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八瓜椅子妇科检查专用椅子\男的在床上强轩女美人

待到那些人消失之后,白凤走到卫庄的身前停下,正在吞吐着卫庄巨物的赤练琼鼻发出了一声轻哼,随后两条修长的美腿站直,将粉臀翘到白凤面前,鲜红的小嘴却是一刻也没有停下对卫庄的服务。白凤撩开衣袍,腰身向前一挺,肉棒就准确地插进了赤练鲜嫩多汁的穴内,他双手依旧抱在胸前,仅仅前后挺动着腰部,肉棒就在赤练的下身飞快地穿梭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赤练穴内的叽咕叽咕的水声交织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带着赤练的臀肉和两只垂下的硕乳来回晃动,好一阵臀波乳浪。

“你要出动流沙?”白凤的肉棒虽然在高速地抽插着,说话的声音却没有丝毫受到影响。

卫庄抬起一只手来,将赤练的头向下按去,使八寸长的肉棒深深地插进赤练的喉咙里,赤练脸上却没有一丝的不适,反而多了一种舒适的媚态,双手攀上卫庄的跨部,喉咙努力地吞咽着,整个过程无比流畅,别说从嘴角溢出溢出,就连赤练的脸颊都没有因为精液的注入鼓起来,完完全全地顺着喉咙涌进她平坦纤细的腹内。这女人天生就喜欢被人蹂躏,越是粗暴地折磨她她便越是兴奋,卫庄插进她的喉咙口喷射的同时,赤练肉穴的水也像泉眼一样哗哗地往外喷涌,顺着她裸露的长腿蔓延,连白凤的衣裤都没能幸免,胯间满是水渍;紧窄的甬道也剧烈收缩着,随着白花花的长腿剧烈颤动,仿佛要将白凤的肉棒生生夹断在里面。

每当受到虐待的时候,赤练的高潮总是来得那么快,而当这个施虐者是卫庄的时候,更是猛烈异常。

白凤面色未变,眼神却阴沉了下来,无论他的技巧如何高神,阳物如何雄伟,哪怕将这个M女折磨得体无完肤,也绝无可能让她来一次这么剧烈的潮吹,而这对卫庄来说,是连鸡巴都不需要挺一下的事。

其实不光是他白凤一个人,全流沙的男人一齐轮奸这个骚货,都别想让她爽成这样,对赤练来说,流沙里只有两种人,卫庄和卫庄之外的人。

“我要盖聂。”卫庄话音落下,最后一股精液也喷进了赤练的胃里,他松开手重新抵在下巴上,任由赤练用那修长的小舌头仔细地清理着依旧坚挺的肉棒。

===================================================

丛林的树木渐渐长得密了起来,高度也超过周边不少,几乎已经把太阳完全遮了起来,暗淡的光线又为赤练婀娜的身姿带来了一种神秘的诱惑力。虽然没有风,但是温度却明显低了一些,随从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身上某个部位的火热。

正当他们心正在幻想着自己大力征伐赤练的情景的时候,李斯朗声说道;“卫庄先生,别来无恙。”随着李斯的一句话,随从们尽皆清醒过来,低着头偷眼看着前方被称作卫庄的人。

那人坐在林间的石椅上,右臂抵在扶手上,自然地撑住脑袋,一身宽大的黑袍将他的整个身笼罩在内,笔直而浓密的眉毛仿佛在证明他性格的刚烈,一双眼睛也像赤练一样没有完全睁开,但却不是赤练那种慵懒之感,而是显现出一股杀伐果决的狠厉和对世间万物视如草芥的狂傲。古铜色的面部,线条刚毅有力,宽厚的嘴唇一直紧闭,仿佛一尊雕像。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的头发,一条古朴的黑金发带束在额头,发丝就从发带穿出,披散在他的颊侧和脑後。发丝是白色的,完完全全的银白色,没有一根黑的在掺杂在内。即便是花甲古稀的老人,也不会如此。是因为这个被叫做卫庄的人已经度过了无数的寒暑?可是他的面容却又只有三十多岁的样,难道他的武功已经到了可以抗拒岁月侵蚀的地步?一想到此,李斯身後的随从们全都噤若寒蝉,被赤练撩拨起的欲火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却让他们欲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而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因为赤练走到卫庄身前丈许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躬下身,像狗一样爬了过去。赤练一趴下,雪白圆润的屁股就翘了起来,露出光洁无毛的下体和粉嫩的菊蕾,那两片粉色的肉唇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在淫水的湿润下愈发显得娇嫩,随着她向前爬动,纤腰和翘臀扭动着,粉嫩的阴唇轻微地摩擦着,晶莹的蜜汁也似乎在往外渗。如此风景,让李斯和身边的随从感觉自己的肉棒已经涨得要炸开了。

身後传来的一片喘息之声并没有丝毫干扰赤练的行动,她依旧一步一步地向着卫庄爬过去,一直爬到卫庄的座前,用嘴撩开卫庄的锦袍,臻首顺势前探,然後就开始前後晃动起来,整个动作甚是嫺熟,想来已经做了无数次。

虽然没有看到赤练的红唇在吞吐,但李斯和他的随从们也都不是未经人事童鸡,自然知道赤练的动作意味着什麽。一想到能让赤练这样的女人臣服在胯下,极尽谄媚求欢,这群人的裤裆又鼓胀起来。

然而卫庄的神色并没有因为赤练的行为表现出丝毫的变化,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神态和语气:“我知道李斯是不会专程来探望我的,说吧。”

李斯定了定神:“我想请卫庄先生出山!”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