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大屁股[11p] 又紧又大11p-嗯嗯啊啊不要好爽射了

又过了两轮现只剩下了四人,殷小楼一路顺风顺水到不可思议,抱着剑在周围人的注视中又走了上去。

不出意外,她又赢了,这就意味着已经至少是前二了。

周围人看着她的眼神古怪了起来,起初见她赢了都充满了不可置信,现在几轮过后,眼中的惊讶已经麻木了,都觉得如果输了才令人吃惊。

朝云峰人少但易出鬼才这是很多人都听说了的,但东方临已经将近十年没有收过徒,也就意味着朝云峰已经近十年什么都没参加过,年轻点的弟子几乎快要忘了九峰之一的朝云峰,也就是殷小楼才到九华宗时,那句“若是没有她,九华宗都要变成八华宗了”的玩笑话。

所以即便有那样的说法,朝云峰也出过那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但对很多人来说都太过遥远,尤其是在看到朝云峰连个十岁的小孩子都拉出来凑数的时候,更是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段琦玉也只是让他们眼前一亮感慨一下资质不错。

很多人只是知道东方临收徒,是谁却不清楚,三人里看也就段琦玉看着厉害些,一个小孩,一个气息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无比顺利地走到了最后。

殷小楼抱着赤莲等在一边,心里十分平静已经没有了起初的那种兴奋感,但身上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体内被阻塞了东西被打开了,像是传说中打通了任督二脉。

最后碰到的,她明显能感觉到厉害了不少,纠缠许久殷小楼竭尽全力才找到其破绽,以半招的优势胜了。

这下,四周安静了下来,殷小楼一路势如破竹,这个结果既让他们觉得意外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应该没别的事了吧,她也不清楚还要做什么,见落败的那人走了出去,也跟在想离开,但刚走到边界,就有人笑着拦住了她。

“师叔,论剑还没结束你要去哪里?”

“没有结束?”殷小楼反问,这都比完了怎么还叫没有结束。

还不等那人回来,她又被推到了中间,一脸茫然地站着。

“师叔,可以在在场的人中随意挑一人挑战。”一旁有人提醒道。

听到这话,殷小楼一僵,看着下面乌泱泱的人群,心里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下面的人她也不认识几个,挑战自然是要选比自己强的,这万一选错了选了个比自己实力低的岂不是不太好。

她望向了正中坐的孟初年东方临的那边,小声问道:“任何人都可以?”

那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角不自然地抽了抽,僵硬地回答道:“是。”

过了一会,殷小楼还站在空荡荡的场地中央,眼神微妙,这次论剑其实很多人没参加,大多都是很年轻的一辈,像她认识的叶明心薛宁这些都没有参加,这样看来,想来应该多给小辈们更多的机会,这次挑战的机会也应该能算作“奖励”,毕竟平时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能和厉害的师兄师姐们切磋。

那就叶明心吧,殷小楼望着苍鹤峰那边,她也有点好奇,现在她对上叶明心会怎么样。

刚准备要开口,就见一旁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殷小楼略吃惊地看着沈岑一步一步地走近,周围的人群中窃窃私语了起来,还有些眼神颇为热烈地看着他。

“沈师兄竟然回来了!”

“我第一次这样近的见到沈师兄!”

周围不乏热烈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看来沈岑好像不只是个普通弟子。

沈岑嘴角噙着笑,走到殷小楼面前,优雅不失风度地行了一礼,“观师叔英姿勃发,弟子手痒难耐,还望师叔能指点一二。”

殷小楼心里嘀咕,难道不是自己找人挑战吗,怎么现在反过来了,不过还是点点头。

“师叔,请。”沈岑谦让,做出了一个让殷小楼先出招的姿势。

殷小楼自然不会客气,但只过手了两招,她便大致知道沈岑的剑术可以说远在和她比试的人之上。

擦肩而过的同时,殷小楼淡淡开口:“一招都别让我。”

能予以对手最大的尊重便是全力以赴,沈岑看着殷小楼眼中的认真,点点头,剑招如狂风骤雨般猛烈了起来。

还不是他的对手,殷小楼略狼狈地被击退了几步,竭尽全力将赤莲深深插入地下才没有出界,没有停下一息,将赤莲拔了出来,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心里却很热,一种难以言述的兴奋。

片刻,便欺身上前,两道身影很快便纠缠到了一起,一来一往之间只听见两剑相碰的清脆,没过几招,殷小楼已经完全处于了劣势,依然还是以攻为守步步紧逼,她知道只要自己胆怯一步,那就会直接输了。

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在避开沈岑剑锋时,殷小楼顺势绕到了他的背后,握着剑的手一松,反手握着赤莲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极快地向沈岑攻去。

令她意外的是就在剑锋即将要近身的时候,沈岑突然一剑拦住了她,更是借势而上,殷小楼心里一慌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但脚步刚出去,心道糟糕,这个方向反而对沈岑更有利,硬生生地朝一侧躲去,险些站不稳,但最终还是狼狈地躲开了这一波攻势。

刚稳住身形,就见沈岑收了剑,优雅自然地向自己行了一礼,用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笑道:“差点被师叔骗了过去。”

殷小楼抱手也回了一礼,心里嘀咕,还真没感觉他真的被骗了。

沈岑见殷小楼一脸“你别逗我了”的表情失笑,他说的倒是实话,只是因为自己反应足够快,剑也足够快才没能让她得手,若是换了其他人极有可能就中招了。

论剑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开始离开,估摸着也没什么事了,望了望宾客席,殷小楼便想着可以去找下文卿了,这次应该可以好好叙旧了吧。

沈岑眼见着殷小楼抱着剑欢快地走到苍鹤峰那边,熟稔地带着两个年级小的跟着苍鹤峰的弟子一齐离开了,看着年级最小的那个仰着头兴奋地对殷小楼说着些什么,殷小楼也低头笑着,脸上带着点红晕轻轻地笑着。

想到了什么事,沈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最终摇了摇头转身离去。百度一下“沉香令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