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第一次给老外好不好,师傅不要塞东西洛灵犀

今天是小年夜,每年过年胡蓝母亲都让他们回青浦老家住上几天,肖建刚看了看表,下午两点了,太兴奋、太疯狂了,他。

胡蓝高潮时短暂地晕了下,肖建刚下床调了杯糖水,见她醒了,扶起她让她喝一口。

“不饿……有点……胀……”胡蓝皱著眉。

“胀?”肖建刚一掀被子,胡蓝还赤裸著,缩了下身子。肖建刚摸了摸她肚子,两只细白的手立即抓住他手,不让他再往下摸去。

再往下是副yín蘼美景,柔软淡褐色的yīn毛还湿润著,一点白液粘在几根不听话绻起的细毛上,肖建刚制住她的手,把两条长腿掰开,张大,架到自己手臂上。

这下风光更盛,胡蓝用手蒙住脸,心里越想那种事,下面越含不住。肖建刚用小指拨了拨,过度运动的大小yīn唇本就红肿著,“啵”地张开,吐出颗鲜红充血的珍珠,“不要……”胡蓝软成滩水,肖建刚凑下去舔汩出的动情的水。

他推倒她,宽厚的身躯盖住她,剑跋怒张的男鞭一鼓作气,冲进穴里。

胡蓝下身火辣辣的,小肚子里也积了太多激烈情事後的jīng液,又酸又胀。肖建刚细细吻著,安慰她,抚摸揉捏rǔ房,挑弄她的敏感,手往下滑,他摸到鼓鼓的小肚子,和她身体里,凸起的他的物什。那里面是他们的孩子啊,小蓝,有了孩子,我们就会更好的,是吗?

、章八 网中人(下)

小年夜,安恕方把净尔送到彭靖云那去。

前几天半夜里出了情况,世博园中国馆原定在大年初三重新开馆,结果半夜里西北风太大,居然把刚安装好的安保装置给刮倒了。那天净尔住安恕方那,安恕方半夜出门,早晨回来发现林博和安琪也来了,但净尔却感冒了,一个劲打喷涕。

净尔自从十月份生了场大病後一直小毛小病不断,给她穿多了怕她热出汗感冒,穿得少了,怕风吹了也感冒,彭靖云跟安恕方说,“让净尔寒假都住我这吧,这里恒温,不会感冒。”

Westin Hotel的季节总跟外面反的,夏天象冬天,冬天又象夏天。

安恕方把净尔送到大堂门口,彭靖云下来接。

“穿这麽多干吗?”还没进电梯,彭靖云就把妹妹身上的鹅绒服脱了。

净尔穿的鹅绒服跟安恕方和彭靖云的是一个系列的,the North Face今年的新款,安恕方买的,最小号,大红色,鲜豔夺目。

“谢谢你啊,我就不客气了。”安恕方走前拍了拍彭靖云的肩。

彭靖云知道安恕方谢什麽,净尔买了件鹅绒服送给安恕方做新年礼物,小孩子哪来那麽多钱,自然是用他的钱买的。净尔送的礼物,安恕方自然不会不要,反过来他也买了一件给净尔,算还了彭靖云一份情。

只不过,两件衣服,净尔的红和安恕方的黑实在太有成双成对的感觉,彭靖云小有不舒服,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应该把那件银色的也穿出来。

下午的时候出了点岔子,韩燕离带净尔在Westin Hotel里逛逛,Westin Hotel可不是什麽小建筑,黄埔江边二十八层的老牌五星级酒店,酒店里娱乐休闲设施高档幽雅,韩燕离领净尔去二十七楼的温水游泳池去玩,没想到,小姑娘突然嚎啕大哭。

韩燕离吓了大跳,赶紧把彭靖云Call下来。彭靖云交代了下工作,抱起还止不住泪的净尔走了。

净尔四岁前的记忆很模糊,朱敏华曾经启发她,她只记得有坏人抓她,还有便是哥哥抱著她跳进很深很深的水里。

这便是彭靖云的手段了。他让蛊人用他的血混在蛊血里,抹杀妹妹所有的记忆,而且无可逆转。彭靖云如愿以偿,妹妹净尔再记不起哪怕一丁点朝鲜皇宫的经历,李纯宗一怒之下把彭靖云打成重伤,彭靖云也不惧死,抱了妹妹跳下悬崖。

这段唯一的幼年记忆虽然模糊,但净尔因此怕水,当然不至於连黄埔江都不敢看,她只是尤其得害怕脚下就是很深的水,譬如游泳池水,因为太清澈见底,她心里头那张模糊的画面便立刻鲜活起来,在眼前面前荡来荡去,她恐惧地大哭。

因为下午这麽一出,晚上净尔便特别黏彭靖云。吃饭、洗碗、看电视、甚至洗澡都不敢一个人呆在浴室里。

“我去拿件衣服,哥哥也洗个澡。”彭靖云答应了,浴室里头一张按摩浴缸,一间冲淋房,他可以陪她一起洗。

彭靖云拿了衣服再回到浴室,净尔已经脱光了衣服。单纯得根本不知道男女之防的小姑娘赤著身子跑来跑去,跳进大浴缸。

“哥哥怎麽不洗?”净尔扭头。

彭靖云跪在浴缸边,“我帮你洗。”

净尔头发很长,放下来能盖住屁股。长头发洗麻烦,吹干也麻烦,她不喜欢做的事,彭靖云做得心甘情愿。

“疼。”她叫。

彭靖云给她洗完头洗身体,毛巾在xiōng脯上揉搓。

“疼!”她又叫。

彭靖云晃神了,才听到,“疼?”

“这样好点了吗?”

白毛巾沈了水底,彭靖云用手,轻揉一对鸽rǔ。

“不疼了,”净尔答得干脆,“叔叔说以後就不会疼了。”

“哥哥,洗呀。”过了半天,不见哥哥动手,净尔往浴缸背上舒服一躺,两只脚伸直,“啪啪”小脚丫拍水,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