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在地铁被顶的感觉很爽_用力好深首长

王祖棱让家仆时刻看住吟月,为的就是怕她心情不好,因为黄僧念的事。

吟月在老爷子王琨的院子时,那名王祖棱身边的随从也安静地在老爷子的院外晃荡。

王湘媛听到侍女说吟月起来了去了爷爷那便也跟着前去,见哥哥的随从在院外晃荡,轻然一笑,她明白得很。

她知道,哥哥对吟月有着不一般的对待。

不过,笑过后,她又想起了萧鸾,那冷酷无情的辅国将军。

他看上的人,会轻易放手吗?

王湘媛替哥哥拈一把冷汗。

毕竟 那人不是好对付的,还是萧家战王。

王湘媛着实想劝哥哥放弃吟月。

但,吟月这个人,湘媛是真的喜欢,也真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的嫂子。

吟月心地善良,王湘媛从第一次就知道,若不是她,爷爷早就去了。

王湘媛知道,就因为黄僧念在桑泊湖那一次对吟月的关心,让她犹记在心。这次,黄府没落,吟月为黄僧念感到难过,心里一定不好过。

只想多陪陪她,让她开心点,将黄僧念这件事给忘记。毕竟有些事不是个人能力所及的。

但,坏消息接着而来,三日后黄氏一族便会在宣阳门斩首。

屋里的 吟月在得知后,手心里的茶杯掉落摔碎在地。

她情绪激动,是因为有生以来真的第一次亲自听说全族人都被斩。

在未来的和谐社会里,哪会有这样的情景。

她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一个场面。

她只想再见一面黄僧念,就当生前送送他。

只想对黄僧念说句谢谢他曾经的关心。

但,当吟月对王湘媛说出要去大牢里看一眼黄僧念时,王湘媛瞪眼愣住。

哪个地方,是谁都能去的吗?

尤其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湘媛明白得很。

此时去接近黄氏一族,难免会传到萧道成的耳里。到时候,那身为丞相又是齐王的萧道成会是怎样看待她王氏家族。

王家也许会成为萧道成最想搬到的家族了。

这般厉害,王湘媛直摇头不赞成。

“真的没办法吗?” 吟月盯着王氏兄妹,希望他俩能同意。

王祖棱有些心软,差点答应了,但当他看见湘媛的眼神时,还是咬紧了牙关,说不行。

吟月难过。

看着他俩的表情也明白了,古人都是以自己家族的命运为目的的,谁也不会拿自家命运来开玩笑。 他俩不同意是正常表现,她又能说什么。

思虑过后,吟月只是笑笑,“竟然很为难,那算了。”

王祖棱轻柔说道,“吟月,希望你能明白。”

吟月轻笑,“我明白,祖棱大哥不必为我担心。”

王祖棱心酸,轻语道,“那日宣阳门前,你可以去见一面黄僧念。”

真的只能在刑场再次见到黄僧念了吗?

吟月苦笑。

夜晚,院外荷塘里蛙声轻叫,吟月无法安睡。 她披着外衣独自坐在扶栏处,回想从她醒来后,莫名在古代,这里所有的一切。

她想逃离未来那个让她伤心的世界,却不想这里依旧有伤感,有悲伤。

是啊,有人的地方怎会无事。

古时更是多过于未来。

未来世界里只是为了一点情感,而这个世界里能活着却是多么的不易。

谁都是在为自己能好好活着而努力着,小心翼翼着。

如今的她,是不是也应该为了自己能好好活着而要小心翼翼?

这个问题,她可从没想过。

如今却不得不想。

硝烟四起的古代,活着就是多么的不易,可她该怎么活?!

这似乎难倒她了。

在黄氏家族被诛的前一天,吟月外出散心,却不知怎的走到了萧景栖的府门外。

回神中,她忙走开了。

心里有那个想法,可最后她还是无法去到他的面前。

她的身影让刚出府门的寒夜看见。

寒夜立马回转身禀报了萧鸾。

萧鸾没有追出去,他似乎猜测到了吟月悠心前来又不进去的原因。

寒夜看着萧鸾,轻问,“大人不去见见吟月姑娘?”

萧鸾幽沉地说道,“她是想见一面黄僧念,却又不想来求我,此时我去见她,若她开口了,我也不能放她进去。”

寒夜立即明白,“大人是怕黄氏连累到吟月姑娘。”

萧鸾淡淡道,“她什么都不懂。”

只是, 萧鸾眉宇微皱,。

从这点可以看出,吟月不想来见他。

这让萧鸾多少有点情绪。

而让他更弄不明白的是,他救了她的命,她却没有一点感谢之情。

看到自己,她总是避开他的视线,不愿正视他。

难不成自己长得太难看?

几次三番她避开他的脸时,他还特意让寒夜拿来镜子,自己好生瞧上一眼自己的容貌,会有那么难看吗?为何她都不愿看他。

那时,寒夜莫名暗笑,知道大人做出这动作的原因,却又不好说出意见。

天生俊貌英美,也许在这刘宋境土之地还没有人可媲比,但吟月姑娘就是不另眼相看。这才让大人做出了这么幼稚的动作。

而只要是提及吟月,寒夜知道,自家大人在乎得很。

不过,这次,萧鸾没有主动去找吟月,吟月走了就走了。

寒夜明白,大人是怕吟月姑娘牵扯到黄回的事件中来。

黄氏家族被诛这日,宣阳门挤满了百姓。 监斩官是萧赜,萧道成的长子,齐王府的世子。

萧鸾负责宣阳门的防卫工作。

当人群中挤进来了那白色身影,萧鸾一眼就看见了。

他站在台上不好下去到她身边保护她。

他怕人群挤到她,使了个眼色给寒夜,寒夜立刻明白。

当萧鸾再次看向那身影时,吟月的视线刚好瞧了过来。

她的眼中都是不满和讽刺。

他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是在怪他萧氏太过残忍。

只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又能怎样。

一个单纯的女子而已,她又明白什么。

萧鸾在心里暗嗤。

黄氏家族的罪人纷纷被拉上台。

吟月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些人的身上。

萧鸾知道她在找黄僧念的身影,只是怕又让她失望了。

昨晚,大牢来报,黄僧念在狱中就已经咬舌自尽了。

当他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时,想到的是吟月,他知道她会在今天来宣阳门,回来见一眼黄僧念,但又让她的愿望破碎了。

萧鸾担心着吟月要是看不到黄僧念,又会怎样。

黄氏族人全被押上台时,没有黄僧念的身影。吟月有些焦急了。

她猜不到出了什么事。

是放了吗?

她希望是这样的。 但为何偏偏黄氏族人都在,除了黄僧念没被押上来。

她大胆的猜想,会不会黄僧念得救了。

真希望是这样。

吟月再一次看向那穿戴整齐全身武将服饰的萧鸾。她真希望是他出手相救。

她的眼神中的意思,萧鸾很懂,投给她的是请镇定的表情。

吟月曾问过王祖棱,关于黄僧念和萧鸾关系。王祖棱说, 萧鸾和黄僧念都是旧识,也曾是好友。

就算黄回不臣,黄僧念又有什么错。他萧鸾就不能为黄僧念在萧道成面前说句话吗?

他萧鸾一点都不重视好友之情吗?

他是冷酷之人吧!

是,吟月算是看明白,谁都会自保,他萧鸾也是一样。

当刽子手手起刀落时,吟月转头离开。

她不愿看到这样的血腥场面。

她最害怕的就是见到血。所以父亲让她学医时,她怎么也不愿意。

她只愿读读医书,熟悉点中药,那时也不过是为了帮家里诊所的忙而已。

如今面对这古代的刑法,那么的残忍,她是忍受不了的。

吟月突感内心极痛。

她急步跑走,留下一直追在她身后不停叫唤她的王湘媛。

人群涌多,王湘媛没有跟上。

她知道吟月不会想不开,只是难过而已。

王 湘媛没有继续追去,她知道吟月需要独自去静静。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