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暴力强奷短篇小说-母夜欲全文阅读

更让叶风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刀哥要大便,王海龙就会很仔细的把卫生纸撕下来,叠好,拿个马扎放在他面前,刀哥要洗澡的时候他就搓背,洗屁股,洗脚缝,晚上刀哥要是和其他人聊天睡的比较晚的话,他就会拿一个纸板为刀哥扇风,刀哥要睡了了,他会很细心的帮刀哥把衣服叠好,放好,恭恭敬敬的跟刀哥再说一声:刀哥,您晚安!

而且不止是王海龙,哪几个跟叶风不对眼的老鬼对刀哥也是毕恭毕敬的,甚至还会对王海龙表现出嫉妒的表情,仿佛王海龙抢了他们的活儿,让他们无事可做后深怕刀哥对他们有意见似的。

所以这些人就将他们的火气发泄在了王海龙的身上,没事儿就让王海龙擦地,洗厕所。

王海龙每次擦完地之后,他们就会脱了鞋穿着白色的袜子在上面走两圈儿,如果袜子底儿不脏,就说明王海龙过关了,如果脏了,那么王海龙就会重新再擦一遍,但凡王海龙表现出一丝不满,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对于刀哥的这种牛.逼派头和王海龙的窝囊表现,叶风全都看在了眼里,叶风知道刀哥之所以如此折磨王海龙,如此表现的嚣张,其实就是在向他表示挑衅,叶风之前将一个老鬼打断腿骨的事情刀哥肯定听说了,也一定会在心里对叶风很不服气。

就好像一山不能容二虎一样,在刀哥的心里,他既然来了,那么叶风这个之前的“老大”就必须退位,否则,他不介意跟叶风火拼一场。

不过叶风丝毫都没有跟他争老大拼位子的念头,在叶风心里,最重要的事情,除了修炼,就是搜集魂魄了。

刀哥来到监室一周,叶风一直表现的很低调,王海龙似乎也已经对叶风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他仿佛认了命一样,机械似的重复着他那窝囊悲剧的看守所生活,这一周里,叶风再也没有见他笑过,一开始还能在夜里听到他偷偷的哭泣,近两天连他偷哭都听不到了。

如同行尸走R一样,如今的王海龙,看上去已经没有了一丝的生气。

而刀哥也始终没有跟叶风发生过正面冲突,他似乎对叶风很有耐X,每次与叶风擦身而过或者对视的时候,都会冷笑几声,但从来都没有跟叶风说过话。

在叶风心里,也不在乎刀哥时不时对他透露出的挑衅和鄙视,只要刀哥不主动招惹他,那么他同样也不会去招惹刀哥。

这一周下来,叶风每晚意识进入空间内进行修炼,虽然进度缓慢,但多少还是有些进度的,目前为止,不借助魂魄值,叶风的进度也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十八。

而在搜集魂魄方面,这一周叶风的收获也算满意,总共搜集到了75只魂魄,7天75只,对这个结果叶风还算满意。

日子波澜不惊的过着,叶风一审出庭还是没有消息,不过叶风不急,急的应该是刘勇才对,按秦嫣所说,叶风应该会在进入看守所后的一个月或者一个半月之内出庭受审,如今才过了不到三周时间,会不会提前出庭,就看刘勇如何去运作了。

叶风和刘勇其实都是在抢时间,刘勇希望时间快点,越快对叶风定刑他便越心安,而叶风则是希望时间慢点,拖的越久就越对他有利,如果能等风成功修炼至炼气凝神初期学会摄魂术之后再开庭审理案子,就最好不过了。

如果说现在叶风心里最大的担忧是什么,那就是自己的家人了,叶风不知道家人是否已经得知他被送入看守所这件事,就算知道了,目前叶风也不可能见到他们,想见他们,只有在开庭的时候才行。

这一晚入睡之前,伺候完刀哥的王海龙突然找到了叶风,大声的问道:“叶哥,您真的不肯帮我一次么?我知道您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只要您肯帮我这一回,我王海龙发誓,将来出去后一定会报答您,就算报答不到您身上,也会报答您的亲人或朋友,我是没什么大本事,不过我一定说话算话,说到做到。”

可以想见,王海龙突然发飙似的在叶风与刀哥床铺之间的过道中央大声说出这番话,招致的唯一后果就是被刀哥抓住头发拖到厕所那边暴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转头看着叶风冷笑。

最后刀哥将王海龙的头摁在了厕所槽里好长一段时间,直到王海龙的身体开始抽搐后才算作罢。

他将王海龙拖拽回来,一脚踹到了叶风的床铺龙板前方,斥骂道:“你个小.逼.蛋子,你以为有人真敢为你出头儿吗?真要有人想为你出头儿,早就出了,哪儿还会等到现在?草尼玛的,我刀哥的女人也是你这种小.逼玩意儿能草的吗?你当时草的越爽,现在就必须得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只要老子在这儿一天,老子就会让你一直爽下去。”

王海龙没有再说任何话,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心中充满了绝望和耻辱,而叶风,有一瞬间的确有一股冲动想要帮他说句话,不过听到刚才刀哥那番挑衅意味十足的话后,叶风又刹住了那个念头。

叶风不是不同情王海龙,就算不欠他什么,但天天看他这么受罪,心里或多或少也会有些不是滋味儿。

叶风当然更不是怕刀哥,在他眼里,这个身高马大,看起来很强壮彪悍的刀哥即便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是已经进入炼气初期阶段的他的对手,就算不懂套路功法,单凭力量速度,叶风相信也可以对付刀哥。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叶风怕麻烦,或者说的再直白一些,是因为叶风有些自私。

如果叶风为了王海龙跟刀哥等一帮人产生冲突,就一定会给自己招惹到数不尽的麻烦,以前叶风想主动招惹麻烦然后被再次关如禁闭室的念头已经没有了,因为那种方法固然可以给他提供一个极其有利的修炼和搜集魂魄机会,但被记录档案提交到法庭之后,同样对他极其不利,即使最后他故意杀人的案子真相大白,为自己洗清了冤屈,但是在看守所的不良记录同样会对他很不利。

上一次打断一个老鬼的腿,叶风认为是正当防卫,但警察法官是不会这么认为的,没有证据支持,没有证人作证,他的行为就是故意伤人和寻衅滋事。

所以意识到这一点的叶风绝不可能再存有主动进入禁闭室的念头,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被逼无奈,叶风就不能再给自己招惹更多的的麻烦。

现在对叶风来说,修炼和搜集魂魄才是最重要的,其它所有事情,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王海龙的乞求和埋怨,刀哥的挑衅和冷笑,相对修炼和搜集魂魄这两件事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叶风必须要为自己考虑,为将来的自由考虑,为洗清冤屈考虑,为报复刘勇和刘美美考虑。

刀哥见叶风始终没什么表态,内心里的嚣张也越发昂扬了,一只脚踩在叶风面前的龙板上,看似是对趴在地上的王海龙说话,其实话里的意思就是针对叶风说的。

“我说王海龙你特娘的也太几巴傻.逼了,指望一个小白脸儿能帮你什么,就这松逼软蛋样儿,居然还有人说他很厉害,我草了,厉害个几巴毛。|”

刀哥这话一出口,监室里许多人都哄笑了,尤其是哪几个跟叶风不对眼的老鬼笑的声音最大。

叶风当然能听出刀哥话里**裸的挑衅意味,也意识到刀哥极有可能是想跟他从暗斗转为明斗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