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乖再忍一下就进去了 男人最喜欢的床词

实在没有发现她一点点的好处,脾气不好,不懂礼貌,文化不高,一无是处,偏偏还装作自己不可一世的模样,除了是个花瓶,很值钱的花瓶,她还有什么?

“下车!”

已经快要进入梦乡的马大妞,被这一声巨吼,吓得猛地站起来,果不其然,马大妞悲剧了。捂着头,愤怒的看着蓝景天“你奶奶的,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蓝景天嘴角抽搐“下车!”

“不下!”

“你到家了”

“到家也不下!”

蓝景天诡异一笑“难道你今晚要和我睡?”

“我呸!鬼才要和你这个丑八怪谁呢!”马大妞立马钻下车,狠狠的吐一口吐沫。

蓝景天嫌恶的看了一眼,‘砰’一声直接把车门关上,然后扬长而去。

马大妞拍着胸脯“虎口脱险,万幸、万幸。”

裹着浴袍,马大妞享受的躺在按摩椅上“青禾,这药抹着凉悠悠的,真舒服。”

“这是老爷给您寻来的顶级特效,当然好用了。”青禾羡慕的看着手中,手掌大的小瓶子,就这么一瓶,够自己一两年的薪水耶。

“哎呀”马大妞伸了个懒腰“今天怎么没有见兰花姐?”

“她呀”青禾鄙夷的说“要接受佣人训练半年,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

“半年呀”

马大妞咋舌,她还是有点不习惯王兰花不在身边的日子。

“小姐,你别可怜她了,你先可怜自己吧”

这话怎么讲?

“从天开始,你要有七位老师。语言老师,舞蹈老师,礼仪老师,历史古文老师,音乐老师,美俗鉴赏老师,美术老师”

青禾同情的看着呆滞的马大妞“小姐,青禾精神上支持你,你可要加油啊。”

这么多老师?

马大妞虽然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期待“哇,我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明天,每天上午是上课的时间,其他的时间小姐自由活动。”

马大妞连忙站起来,急吼吼的去找从村里带出来的小布包“我的学校在哪?”

“小姐,他们都是一对一,到家里辅导。”

“什么?”

马大妞的眼睛瞪大,还有老师只教一个学生,一对一?马大妞紧张了“青禾,老师会不会打人啊?”

她可是记得小时候,老师还用棍子打手掌呢!

......!!!

马大妞抱着被子,咬着牙激动的在床上打滚。

梦里。马大妞背着小书包,又回到了喻家村,她兴高采烈的和同学们打招呼。所有人都对她热情示好,她穿着今天的衣服,成了小村庄最美的姑娘。刘二毛舔她的脚指头,痒她咯吱咯吱的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因为她忽然看见了马乐,笑眯眯的拉着她,对自己说菲利斯多好多好。马大妞捂着耳朵,大叫你真傻,你是个傻子。这时蓝景天忽然出现,邪恶的拉着她,使劲的啃她的嘴,疼得马大妞呼吸都喘不过来。

想动,动不了,急的她满头大汗。

“小姐,小姐。”

马大妞感觉有人推自己,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青禾?”

“小姐你怎么了?”

“我这是在哪里?”

“小姐你在家”

家?马大妞疑惑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才明白,那一场混乱只不过是梦。

“小姐你怎么了?”青禾给她倒杯水。

刚刚吓死她了,睡梦中听见马大妞的呼救,急匆匆的赶过来,却看见她双手拼命的乱舞。

呼,吓死她了,擦掉脑门的冷汗“鬼压身”。

可怜,蓝景天大帅哥的热吻,毫不留情的变成鬼压身,掩面,情何以堪呐。

对于马大妞的紧张,那些老师可是相当的轻松,废话,一个教授级别的,教一个小学三年纪的,还指望有多难?

不过老师一致给予马大妞好评,原因无他,好学认真。

马大妞像一块海绵一样,拼命的吸收着各种知识,老充实自己的大脑,让自己融入现在的生活,努力的让自己快乐。

法国的梧桐树,一片一片的开始下落,马大妞漫步在长廊小道上,顽皮的踩着枯树叶玩,咯吱咯吱的,美妙极了。

菲利斯站在远处的阳台上,看着她,似是在感慨,又似乎在沉思。

肚里有点墨水的马大妞,现在也有小资情调了,她觉得穿着大红色的长摆裙子,在一片树叶上跳舞,是一件很迷人的事情。所以,马大妞的衣服,除了红色就只有红色。

亚麻的大卷发,有些凌乱的散落。

菲利斯问“我的女儿不错吧。”

身后的蓝景天第一眼也痴迷了,看了半响,点点头“成长了许多。”

“那她值不值得你一辈子呵护?”菲利斯勾着嘴角。

“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叹口气“景天,我不喜欢强迫别人,我只希望在已经成为定局的情况下,你能慢慢的爱上艾丽雅。她是个好女孩,我可以给她找到比你更好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她嫁给你吗?”

“这正是我疑惑的。”

“因为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并且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这朵小野菊!”菲利斯可爱的眨眨眼睛。

“刘叔。”

马大妞一蹦一跳的跑过去,看着新出生的小马仔,惊讶的问“刚出生就这么大啊。”

“小姐可以给它取个名字”刘叔笑眯眯的说。

“真的吗?”马大妞稀罕的抚摸着小马的头。

刘叔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姐“当然,它荣幸之际”

马大妞高兴的拍拍马头,小声的喃喃自语“小马小马,咱们两个都姓马,我叫马大妞,你就叫马二毛吧”谁让刘二毛给她的记忆太深刻了,就把他变成马,以后等他长大了,天天骑着它。

“马二毛?”刘叔眼睛闪出笑意“好名字”

马大妞害羞又带着雀跃“哈哈,以后它就叫马二毛”说着又蹦又跳“马二毛、马二毛、来给姐姐笑一个,不笑不给你吃饭”

刘叔拍着马屁,看着马大妞,内心感叹,还是农村的姑娘好啊,一个小小的事情都能高兴成这个样子,小姐真的很容易满足。

马大妞牵着马二毛,新出生的小马,走路还有些不稳,走不快。马大妞就捋着它颈边的毛发,小心翼翼的和它说悄悄话,也不知道小马听懂了没有,狠狠的打了个响啼,吓得马大妞捂着鼻子,吓的窜老远。然后又过来,牵着马缰,笑眯眯的打它的脑袋。

一身黑色劲装,身材玲珑有致,亚麻色的长发高高竖起,东西结合的面容流光溢彩。马大妞今天刚拿到驾照,开着三百万的小跑车,在马路上龟速前进。

有一个老外,十二分邪恶的冲她吹口哨。

马大妞听懂了‘美女哥哥教你开车呗!”

马大妞脸一红‘嗖’没影了。

老外感叹的对着身边的大胸脯说到“这才是名车的速度。”

天色渐晚。

马大妞带着青禾,下了车。

灯红酒路,醉汉搂着穿着暴露的女人,亲亲我我。穿着暴露的单身女子搔首弄资,而单身的男人,则对这两人流氓的吹起口哨。

还有来搭讪的,一把搂住马大妞的肩膀“美女要不要哥哥带你玩啊..”

马大妞回眸一笑百媚生,脸红的用自己刚学的英语打招呼“hello~!”

青禾无语“不想死的赶紧滚!”

“呀?原来是个辣妹,我喜欢”男人嬉皮笑脸的要去搂青禾。

青禾冷笑,对着后面一招手,窜出几个壮汉,直接把那个人拖走,生死不明。

边上原本跃跃欲试的男人们,这下都歇了心思,只能干看着两个大美女,在一边流口水,有贼心没贼胆。

音乐的声音震耳欲聋,灯光闪烁,几乎要迷乱了马大妞的整个神经。各种男女狂魔乱舞,马大妞夸张的咧着嘴“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捂着耳朵,马大妞不适的有些心慌慌。青禾显然对着地方很熟悉“小姐,在这里你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不用顾虑什么。”

说着青禾的身子已经抖动起来,原本的小翘臀,几乎都成电动了。马大妞觉得好玩,最近她一直在学形体课,对舞蹈多少有些了解。学着青禾的样子,马大妞把手臂贴住耳朵,扭着跨,越扭越有韵味。心情舒畅的开怀大笑,边上有男人吹口哨,马大妞即骄傲又脸红。

一边有些男人已经按耐不住了,有些过来到招呼,马大妞一时间有些局促不安,可怜巴巴的看着青禾。青禾被她看的无奈,只得找个偏僻的角落,让她自己喝着冰水。

各种美女,小腰如蛇一样的扭动,脸上画着很浓的妆容。有些嫉妒的眼神,把马大妞吓得动也不敢动,僵硬的坐在角落里,一杯冰水喝了半小时。

妈妈呀,这些是神马玩意儿,个个的是洋妖精。马大妞坐立不安,目光游走在灯光下,想寻找青禾的踪迹。

不得不说,马大妞眼睛闪亮亮的,这句话她能听懂,老师说过,要多多和人对话,这样语言能力加强的更快。

马大妞害羞的低着头,一边磕磕绊绊的和帅哥聊着天。马大妞的这幅皮囊很能迷惑人,不一会,就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摇着伏特加“hello~”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