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啊,不要了,让我尿出来好不好\干爹你好厉害幹了幾個

天真的以为今天的折磨已经告一段落,但下一刻,在澄清的眸前出现的,却是一支尾指粗细的水晶细棒。

晶莹剔透的水晶,不知为何,此刻却淫糜得让咏棋吃了一惊。

“张开嘴。”

“什么”咏棋惊惶地看着弟弟的脸。

扬起的唇角明显透着邪恶,同样是乌黑的瞳仁,咏善那一双,却是最坚硬的冰做的,犀利而无情。

“张开嘴,好好舔一下,润滑。”

咏棋明白过来似的,羞愤得颤抖起来。俊美的脸上显出震惊而且愤怒的表情,直直瞪着咏善,咬死了下唇。

这个表情让咏善觉得赏心悦目。

“不用这个也没什么。”可耻地用水晶细棒挑起滑落在腮边的眼泪,咏善轻描淡写地威胁,“那我更舒服,直接进去。不过,你会很疼哦。”一边说着,一边翻过咏棋的身,让他被束在身后的双手,触碰到自己胯下高挺的欲望。

咆哮着侵略的灼热坚硬,和超过自己想象的粗大,让咏棋的脸顿时转成毫无血色的苍白。

怒视咏善的眸,也装满了惊恐。

“怎么样”没有给多少考虑的时间,咏善再次开始无情地逼问。

咏棋把自己竭尽全力地贴在褥上,恨不得自己可以从这里陷进去,直接摔到十八层地狱,咬着下唇,轻轻地闭起眼睛,“你杀了我吧。”

“你放心,我会的。”喜欢上品尝哥哥的味道,咏善把舌尖探到覆上的眼睑上,熟练地,隔着薄薄的眼睑,欺负下面受到惊吓的眼球,“慢慢的,一点一点,一寸一寸,一丝一丝地,杀。”

“不啊你到底要怎样”遭受着残忍的戏弄,咏棋迫不得已地睁开了眼睛。

咏善狡猾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亲我。听话,今天就放过你。”

咏棋怀疑的看他,眸里写满浓浓的不信任。

但很快,双腿又被不留情地拉开的恐惧让他屈服了。

“不要我亲”

咏善把他翻过来,面朝上方,脸上有得胜者的骄傲,“亲吧。”

鼻接近到几乎触碰到的地步。

咏棋几乎被太贴近的目光刺穿了,有一瞬间,满脑里只有那双凌厉得让人害怕的眼睛,他情不自禁地想别过脸,但是残存的理智提醒他这会导致咏善无情的惩罚。

闭上温柔的眼睛,咏棋无可奈何地抬起头,在弟弟的唇上印了一下。

柔软的触感,没有想象的冰冷。

原来他还不是完全由冰塑成的。

“不行,再来。”耳际传来斩钉截铁的命令。

咏棋不解地睁开眼睛。跳进眼帘的,是咏善阴冷的表情。

“再来。”

“我已经亲了。”咏棋妥协似的回答。

“不算数。”

“可”

“不要和我顶嘴,咏棋。”咏善可怕地冷笑着,拧着他的下巴,“我的脾气,可比咏临差多了。”

咏棋畏缩了一下。

在逼迫的视线下,被束缚住的前太再次闭上眼睛,亲吻了他的二弟。

太 正 第八章

章节字数5849 更新时间071110 02:49

咏棋永远也不明白,他给咏善的第一个心惊胆战的吻,代表了什么。

他也不清楚,咏善在被他失去血色的唇,颤栗着轻轻一碰时,有什么感觉。

只有咏善心里明白。

当咏棋明显地心不甘情不愿,勉勉强强地凑上来,往他唇上战战兢兢地一亲时,

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眼眶里涌上的热气,没让这些热气凝成一滴泪珠,滴在咏棋痛苦的脸上。

就连这种不实在的吻,也让他感到心满意足,发了疯似的喜悦。

他反反复复地命令咏棋再来一次,再来一次,直到咏棋受不了地缩起来,任凭怎么威胁也不肯就范。

其实

可以再逼的。

算了吧。

当天从内惩院回来,下午就收到了张诚送来的消息。

咏棋病得更重了。

情理之的事,怎么会病得不重呢他那样地折腾那个高烧的身,让他纤细的哥哥哭泣、哀求,被吓得魂不附体,被羞辱得恨不得去死。

他心不在焉地看了明天册立大典上要穿的衣物,处理了手头上的几件急务,晚上陪母亲吃饭,淑妃随口道,“怎么了晚上的脸色差了,可没有早上好。”

“咏棋病了。”开口说了这句,咏善猛地眯起眼睛,懊恼得恨不得给自己一鞭。

淑妃看在眼里,淡淡地接了一声,“那孩,身骨本来就不好。”没有再问,默默为儿夹了一片冬笋,放在他碗里,“咏临的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口”

“时机到了,我自然就开口。”

外面的大雪还未停。

金壁辉煌的楼阁里四处都挂着放风的五彩毛毡,四角坠着金线流苏。脚下有地龙,暖烘烘的热得人心头发闷。

沉默的时候,对着满桌佳肴,也闷得没了胃口。

思忖着,淑妃一边慢慢放下筷,“明天,就是册立大典了。”幽幽叹了一口气。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