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下面被陌生人手指进入,被虐捆绑憋尿

向小爷一阵激动,睡意全消,赶忙移动镜头看那小脸。

这一看下半身抖了抖,差点控制不住要把子子孙孙都交代出来。

也太媚了!

就闭着眼也能看得出来长得好看得很,最主要的是那张嘴,一边叫一边还伸舌头不停地扭啊舔的。

靠!就他妈一个自摸而已,自个就给自个做了全套!

简直是骚货中的极品骚货!

三更半夜的一女人独自在庭院里发骚,还天天发骚,估计是哪个有钱人养在这的小蜜没错了,很久没被抚慰过了所以寂寞难耐了吧。

向小爷的手克制不住地往下伸,一把握住自己引以为豪的巨根不停上下撸。

妈的。

等老子明天探清楚底细,看不把你搞得要死要活。

向小爷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窗边的地上,衣服裤子都好好穿着呢,就裆那露着个巨根,裤子和旁边的地上躺着一堆死去的子孙。

妈的。

骂了一句,也不管睡了一晚上地而酸痛不已的身体了。

向小爷火急火燎地冲进浴室刷牙洗脸洗头洗澡,换好一身装逼的高档西装,还特地喷了香水用摩丝抹了头发,然后风风火火地一边给手下的人发消息让他们查旁边那女人的金主的信息,一边跑到小区门口,跟里头保安套话。

“师傅,你知不知道77号别墅住的谁啊?”

“小区业主的信息我们不能随便透露的。”

“我这不是刚搬来么,体验了几天感觉不错就打算把房子买下来,这两天就想着给隔壁都送点东西拜访拜访,以后都是邻居总得见见面吧,我之前也碰到过一次隔壁那女的,但我每次去敲门都不见人,我这不就有些奇怪了嘛。”向小爷的谎话张口就来。

“唉,她是个寡妇,刚结婚就死了老公,可怜着呢,一直深居简出的,对人防备的很,我在这两年了都没怎么见过她人。”

“这样啊,难怪她不给我开门,那行,那我也不去吓人家了。”说着,向小爷笑眯眯地把手里的一瓶酒塞到保安手里,“行,那我继续回去睡觉了。”

一出保安的视线向小爷就毫无形象地跑了起来。

靠!

寡妇!

妈的她是个寡妇!

难怪那么骚那么淫荡,难怪天天大半夜的叫春!

两年没男人了可不得饥渴死!

等着爷!

这就来灌溉你这大旱田!

冲回家对着镜子又理了理头发,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无懈可击后向小爷挑了盒加料的酒心巧克力,想了想又拿了瓶香槟,大步迈到隔壁按了门铃。

按了好几声才有人回,只听门边的小喇叭里出现一个声音——

“你好,请问你是?”

靠!

这声音娇的,听着巨根都要爆炸了。

向小爷按捺着心思,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你好,我是隔壁的邻居,想来拜访一下,希望没有唐突了你。”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太方便,你可以把东西放在门口吗?我待会去拿。”

向小爷露出一个为难的神色:“但我带来的是巧克力,太阳这么大,会晒化的,还有香槟也是,暴晒会影响它的口感。”向小爷颇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善解人意道,“这样吧,你开个门缝,我把东西给了你就走,这样总可以了吧?”

对方没说话,像是在迟疑。

不等对方说话,向小爷又赶紧道:“这个小区的保全是出了名的好,只要你按响门口的警报就有无数个保安冲出来,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做什么,我只是单纯地想拜访一下邻居而已。”

好说歹说,对方终于开了最外面的铁栅栏门。

向小爷身心舒畅地往里面走。

他用余光打量着这个庭院,啧啧,那就是昨晚她坐在屁股底下的木头凳子吧,上头闻闻估计还能闻出一股骚水味儿呢。

脑子里又冒出了昨晚见到的那副春意盎然的景象,向小爷拉了拉衣服下摆——他有点儿起来了。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向小爷等了会才等到门打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