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偷情车震干一夜 倒刺锁住h

在VIP房的旁边就是直达贵宾停车场的电梯。左楠抱着苏米,感觉到她整个人都还在颤抖,脸上偶尔滚落大颗泪珠,看来是在昏睡中也一样哭泣着。

左楠知道苏米的地址,但这样将她送回去只能让她成为附近三姑六婆的谈资。於是他调转车头,开回了自己家里。他一边开车,一边从後视镜看睡在後座的苏米,不由觉得有些讽刺:他从不将女人带回家里,这次带回家的反倒是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他住在一个小区里,独门独户的三层小别墅是他依恋的地方。左楠不喜欢泡吧,不喜欢抽烟喝酒,也不喜欢乱找女人。他的闲暇时间几乎都在自己家里度过。

将苏米抱回家之後,左楠略略犹豫了一下。这件事被穆廷风知道了自己会怎样?这时怀中的苏米发出轻轻的抽泣声,左楠无奈地笑笑,关上了门。

一楼是大厅、书房和厨房,他的房间和客房都在二楼。左楠把苏米放在客房的床上。少女的身体从床单中露出来,污浊不堪。

轻叹了一口气,左楠又把苏米抱了起来,走进浴室。客房的浴室并不大,他将苏米放在浴缸里,少女还在沈沈的睡眠之中,他也无意叫醒她。

试了试水温之後,左楠开始细细地为少女清洗身体。

作家的话:

女主真凄惨~唉对不起啊我是个变态~

谢谢投票!┌(┘3└)┐

、04.清洗

因为穆廷风的命令,所以男人们全都把jīng液射在了少女的体内,皮肤上残留的只是汗液和刚刚被床单沾染上的脏东西。苏米因为哭泣和痛苦,全身大汗淋漓,连头发都湿透了。左楠轻柔地为她洗净了头发,然後洗身体。苏米xiōng前的蓓蕾被捏得青肿,明天一定会很痛,但比起其他地方的伤,这个似乎又不算什麽了。

左楠有些尴尬,他轻轻揉搓着少女的rǔ尖,一点点地随着水流擦掉汗渍和男人口水的痕迹。

水温很合适,左楠的动作也很温柔。苏米沈重的睡眠似乎松了一个口,她的唇中溢出娇柔的呻吟。

左楠立刻将手抽了回来。

苏米不见有其他动静,左楠心中暗笑自己的紧张,脸上又换了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洗净上身之後开始洗下身。左楠心里想着这是为你好,将喷头固定在墙上,水流冲刷着苏米的花瓣和穴口。他的手指随着水流,在苏米的缝隙里慢慢移动。

刚刚经历了残酷的蹂躏,苏米的下身在麻木之後再次回复敏感。左楠的手指开始动作不久,苏米就清醒了。看到发生了什麽事之後,她狠狠推开了左楠。

“滚开!禽兽!”

左楠一直注意着清洗下身的时候不能让苏米再受伤,根本没注意苏米醒了,直接被推着撞到了墙上。墙上正好有一块小小的突起,左楠的手臂正撞了上去,疼得他面目扭曲。

这看在苏米眼里更是令人生厌。如果说她原先认为左楠还是个不错的人,现在见他这样乘人之危,不由得把一点点的好感都抛开了。

“混蛋……禽兽!放我回家!”

她以为自己还在穆廷风的掌控范围内,而左楠是穆廷风派过来继续折磨她的。

左楠见苏米一脸愤怒和紧张,眼里还有掩饰不了的惧怕,又想到她今天遭遇的一切,便大量地不生气了。

听左楠解释了她昏迷之後的事情,又见到左楠一张和先前一样的冷淡表情,苏米信了一半。但左楠说到自己是想跟她洗身子,苏米又羞又气:“我自己来!”

左楠点点头,好,你自己来。转身走了出去。

他将她带回来是出於人类对弱小动物的怜悯之心,并无其他。既然弱小动物已经能料理自己了,他也不需要再做什麽了。

在卧室里换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左楠才想起苏米并没有替换的内衣裤。他从自己的衣柜里找出以前买的、但是再没有机会送出去的一套女式内衣,端详了半天,走了出去。

带着自己的衬衫和那套内衣裤走到客房,左楠听到了从浴室里传出来的哭声。

苏米将自己浸在浴缸里,咬着口唇哭泣。大概是因为知道这里是别人的家,她压抑着自己不敢放声吧。左楠将换洗衣物放在床上,走进了浴室。

“怎麽了?”

“不要你管……”苏米勉强止住了哭泣。

“我不想管你,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多事情做不了。我是帮你,这个人情你以後有机会是要还的。”左楠说。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