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在家可开啥小型加工厂,堕落的母亲柳慧

谢长熙带着谢翊进来的时候,神色凝重。

谢明珠瞧着太子皇兄的神色不对,当下就吩咐了人退守殿外。

谢长熙看看一旁的谢翊,不知道在思虑些什么。

谢明珠垂下眸子,头上戴着的流苏落在了脖子旁,痒痒的。

这个时候天气不是很暖和,谢明珠捧了热的甜茶,抿了一口。

谢翊瞧着气氛不对,却也不是傻子:经常跟在谢长熙后头的他,也不是跟外头的那些六岁孩童般无知。

到底是比不过谢明珠这个重活了一次的。

谢长熙看着谢明珠很久,终于是打算开口言说此事。

就在这个空档,徐宁娘派了郑嬷嬷去东宫,说是处理要事。

皇后的话,自然没有人敢多问。

郑嬷嬷的腿脚很快,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东宫。

现如今东宫里头除了太子谢长熙的伴读之外,其他的都是宫女内侍。

出来迎接郑嬷嬷的是东宫的总管,叫来盛,旁人见了,总要唤一句“来大总管”的。

来总管不过三十上下的年纪,处理事情起来甚是滴水不漏,自打出了昨晚的事儿之后,这东宫上上下下全被侍卫围住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这会子外头来人报凤雎宫的郑嬷嬷到了,来盛笑着迎了出来。

两个人互相寒暄几句,就进了东宫。

郑嬷嬷瞧着四周都被侍卫把守,心里头也放下心来,问:

“娘娘一大早就晓得了这件事,命老奴过来瞧瞧。”

“昨儿夜里,意图刺杀太子的那人呢?”

来盛一提起这事儿就一脸的怒气,道:

“嬷嬷放心,人现在已经拘在了太子府上的一处废弃院儿里头了,太子爷还派了金吾卫把守的,任她插翅也难飞。”

郑嬷嬷点点头,两个人就这么走了过去。

就在郑嬷嬷与来盛两人快要到了那废弃院儿的时候,明珠宫内,谢明珠惊得连茶碗都打了。

“眼下母后以此人意图刺杀我的罪名给扣押在太子府里头,已经派了郑嬷嬷去处理,只是……”

谢长熙说到这里,眉头一皱:

“那人不像是太子府里头的宫女。”

“倒像是个哪家的贵女。”

谢明珠听着谢长熙说这些事情,心里头惊涛骇浪一片。

那个女人……她怎么会不记得!

上辈子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太子皇兄差点被扣一个觊觎臣妻的罪名!

只是这件事情原本在太子皇兄弱冠之礼的时候发生的,怎么如今竟然提前了?

按道理,太子皇兄如今才十三,这件事情的发生,应该在七年之后!

而不是现在!

不过说起来,按照大梁皇室的制度,皇子一般在十三岁就会安排宫女了,负责教导皇子们男女之事。

太子皇兄眼下确实是十三,只不过明武帝与徐宁娘商议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要太早指派宫女才是。

否则万一太子沉迷此事,荒废了学业就不好了。

如今爆出了这种事情,想来徐宁娘也是着急上火的。

不过好在太子宫的人反应迅速,倒是真的没有叫那名宫女得手。

反而是以刺杀太子的罪名,把人给关了起来。

否则一旦此事闹出来,那些大臣又要拿着祖宗规矩,让此人成为太子府上的侍妾了。

毕竟是教导过皇子们的宫女,成为侍妾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教导的宫女,得看是什么人。

就比如说眼下的这个女人,哪怕是她成功了,可谢明珠宁愿把人弄死,也不可能让这个女人步入太子府半步。

谢明珠很确定,一旦这个女人进了太子府,往后这太子府就没有安生的日子了。

上辈子这个女人是刑部侍郎的正妻,居然敢公然在太子府行……还哭哭啼啼说是太子皇兄强迫的,害得太子皇兄差点丢了太子之位!

所幸父皇念着母后,将那个女人以勾引皇子的罪名处死,又用强势的手段压下去此事之后,这才保住了太子皇兄的位置。

如今这个女人,居然是太子府上的一名宫女。

既然是宫女,又按了刺客的名头,到时候拖出去打死就是了。

只是,太子皇兄一脸纠结的进了宫禀告母后此事,又来了明珠宫寻自己,莫非这件事情还有别的情况?

谢明珠转了转眼珠子,眸底迸出一缕寒光。

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不能留!

谢长熙见谢明珠不说话,又补了几句:

“这名宫女,很像是江老将军十几年前走丢的一名庶女。”

“她的容貌,与皇婶婶像了三分。”

谢长熙此话一出,谢明珠也明白了。

这件事情,真正棘手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份。

虽然说以刺客的名义拿了,到底是没有直接砍了,反而是进宫说了,此事显然是个难题。

江家唯一的嫡女是洛亲王妃江韫,江韫与皇后交好,也就表明了江家与皇帝是一条心的。

若是说,江家失踪的庶女出现在太子府,还被太子下令杀了,只怕是江家会有意见。

而且太子皇兄一向严谨,除了小太监可以近身之外,其他的宫女一般都无法近他身的。

这规矩东宫的都知道,之前还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想要接近太子,倒头来还不是重责了五十大板,直接送去宫正司了?

故而一般的东宫宫女,只会老老实实的干活,哪里会起这种心思。

更别说,付诸行动了。

这么看来,这人敢接近太子皇兄,估计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而且搞不好,这件事情已经传到了江家的耳朵里。

谢明珠所料不错,将军府内,江老将军坐在书房里头,手里捏着张纸条,保持了这个动作一动不动许久。

那纸条上面写的,正是太子府昨夜发生的事情。

本来过了年就打算去边疆的江老将军,被明武帝留在了京中,让其子代替他前去。

如今出了这种事情,江老将军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担忧。

这次的事情,分明是要江家与皇帝离心啊!

东宫已经戒严,这事儿早朝的时候已经传了出来,只是江老将军没有想到,那名刺客,居然会是失踪十几年的庶女。

与其说是庶女,倒不如说,是已故江老夫人的妹妹留下来的一个孩子。

江老夫人没有去世之前,有个庶妹,生产之时难产,只留下这么一个孩子,托付给江老夫人。

江老夫人与这个庶妹一向不对盘,只是又怜惜幼子无辜,故而就应了下来。

对外宣称是府上一名侍妾所出,就这么养了下来。

只是没有多久,这孩子就被人偷走了。

直到江老夫人因病去世,都没有找回来。

如今这个孩子阴差阳错的去了太子府做宫女就算了,还妄想……

身为男人,江老将军怎么可能会相信是刺客的缘故。

定然是那不要脸的女人意图爬了太子的床,想要搏了那滔天的富贵。

只是没有想到,这太子小小年纪,出手就是不留余地。

以刺客的名头,把人扣了下来。

眼下宫里没有立刻处理,八成也是想到了这一层。

老将军看了看纸条,最后还是放进了香炉里头给烧了。

就算是夫人答应了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的,可是这个孩子眼下都要害死江家了——因此,这个孩子,必须得死!

打定主意,江老将军换了衣裳,乘了轿子入宫觐见。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里头,这个人必须是刺客!

——

凤雎宫。

徐宁娘一脸严肃的看着跪在地上请罪的洛亲王妃,心里头百味交陈。

江家一心为大梁,效忠皇帝,没想到出了个江琪这样的货色。

早上熙儿过来回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就叫了人去洛亲王府请洛亲王妃了。

眼下若是算算时间,这江老将军也应该在御书房了。

说到底,徐宁娘还是看重洛亲王妃的。

不然也不会以品茶的名义传了人进来。

江韫跪在地上,身上穿着的水烟绿宫装跟花朵一样平铺在了地上,整个人低着头,规规矩矩的。

江韫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心思也细腻。

否则也不会跪在徐宁娘面前请罪了。

说到底,徐宁娘有没有叫人一直跪着。

上前几步,低下身子,亲自扶了江韫起身。

这让江韫受宠若惊,正要推阻,徐宁娘道:

“凤雎宫的好茶多着,王妃今日就在凤雎宫用了晚上回王府罢。”

江韫知道,皇后这是没有怪罪她。

反倒是要留她下来说话。

说江琪的事情。

故而这才起了身,又叫了贴身侍女去王府传话。

凤雎宫的气氛比较御书房来说,还是轻松几分的。

御书房内,明武帝背了手,在御案后头走来走去。

江老将军低着头,坐在右下首的椅子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武帝才停下脚步,看向江老将军:

“老将军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看?”

明武帝要问的,可不是江琪的事情。

而是这件事情一旦发生了,叫外头的文武百官知道了,又会是什么后果。

谁都知道江家是个死脑筋,一心一意守着皇帝过日子。

江老将军虽然边关上呆的多了,可不代表他对朝堂上的事情就一窍不通。

尤其是,眼下这件事情。

要是这个人是真正的宫女还好说,可是这个人不是。

是江家失踪的一名庶女。

要是被那些大臣知道江家的庶女勾引太子不成,反倒是按了一个刺客的罪名给拖出去打死,八成又要掀起来一轮争吵。

要知道江家祖上为保大梁,每一辈几乎都有不少的男丁战死沙场,险些连香火都断了。

若是连一名庶女都要扣了刺客的名头给杀了,八成会寒了功臣的心。

而且,江家府上出了名刺客,就算皇帝心里清楚与江家无关,可不代表别人不认为。

到时候流言四起,这江家与皇室,怕是要起隔阂。

这个事情,是明武帝乃至江家都不愿意看见的。

另一方面,在他们眼里,就算江琪是个庶女,好歹是出身战功赫赫的将军府,就算是勾引了太子,太子也应该看在江家的面子上收了才是,而不是给人扣个刺客的名头。

再说的好一点,可以说江琪是皇后私下派给指导太子男女之事的宫女,到时候收为侍妾也是顺其自然的。

所以这也是迟迟没有动手的缘故。

区区一个江琪,居然能够引发这么多事情。

明武帝的目光里头透出几分阴鸷。

这般精巧的算计,哪里是冲了熙儿来的。

分明是冲着他谢临来的。

冲着他手下的这把龙椅、身后的大梁而来的!

上次赫狼族进犯一事,明武帝虽然没有明面上说要开战,可是已经在催促户部筹备钱粮,准备运往边境了。

一旦这个时候闹出来天家与臣子不合的流言,到时候这仗恐怕就不好打了。

究竟哪个,想出来这等毒计!

明武帝想到此处,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道:

“去!调查江琪如何进入太子府的!背后又有谁给她的胆子!”

明武帝说完,不知道哪个方向传来暗卫的一声“属下遵命”,接着,几条黑影就消失在了皇宫内。

明武帝能够想到的事情,其他人自然也能够想到。

否则江琪这么一个无权无势的宫女,怎么可能明知道被太子发现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的情况下,还要去勾引太子。

若是说江琪背后没有人,那就奇怪了。

暗卫出去调查,明武帝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道:

“可巧今日得了新鲜的野味,江爱卿留下来吃顿午膳罢。”

这模样,与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江老将军见明武帝还留他用膳,心里头的那块大石头算是落下来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没让明武帝心里头起疑心就是。

疑心这种东西,一旦种下,就很难拔出来了。

江老将军可不希望,江家历代的忠心,会在他的手里,染了帝王的疑心。

——

明珠宫里头,谢明珠收到安如的消息,说是明武帝与皇后娘娘分别传了江老将军以及洛亲王妃入宫觐见,还留了午膳。

谢明珠松了一口气。

谢长熙亦是。

还好,总没叫那人得逞。

说到午膳这个事情,谢明珠道:

“既然父皇母后那边都留了人用膳,咱们再去也不好了。”

“不如都在团团这儿用过饭之后再走?”

谢长熙还没有开口,谢翊倒是高兴的应了,拉着谢明珠开始掰着指头数明珠宫里头好吃的菜。

谢长熙无奈的摇摇头。

另一处,东宫里头,眼下的气氛倒是十分的冷凝紧张。

逼得人透不过气来一样。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