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办公室 桌下含着-幕柔雪和老乞丐17-39

苏晓解释,“不如这样吧,你叫我晓晓,我叫你阿离。”

知离隐藏在狰狞兽面之后的俏脸再一次有了火烧的感觉。不知为何,他觉得这称呼很奇怪,叫起来会让人心跳加速。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上一次心跳加速是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血如泉涌溅湿了他的黑衫。

苏晓浅笑着,小脸上似乎有阳光跳跃的光芒。

知离一直觉得这世界上最美的画面就是一个活人死在他剑下的瞬间,锋利的光刃割破皮肉,一长串血珠子整齐排列着划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掉入尘埃的那刻。

而苏晓的笑,刷新了他对美的认识。血珠子和她比起来完全黯然失色,于是他没有犹豫地点头应允。

有佩剑的杀手才是真正的杀手。

知离拿到剑后气场大变,从一个无害的人宠秒变冷面阎王。

这酷炫,闪的苏晓好一会儿才适应。

为了保持高贵冷艳的医生形象,她忍了又忍才没有挂到他身上去舔屏。

知离万分怜爱地将佩剑擦的锃光瓦亮,一抬眼就看到苏晓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瞧。

他有些不自在,将剑收了鞘。

苏晓觉得这把剑会成为她最大的情敌。

两个人在密密实实的林间行走。

苏晓突然开口:“阿离,要是我被坏人抓走了,你会救我么?”

知离当然不知道苏晓问这话的目的,老实回答道:“会。”

苏晓引导着继续问:“为什么呢?你我并无深交,你现在重伤,自身难保,救我就要冒着丧命的危险,不值当。”

知离摇摇头,“每一次行动若有丝毫偏差我就会死。如今任务失败,我不但会被仇敌追杀,还会被同门追杀。我从不惧死亡,只是不能够轻易的死。”他停顿片刻,戴着兽面的脸扭向别处,“救你是我自愿的,纵然因此而死,也无遗憾。”

苏晓知道他这种人,心里的大门常年紧闭,早已经锈死。开启它谈何容易。幸好他情商低。

她试探着,“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知离停下步子,隐藏在骇人面具之后的眼睛有着明显的挣扎。他抿了抿干燥的薄唇,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是杀手。”

苏晓在内心欢呼一声,让他自己承认身份是打开他心防的第一道关卡。

弩箭就在苏晓洋洋得意的时候从她的头顶突然出现。她发现的时候,弩箭已被攥在知离的手中。

苏晓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自己的身高,就被知离按倒身体,他随之覆在她的身上。

在她眼前,是他放大的兽面和属于男子身上特有的清洌气息。

知离想的是,伤痛误事,敌人近在眼前他竟然没有发觉。

这个姿势好暧昧,两个身体紧密相贴,彼此之间呼吸交织。

年轻男子有着强健的体魄,铁一样的肌肉,和美妙的体香。

苏晓的手已经侵袭上知离的胸膛。

他低头看她时,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担忧。随后他起身,动作奇快地将苏晓扛在肩上,几个跳跃已在数丈开外。

这他娘的就是轻功啊!

苏晓被颠簸的说不出话来,脑子里断断续续地拼凑着对知离的喜爱、喜爱剧增。

身后的追兵终于现出形迹。打扮古怪的太子暗卫手里握着精良的装备,弩箭不断地从他们身边掠过。

苏晓抱住了头。

知离躲在一棵巨粗的古树后面,伸出一臂在外,瞄准敌人,几枚暗器从他臂上隐囊中被发射而出。

远出传来几人闷哼倒地的声音。

苏晓注意了一下知离的手,原来他身上这么多的金属配件都是用来杀人的。她不禁心底一凛,知离到底错过了多少杀她的良机。可见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小美人。

知离又开始扛着她跑,可他毕竟重伤在身,又加上苏晓这个包袱,很快他们就被人包围。

混乱之中,知离中了一箭。

苏晓惊恐地看到那支弩箭刺入知离的胸膛,箭身没入身体大半,劲道之强,带的知离后退一步。

一定很疼。

知离把苏晓藏在身后,手指插入发间摸出几支银钉。

银钉干掉了几个敌人,可是对方人实在太多,杀不尽似的。

苏晓装模作样推开他,大声喊道:“我不会武功,会拖累你。你走,不要管我!”

知离分神回头看她,眼里的震惊无法言说。体内的那道热力再次出现,游走于身体四处后交汇于胸腔之内,制造出心悸的隐痛。

面具被人用利刃一分为二,失了生命一般落在泥土里。

知离脸色苍白,几道血痕横亘在他细腻的皮肤上,添了几分暴戾的杀伐之气。

身后的利刃在逼近,知离没有回头,他无比坚决地提起苏晓的身体推向他一早发现的,敌人布防的缺口。

他不想让她死。

知离后背结结实实中了一剑,他痛的闷哼一声。手腕提起,利剑出鞘,光芒乍现间,身后之人头颈分离,死前眼里还有不可置信的神情。

暗卫头领打了个手势,众暗卫如潮水般退了开去。

知离冷毅的脸瞬间被强烈的恐惧所替代。

他追出数丈,看到苏晓被其中一人携着走远。

“晓晓——!”

知离眼睁睁看苏晓被人劫走,他快疯了,立时自绝剑下的想法都有。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