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妈妈与狗狗发泄,师兄不要舔那里啊小七

“啊!”我脫口輕呼了聲,感覺到他的指腹一施力,敏感的穴瓣立即有了反應,開始輕顫了起來,股股熱浪再也禁不住汩汩地滲溢了出來。

“你濕了哦。”遊星辰還故意告訴我,手指還一下下地勾劃著,輕戳著,樂此不疲地開始逗弄起來。

“老師別……啊……”隔了短短的一個月沒有與他恩愛,不知道為什麼我莫名就有些膽怯,羞赧的感覺令我無所適從。

遊星辰勾唇淺淺地笑笑,可能感覺到我的羞怯。他停了下來,雙手圈住我的腰肢,下一刻,我突然整個人脫離了軟綿的床褥,我低呼了一聲,反射性環住他的脖子。

遊星辰以公主抱的姿勢將我抱了起來,俯頭吻啄著我的耳垂,柔聲道:“我們一起洗澡吧,我滿身都是汗臭味了。”

他這麼一說,我也下意識傾頭去嗅了嗅,汗臭味嗎?倒不覺得,一點都不難聞,他獨屬的氣息混合了汗味,卻是多了種性感誘人的男人陽剛味。

遊星辰見我湊鼻子去聞,立即挺直身板拉開了一點距離,像是怕汗臭薰到我似的。我心暖地笑了笑,倚在他懷裏,臉陣陣發燙起來,也沒有拒絕和他同浴。

幾個大步,他就抱著我來到了浴室。

浴室的裝潢十分豪華,就那個浴缸大到可以暢遊兩下了。遊星辰輕柔地放下我,轉頭打開了冷熱水頭,溫熱的水快速地放滿了整個浴缸。升騰的熱氣,籠罩得整個浴室都好像被水霧彌漫了一般。

他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帶到他懷中,語氣痞痞道:“幫我脫衣服。”

“呃……啊?你……你自己脫嘛。”我老臉一熱,忸怩地掙了掙,卻逃不出他溫柔的禁錮。

“乖……來……”遊星辰勾唇邪邪地笑著,傾頭在我耳邊誘惑著,不容拒絕地拉起我的手伸向他的衣襟,“難道你不想……”

低沈磁性的嗓音在我耳邊撩撥著,他呼出的熱氣若有似無地吹拂在我的頸窩,我輕顫地感覺到一陣陣酥癢,周遭的空氣也一下子變得燥熱無比。

纏綿(二)

發文時間: 7/16 2012——

啊……你好緊,這樣動不起來,撐著站起來。”身後的他低吼著,扶著我的腰挺著我就要站了起來,那裏還是頂刺著沒有抽出來,密實沒有一絲空隙。

我顫栗著撐住桌沿,一挺腰就不由得緊緊地咬住了他的粗大欲望,他的氣息一沈,有些性急地反腳一踢,那礙腳的椅子!跳一聲被他踢開。

我的雙腿無力地輕輕顫抖著,“老師……啊我腳有些麻……”

“沒事,我扶著你。”

他結實的xiōng膛貼服著我的背脊,有力的手臂懷抱住我的腰,半抱半提著我,俯頭在我肩後落下濕熱的吮吻。靜止停留在幽處的欲望,突然猛地一抽再凶狠一頂,那炙熱的粗大立即猶如開山劈斧律動起來,帶勁地一下下摩擦穿刺出戰栗的酥麻。

“啊……嗯啊……老師啊啊……輕點……”我吃力地撐著勁扶住桌沿,可身後的猛烈將我一次次撞向桌子,腦袋被撞地搖晃不已,耳邊的瓷碟相互碰撞出的清脆聲,好像在訴述我們激烈的行為。

欲望已經燃燒起來,我下意識地高高翹著臀部,感覺著他沒一下的狠戾,那炙熱的粗大緊密地貼實著穴中的每一處,幽深的空間被他如此巨大地擴撐開來,熱辣的沖刺摩擦,難受卻又有種無言的快慰感,每一下凶猛的撞擊都帶出嘖嘖的熱液,只覺得腿間一片濕濘,助長了他更狠勁的挺身抽插,直搗沖到最深處,原始的快樂的感覺刺激無比。

“啊啊……啊……老師……”忘我地閉著眼,我情難自禁地呻吟,側頭尋找他熾熱的唇。

像是洞悉我的想法,遊星辰沒有停下律動,探頭過來就吻住了我,柔潤的唇瓣密密地廝磨,靈巧的長舌探入我不斷呻吟的口中,追逐著我的舌,勾纏舔舐,情欲的味道在口中氤氳起來,似美釀般醉人。

他的熾熱手掌從我的腰部摩挲了上來,一下盈握住我的綿rǔ,力道些許粗野地揉捏按搓,直把我的綿rǔ玩弄得變了形,粗糲的掌心磨蹭著硬挺了的小紅豆。

恍然,感覺到幽穴也多了一道炙熱的逗弄,他的中指遊移在那濕漉的花瓣外,悄然地尋到敏感的小核,便隨著律動壓捏起來。

前後夾擊,兩道驚栗的酥麻驟然而起,那感覺就澎湃的海浪一波波蓋頭而來,太刺激,太猛烈了,我直覺有些受不了了,避開他的吻,仰頭大口吸氣,“啊……嗯啊……啊……老師……啊我……受不了了。”

“怎麼受不了了?你很想要的。”遊星辰低吼著,開始更挑釁的玩弄,那緊實的腹肌一下下撞在我的臀部,啪啪啪的抽插聲更加響亮,他的抽穿也變得凶狠了起來,每一下都勢必要頂到我的最深處,抽帶出更多的滑潤的熱液。

“我……啊……不行嗯啊……啊……”猛烈的快感一下下湧來,我昏浪地實在有些站不穩了,渾身的力氣都用在吮咬吞吐他的粗大了,“啊啊……我啊……站累……啊……”

“我們到沙發上去。”終於,他顧慮到我的虛軟,粗大的欲望重重地抽刺了幾下,才不舍地退了出來,穴瓣一下下喘息張合著,汩汩的熱液沒了阻塞沿著腿側漫延而下。

遊星辰溫柔地彎腰抱起了我,幾大步走向沙發,輕柔地讓我躺睡在沙發上,緊接著他就俯趴了上來,那粗大水潤的欲龍一下下彈跳著,急不可待地准備再一番的激戰,那欲望好像凶狠地永遠都滿足不了。

我羞得臉上陣陣發熱,可看著那猙獰著青筋的欲龍,一時忘記了移開眼睛。

“來,我也看看你的。”

遊星辰邪笑著俯跪在我腿間,才合起來的雙腿被他大大地拉了開來,頓時覺得一陣濕意的微涼。他這時倒沒有立即進來,只是深深地看著,眼眸深邃。

被他這麼直勾勾地凝視著,我只覺得春水更加泛濫,情不自禁地湧溢著,好像還聽到自個流水的聲音,我羞赧地別開了頭,“老師……”

“嗯?”遊星辰沒有移開視線,修長的手指探了上來,指腹挑抹著我穴瓣外的津蜜,滑溜溜地摩挲著,他聲音沙啞低沈,“看看,好可愛的小嘴,被我插得紅紅的,怎麼還這麼誘人,你看看,還流了這麼多水蜜。”

還沒被滿足的欲望被他挑逗地再次洶湧而起,我淚眼迷蒙起來,一把抓住他玩弄的手,臀部微微抬起,“老師……那個……”

“嗯?什麼?”遊星辰勾唇玩味地輕笑,一臉無知的神情。

“那個啊……”裝傻啊,我急了,挪著屁股夠近他。

“哪個啊?”看來他是賴定我了!

我有些生氣地嘟起嘴,兩腿難耐地磨蹭起來,跨在他腰兩側,空虛的感覺讓我顧不了其他,輕顫的手指探到自個的私密處,摸到自己的穴瓣,繼而用兩指將穴瓣輕輕掰開,咬唇羞嗔地瞪著他,“你要不要!”

遊星辰的呼吸頓時一沈,眼眸的笑意盡消,氤氳上濃濃火氣,沈聲說了句,“小妖精。”傾身壓了上來,兩手握上我的腳裸向我xiōng前壓來,將我兩腳張大到羞人角度。

他的勁腰也挺,那炙熱的粗硬再次抵住門扉,幾下磨蹭撲哧地重刺了進來,直達花莖的最深處。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