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王爷亲自惩罚王妃板子-老女人做爱

八卦阵眼见被碰坏了四门,法力全无。而施法的红衣魅影也因为阵法被破,内力重创。那红衣鬼魅只觉胸中一阵憋闷,一口鲜血从嘴中吐出。

“阿森......”那魅影口中又出发尤如喃喃自语般的轻声细语。

“住口!”同样是从一人嘴里说出来,此时却变成了粗重的男子口音。

“阿森,事已至此,我们还是不要......一错再错啦!”那女子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哀怨与忧伤,听着让人无限感伤。

“我已经快大功告成!若我再齐聚三个人的眼珠,下一世,我即能带着神眼转世。你难道希望我一辈子变成过去那个样子吗?要知道,是因为你......我才会如此的!”那男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埋怨和愤怒。

女子的声音又出现在那红衣魅影的身体里,“阿森,我知道,是我欠你的!如果真有什么不对......就让我还给你好了......”

说完,那身体里面的女声又断断续续的抽泣起来。

若不是亲眼所见,孟纤羽真不敢相信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这,莫不就是人们常说的“鬼上身”吧。

“蠢丫头,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烈九焰叫住还有些愣愣的、没有回过神来的孟纤羽,“现在不抓住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乃乃的,这个死妖孽,怎么又这样称呼自己,现在居然还使唤上自己了。哼哼,本姑娘可不是你的使唤丫头。

其实如果单打独斗,那巫师隗森未必是烈九焰的对手。只可惜自己现在和他都是魂魄,只不过一个是妖魂,一个是鬼魂。若是没有媒介,烈九焰定能将他制服,只可惜这其中多了一个陆凌儿。擒获红衣魅影并不难,难的是既要擒住那魅影,又要不伤害媒介之人,这恐怕就有点难度了。所以,烈九焰才需要孟纤羽的帮忙。

“乘他现在体力虚弱,赶快上前把他抓住!”烈九焰吩咐孟纤羽道。

虽然不服气,虽然很受伤,可是见他也是为了捉捕凶犯。算了,姑且原谅他吧。话说本姑娘还是大人又大量的。

孟纤羽纵身一跃,飞到陆凌儿面前。此刻她已经分不明那个人究竟是陆凌儿,还是那夺人眼珠的红衣魅影。

那红衣魅影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刚才烈九焰破那阵法,让他元气大伤,只得趴在地上调整气息。那附于身形的身体里,还断断续续的抽泣着。

孟纤羽刚想把那身影给制服,哪料那红色魅影突然一个翻身,让孟纤羽猝不及防。那妖魅借着陆凌儿的身子,继续作恶,霎间从地上爬起,调转身形,又伸出手扼住纤羽的颈脖,另一只手又将纤羽死死的制于手中。

孟纤羽的心头一凉,心道不好。刚刚一时疏忽,竟让这鬼魅钻了空子。

自己当时心一软,看着那红衣身体里的陆凌儿抽泣哽咽,竟一时分了神,没想到倒被那具身体里的另一个妖孽给逮住了机会。

那妖孽一手死劲的扼住孟纤羽的颈脖,一手牢牢的钳制住她的双手。孟纤羽费尽全力想要挣脱,那双扼住颈脖的手用力更大了。只把纤羽掐得喘不上气,几近昏厥。

形势突然发生逆转,烈九焰微微蹙眉,眉结仿佛打了一个死节。

“你逃不掉的!即便你杀了她,你料自己今晚能就此离开吗?”烈九焰用威胁的口气道。

“少废话!如果不想这个女人死,就快点挖下自己的眼珠。要不然,我马上掐死这个女人!”那鬼魅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脸上露出癫狂的神情。

烈九焰箭眉微蹙,眼睛眯成一条缝。眼眸扫过面前的红衣鬼魅和被挟制的孟纤羽,又把周围的环境微微扫视一眼。烈九焰的嘴角微微一勾,一条妙计掠过脑中。

“若是你站在高处,我可能奈你不何。可你如今和我面对面站在一处,若是你杀了那丫头,你猜我会如何待你。我的‘灵狐九尾’可好久没有用过了,正想练一练呢。”说着,烈九焰的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灵狐九尾’,一听这个词,那红色鬼魅的脸色更难看了。想当初烈九焰凭这一绝招称霸妖界,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刚刚那不凡的身手便可见一斑。若这往日的“妖界圣灵”果真全力以赴发了威,自己是否真能招架得住。

这红衣鬼魅心里惦量了一下,罢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鬼魅扼住孟纤羽的颈脖,倏地一下起身跳至身旁的一棵大树上。

那鬼魅把纤羽拖至树上,那手中的力道差点没有把纤羽生生的给掐晕过去。纤羽脖子被掐得生疼,胸中憋闷。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一不小心差点晕死过去。

乃乃的,这个死妖孽。好端端的跟他提什么“站在高处”,害得本捕快差点儿见阎王。我说你到底打不打得赢那家伙,有本事快上呀!

孟纤羽用愤怒的眼神瞪着烈九焰。而烈九焰在瞄见那红衣鬼魅上树的一瞬间,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对,就乘这个时刻。烈九焰将所有的力气灌注于掌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掌击向那棵树上,顿时如同一道电流从烈九焰的掌中传至树冠,正好袭中那红衣鬼魅。

原来,自失去肉身和内丹之后,烈九焰全身的法力就只有原来的不到三层。刚刚破阵之时自己又耗尽了许多气力,哪有可能再使出自己的独门秘技。若是自己和他对敌,自己的胜算不大,更何况自己的宿主还在他手中。

若是用自己的雷心掌加上树木作中介,便可使自己的掌力更加有威力,胜算更大。所以,烈九焰才编出那样一番话,诳那红衣鬼魅上树。要的就是在他上树后的掌力一击。没想到这鬼魅果真上当了!

红衣鬼魅挟制孟纤羽至树上,脚跟还未站稳,便被那突出其来的如同电击一般的力量给击倒。脑袋里一个懵懂,紧接着一个倒栽葱,连带着孟纤羽一块儿从树上掉下来。

哎哟喂!这一摔不要紧,可把孟纤羽给摔得够戗。虽然没有头朝地,可那屁股也摔得不轻。

孟纤羽揉着生疼的屁股。心里骂道,你个死妖孽,算计那鬼魅,好歹也给我使个眼色啥的。害得姑奶奶我也被牵连,我那可怜的屁股,怕是要好几天不能坐在凳子上了。你这个该死的妖孽,你个该死的害人精!

纤羽受了伤,那鬼魅也伤得不轻。

刚刚阵法被破已经伤了元气,又被烈九焰掌力一击,硬生生的从树上摔下来。浑身骨头仿佛散了架一样,没有一处不生疼。

“阿森,不要再一错再错了!你,我已走到了尽头!”此时藏在红衣魅影里的另一个声音道。

那魅影听见身体里那女人的声音似乎有几分不适应。面部竟有几分颤抖,手中的力道也少了几分。

那女子的声音继续抽抽泣泣,道:“阿森,我知道是我欠你的。不要再牵连无辜了,我不想再有人受苦

了。”

“闭嘴!若是还想我好好的,便快点助我回去!”说罢,那鬼魅便挣扎着最后一口力气起身,全最大力气向陆院飞奔而去。

烈九焰本想追踪而去,无奈听到孟纤羽的呻吟声,便只好停下匆匆的脚步。

只见孟纤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手里不停的揉着正酸痛的屁股,嘴里面正发出“哎哟......咝咝咝......”的声音。

“傻丫头,好了没有!你这样磨磨蹭蹭要到什么时候!”

烈九焰心急如焚。那日在陆院隐隐约约的闻到了自己所要寻找之物的气味,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怎肯轻易作罢。要知道,有了那东西,自己要恢复肉身可好办多了。

可是被重重摔在地上的孟纤羽可不干了。

连日来对烈九焰的愤恨涌上心头。咬着牙,狠狠的说:“喂!你这死家伙,还懂不懂怜香惜玉呀!我是因为你才被摔伤的,你把别人弄伤了,不说帮我疗伤,至少应该安慰一下吧。整天凶神恶煞的干什么,不就捡了你的一支簪子吗,我早就还给你了!”

孟纤羽的心中觉得很委屈,非常非常委屈。她怪自己为什么要一时手痒,捡那只该死的破簪子,凭白无故和那个妖孽扯上关系。

自己平日里很少哭,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早就习惯了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自己在外面受再多的委屈,回到家中,对着母亲依旧是烟消云散、笑意满容,即使她看不见。而现在心中的那团酸楚在胸中郁结,小泪珠子在眼眶里面打转,只是迟迟未落下来而已。

见她此状,烈九焰微微颌首,眉头轻皱了一下。

“你不是想当捕快吗?你不是想破案吗?怎如今反倒在此说起牢骚话来了。你若是不想破案也可,我便在此听着你唠叨吧。”

说完,烈九焰负手而立,一脸倨傲的看着孟纤羽。

“哼,谁说我不想破案啦!”纤羽从地上一蹴而就,竟然也顾不上屁股上的疼痛。

“走吧!可别让凶犯给跑了!”说着,孟纤羽忍着痛,施展轻功便向那红衣鬼魅追赶而去。

烈九焰见状,嘴角一勾。这丫头有意思,刚刚还痛得满地打滚,一个激将法便让她又重新振作。看样子这破案当捕快,对她来说很重要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