的时候是不是这幅样子。

真的要走了,不然天黑下来,赵老四跟刘氏看到他们还没回来不知道该有多担心。于是又好说歹说的道别宋卿,让他乖乖听话,两人就租了一俩牛车打道回府。

两人在村子口下了车,远远的在进家的路口,就已经看见刘氏,她一看见两个人,连忙就迎上来,严厉地对两人说道:“一整天的不见人,天都黑了,还不知道回家,要是你奶知道你们在外玩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辰。我跟你爹都担心死你们了。”赵瑾一人一边围着刘氏,连忙保证,“娘,下次不会了,这次的确是有点事,我们晚点跟你爹说,目前,赶紧回去免得还要连累娘一块挨骂。”

刘氏用一种这俩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省心的眼神打量他们,目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盘问,因为夏氏一直在问他们去哪了。夏氏会问当然不是因为关心他们,而是因为没有人干活,赵瑾自从上次大病后身体突然跟正常人无差别,自然也要开始干活,柱子更不用说了,一直跟着赵老四进进出出的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家里不用干活的就她小姑子跟她五叔,她大堂姐都是各种耍花枪能不干就不干,即使干也是敷衍了事,哪比得上赵瑾干练。

赵瑾将蘑菇从夏氏眼前放到厨房柜子里,以此来表示自己出去这么久还是有收获的。柱子则是把银子悄悄地藏到了自己住的屋子,夏氏也是小看他们,觉得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哪有本事自己赚钱。

赵瑾刚从厨房里出来就碰见了张氏,她瞧见了赵瑾,便笑嘻嘻的说:“呀,四丫回来啊,快点来搭把手,把这菜给洗了,我这干了一下午了,腰都要断了。”

赵瑾刚从看见二堂姐正在里面埋着头捡菜做饭呢,便知道今天是轮到张氏做饭,而她正想偷懒去呢。于是她撇了撇嘴:“大伯娘,今天是你做饭哩,我要去切猪草,煮猪食呢。”

“呦,你在外面疯了一天了,没见得想起来要回家切猪草,煮猪食,现在喊你做饭你就要忙了,你倒是会捡便宜。”张氏登时就换了一张脸,扯开嗓门翻着眼皮嚷嚷道。

“大伯娘,我什么时候到外面去疯了,我可是从早上就出去打猪草摘野菜去了,这才刚回来,连坐都没有坐一下就要去煮猪食了,哪里忙得过来帮你做饭?”在这个时代最注重的是孝道,只要是长辈就不能忤逆,虽然张氏的话让赵瑾很想反驳一通,可是又怕她抓到了小辫子,只能婉转的拒绝。

“人重要还是猪重要啊,当然是做地里干活的饭重要,那猪啥时候不能喂啊!”张氏见赵瑾不愿意帮她干活,老大不乐意。今天轮到她做饭,可是要做那么多人的饭,她想想就累得慌,前两天她就借口让刘氏和罗氏顶了自己的班,虽然夏氏没有说什么,可是今天早早的将这两个人安排去干别的活了,她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做饭了。

才拉了二丫顶班,可是一个孩子能做多少,还是得她干大头,她切了半盆子的菜,只觉得手膀子都酸得没有知觉了,刚想休息一下,就看见赵瑾过来了,这可是说什么都不能放过她。

赵瑾才不想跟张氏两个啰嗦,对付这种人只能找压得住她的人来才行。于是她扯开嗓子冲着前面的正屋高声喊着,“奶!奶!我大伯娘说,猪不用喂了,让我先做饭,她要去歇一歇。”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