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啊 啊 快插 在深点 用力—看了能让下面湿的小故事

“这……这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是内宅的事情,我们只是外院的侍卫,如何能知晓那么多。”

秦府有一处弹练雅室,很是宽敞,不亚于府上的练功房。海棠来到秦府后,深受秦克宠爱,还将一座雅室予她,她平日就在此地练舞试笛习茶道。

今日有客,海棠便不准备做其他,只等烧一壶好水,烹一盏好茶,备客。海棠换了一身新衣,乌发金钗,粉白黛黑,坐于案前。她静静得看着那壶中沸水满溢,耐心等待着。

木屐在木板上走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由远及近,又在门外戛然而止。

门外人朗声道:“宁某想寻娘子有要事商议。”

海棠笑了,这水,火候正好。

海棠起身开门,只这开门一望,海棠便就乐了。许是考虑到自己不能发声,这宁方士竟抱着一卷纸笔便来。

宁乔无奈摇头,自古美人笑倾国,更何况盛装美人,宁乔始觉不假。

二人各自行礼方罢,海棠便示意宁乔入内,宁乔去屐裸足走进雅室。地上铺着薄毯,室内空旷无多余器具,墙上挂着仕女图,角落倒是安置着各色器乐。

“这茶是新煮的,方士可要尝尝?”宁乔本是被墙上的仕女图吸引,忽闻室内有人发声,不由得吓了一跳。

“是婢妾吓到方士了吗?”这个声音粗哑干涩,与女人桃花般的面容极不相称。

宁乔不过沉思一瞬,便施施然到了案几前,与她相对而坐。此人端得是一张好面皮,与女子笑言攀谈也从不令人觉得轻浮。

“宁某确实有些意外,娘子竟会如斯多乐器。”

海棠听闻笑了,她轻浇一壶水,换了几杯盏,合手奉上茶。宁乔以礼接过,又道:“况且娘子的茶艺着实不俗。”

海棠这才回言:“我不常在此处,那些东西是家主前几任夫人的。”

宁乔饮茶时总会抬眉,一双眼眸更显得清朗朗,便少了一丝脱尘之气,比之秦克更像个少年郎。

海棠瞧着这面皮,便又多问了一句:“方士的眼睛现下可好些了?”

宁乔回道:“府中药材好,已消了肿,怕是快好了。否则娘子也不会看这么久。”这句话便有些轻佻出格了,海棠挑了挑眉,竟未察觉此人是个伪道人,便觉得有意思起来:“方士莫要同奴顽笑,奴可是要当真的。”

宁乔却不答言,含着笑轻嘬了口茶,仿若先前调笑之人并非自己一般。海棠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气恼又自觉若与之攀些口舌之争恐讨不到好,于是便问:“方士之前说有要事相商,不会指的是品茶吧?”

宁乔便不再与她兜圈,放下杯盏便道:“我是来问裘氏一事的。”

海棠挑眉笑了:“我以为方士是来问我闹鬼一闻,毕竟传说中只有我碰见了那妖物。”

宁乔摇头道:“世上无妖,只是人心有邪。”

“那方士是觉得是裘氏的鬼魂在作祟?”

宁乔听闻此言,倒是一副听进去的模样,说出的话却又似逗弄人一般:“未尝不可。”

海棠被气笑了,心下却更为小心。此道人说话真真假假,却又惯探人心,稍有差池,便入了对方的陷阱。先前只将他看做初出茅庐,想法简单的道士,这番下来,不能小觑。

宁乔垂眉叹了口气,正色道:“方才我看那仕女图,有三幅,都书有秦夫人文。莫不是秦将军三位夫人的画像?”

“的确。我见连日天气尚好,便将那画卷拿出来晒一晒。”海棠又道:“方士可知,哪副是裘氏的?”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