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睡房东老太太 秘书和老板那点事15p

刚刚准备在雨菲面前得意自己威严的南以辰,现在有股想打人的冲动了,前一秒脸上还挂着笑脸现在一下子就变脸了。

走进餐厅,南以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问问题,就是讯问雨菲在家里还没有问完的问题,他好像特别期待雨菲的回答啊。

他询问雨菲:“对了,刚刚在家里你跟我讲的那个事情还没有讲完呢,你能不能现在说完啊。”

“不说了,我不想说了,说多了还是伤心。”雨菲拒绝道。

“为什么说多了伤心呢。”南以辰问,其实他在套雨菲的话。

但是雨菲的话好像没有那么好套的,雨菲说:“你stop,我是绝不会跳进你挖的陷阱里去的。嘻嘻。”

坐在旁边的那个人早就按耐不住了,他说:“喂喂喂,这里好像还坐着一个人在,你们能不能顾及一下他的感受啊。”

可是南以辰却丝毫不想给他面子,他说:“哦,是吗,我怎么没有看见那个位置坐了一个人呢,怎么感觉坐着一头猪啊。雨菲你说是吧。”

雨菲本能地点头答道:“是是是,就像一头猪。”

“你叫雨菲吧,做人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的哦,论年龄我比你大,你应该要尊重我的哦。”

“但是论智商我比你高啊。”雨菲也丝毫不让他。

“噗”,刚刚得意地喝了一口水的萧墨听到了雨菲的话后谁就喷了出来,而且好准的喷在了南以辰的脸上,此时三人的脸色都不雷同了。雨菲此时是一脸看热闹相,南以辰此时是感觉要火山喷发的感觉,而萧墨则是有些担心自己生命安危的感觉他连忙跑到椅子后面去。

“你躲那么快干嘛,你有胆量喷我水怎么没胆量站出来啊。”南以辰威胁说。

“谁说我没胆量站出来了,我只是怕火山喷发了,烧到我了而已。”

“原来你是怕火山喷发啊,那好办啊,服务员,那一桶水而且是加冰的。”

没过一会儿几个服务员走了过来,两个人抬水,两个人抬冰,南以辰又吩咐道:“把冰块都倒在桶里面,然后你们就下去。”

萧墨有些恐惧地说道:“大哥,我错了。”

“太不真诚了,对了,你需不需要眼药水啊,我可以去帮你买的,你不用感谢我。”雨菲又火上浇油的说道。

“你再说,信不信我用针把你的嘴巴缝起来。”萧墨对着雨菲说。

“呜呜,你竟然威胁我,我对你那么好,你看,我看你太可怜了,求情又挤不出眼泪来我想去买眼药水来帮你挤眼泪,你竟然这么说我。”雨菲说着说着,眼泪竟然出来了。

萧墨看见雨菲这个样子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不禁赞叹说:“哇!太牛了,你可以去当演员了。演技这么棒。”

“谁说是演技,我这是真的。”雨菲为自己辩解道。

“好好好,你说真的就是真的。”萧墨已经无可奈何了,因为他看见了南以辰的眼神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那他就能死好几百回了,唉,谁说像他这种人就可以无忧的呢。

突然萧墨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了,“南以辰你爸妈跟我说叫你回去,不然,不然......”

“不然什么,不然他们又要害人吗?”南以辰起身把椅子踢开说。

“哎哎哎,你也别生气了,再说了,还有人在这里呢,你消消气,消消气。”

南以辰意识到了雨菲的神情说:“对不起啊雨菲,我刚刚是......”

“没事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嘛,我也还不是一样啊,就像这一次,我要么就是离开,要么就是接受训练。”雨菲有些苦笑的说道。

“原来你叫雨菲啊,我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呢。”萧墨恍然大悟的说道。

“呵呵,当然熟悉了,你是中国人吧。”雨菲突然询问说。

“是啊是啊,你是不是成绩特别好啊。”萧墨说。

“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的智商比你高。”雨菲抚着额头好似疲惫一般的说道。

“额,是,是呀,好像听说过。”萧墨有些尴尬的说。

雨菲突然望了望手表,说:“呀,完了,我上课快迟到了。”

他们这桌一惊一乍的表现实在是惹人注意,再带上他们三人天生就是自带光环的那种,只是雨菲此时太小了,完全没有体现出来。

“再见咯,我要走了。”雨菲说。

“再见再见,晚上去南以辰家我们继续聊天啊。”萧墨笑嘻嘻地说道。

“好啊好啊,反正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要回国了。虽然只是相处一天但还是好不舍得啊。”雨菲脸色突然变得沉重起来说。

“啊,这么快。”萧墨和南以辰几乎是同时说到。

南以辰看了一眼萧墨又转向雨菲说:“你不是说是两年的吗,怎么只剩下两个月了。”

“那是因为家族的情况不是很稳定,而且我要学的东西几乎已经学过了,所以我就得走了。”雨菲无奈的说道。“算了,不跟你们说了,我时间真的不够了,我得走了。”

望着雨菲离去的身影南以辰此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真的就只剩下这点时间吗?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