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弟弟再深点|公么给我止痒

娘,你掐的我好痛。默默地看了看自己被亲娘玉指掐得深陷的胳膊,幕骁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位置要是能和妹妹对调一下那该多好。

啊,对不起郎儿娘给揉揉慌乱的松开不自觉收紧的手指,青儿心疼的看著幕骁郎的手臂被掐出了好几道红痕。失控了,听到这两公婆原来是一丘之貉,她真的有打人的冲动。

不用了,你只要不在掐我就好了。幕骁郎睨了她一眼。

哇,这里好热闹。

不知什麽时候,那个成天只知道吃喝的丑女人踏进了门厅。环视所有人一遍之後,丑女人对著皇甫浮云一笑。

公主,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了。

没关系。皇甫浮云先是讶异的望著她自毁的容貌,而後压低声音说,出城令我已经带来了,拿著我的密函就有暗部的人送你回骁国。

谢谢。丑女人点了点头。

你太客气了。

如果不是你当初把我从那个山洞里救出来皇甫浮云看了看不远处的丈夫以及他眼中蕴含的深情,声音变得有些飘渺。

也许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幸福。

咦这些大人们都在说什麽啊

坐在皇甫浮云怀中的小佳霓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周围忽然变得肃穆的气氛让她有些害怕。为什麽他们说的话她都听不懂啊而且为什麽爹娘的脸色都变得那麽沈重啊

哥哥,你知道麽

小女娃转过脸蛋儿望向青儿怀中的幕骁郎,却发现男孩的眼眸里闪著深邃的幽光。

唔哥哥也好可怕啊

邪医馆并不大,错落有致的布局让它看上去有一股归隐的风雅。闲情逸致到来之时,恣意的在里面转过几个不起眼的角落就能溜达到後院的凉亭。亭子是简单的灰色,虽然没有过多的雕梁画栋。然而四周的草木未经雕琢却自然成型,自有一份天然的美感。

此时此刻,一个身材臃肿的女子却没有闲心来欣赏景色。而是抱著一双臂膀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一双小小的眼睛怀著实在猜不透的神情滴溜溜的转著,有点无可奈何的望著膝下比自己要矮上许多的小家夥。

喂,你跟了我一天了,到底想怎麽样丑女人一把抱起一岁大的幕骁郎,看著他那比寒星还要明亮的黑瞳心里就咯一跳。

心想,这个小娃儿倒是适合送进做探子,不仅沈得住气,而且脚力极好。竟然把她这个会武功的大人追的气喘吁吁。

今天早上一起床,她就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一直围著她的身子打转。原本还以为是里的人发现了她的踪迹,可是道理上却说不通。要是真的被发现了,那些兵卫有一百个理由可以立刻抓她回去,没有必要再跟她躲躲藏藏。

结果一推开门,就发现这孩子不知从哪搬了个小板凳儿。像一尊请不动的大神一样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门口。一见她出来就直勾勾的盯著她,并且无论她走到哪都不遗余力的跟到底。

问他话他也不说,让他不要跟来他也不听。一整天下来她是上蹿下跳,左蹦右叫,所有招式都用遍了就是无论如何都甩不掉这个粘人的牛皮糖。

唉哥哥和嫂嫂只不过是带著小佳霓去裁缝店里做开春的新衣服了而已,用不著只把男娃留下来整她吧

你不能走。小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又软又嫩,本还分辨不出男女。但是神色却十分凝重。

为什麽丑女人眉梢一挑,不明白这孩子是什麽意思。

你可知我为什麽叫幕骁郎男孩不答反问。

说说看。

因为我爹说我是骁国的孩子,誓死要为骁国而战。一句话,说的丑女人哑口无言。

爱国之心丑女人默默地低下了头。这种东西她真的曾经拥有过麽

我知道你是我父亲的妹妹幕清幽姑姑,而不是娘的远房表妹。幕骁郎伸出手抚著她臃肿的脸颊。人皮面具戴的太厚重了,破绽也很多。虽然这些都不是他得知她身份的重点。

掩藏身份只是为了避开国君的搜寻。

但是你若是走了,骁国与麒麟国之间必定血战。到时候民不聊生,血流成河,你我都不得安宁。小孩子继续循循善诱。

哼哼丑女人冷笑,冰冷的指尖好奇的抬起幕骁郎的下颌。审视的目光就像他是一个寄居在孩童体内的妖怪。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