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老婆在我面前被四人干-把她的手固定在床头

胤禛去了一趟宫里就给老九要了个差事,这些兄弟们没有哪一个是不眼红的。

你以为皇子阿哥就能想去哪个部门就能去的了啊,门都没有。

要不然怎么老九老十能在家里闲着这么久。

老八去年还跟着老大蹭差事。

还不是因为他们自己要不来个好差事嘛。

这么一来,四爷府上这几天简直是客似云来。

别人不敢上门,这些兄弟们可没有那么多顾及。

四阿哥前面的大都有了差事。

那时候康熙大大手底下人手还不多,自己儿子成人了,不用白不用,所以靠前的几位阿哥差事都还可以。

就连最不讨喜的三阿哥也有个编书的差事。

可后面的弟弟们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最先登门的不是来道谢的老九,而是老五。

老五来了胤禛这里也不多说废话。

上来就跟胤禛说道,“四哥,弟弟在这里谢谢你了,老九这个傻货,还得多亏了四哥肯提拔他。”

胤禛能说什么,“自家兄弟,说什么提拔,见外了吧,我就是看着老九有这方面的能力,才叫他顶上去的,要是他自己是个拿不起来的,我也不会把他推出来。要不那就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了。”

老五点了点头,“四哥说的对,可是要没有四哥,父皇想要发现他有这方面的能力那也不容易。”

胤禛摆了摆手,“行了,不必谢来谢去的,我也是瞧着老九最近给我家孩子开蒙,这不是也尽心尽力了。”

正说着门房上又报老九来了。

胤禛冲苏培盛点了点头,苏培盛就去领了九爷进来。

“四哥,你真是我亲四哥,比我五哥还亲的亲哥哥。”

胤禛差点没被他给逗乐了,“咳咳。”

胤禛咳嗽了两声,示意他往旁边看。

老九一转头就看见一脸漆黑的老五。

立马卡了壳。

这怎么五哥还在这儿,我这是当着五哥的面说了些什么。

胤禛看老九楞在当场,笑了两声对老五说道,“行了老五,别逗他了,老九也不是成心的,对吧。”

老九赶紧把话接过来,“对对,五哥,弟弟真不是成心的,弟弟不是想说这么个意思,你明白的。”

老五黑着脸冷声说道,“哼,你不是成心的,爷看你是有意的。”

老五拿起桌子上的水,以后喝了进去,“行了,你既然自己来了,那爷就回去了,好好跟你四哥说话,别又犯浑。”

说着也不等老九反应就起身离开。

胤禛看着老九快步上前去扶着他五哥,给他五哥送了出去。

等老九回来,桌上已经重新上了一壶茶。

在胤禛看来,老九这就是长进了。

他还记得当初老九非要跟着老八,气的老五难受的时候。

那时候老九都没管他哥,径直就去找老八了。

现在看着他哥生气离开,还知道去哄哄,先不管哄的结果如何,至少他知道顾及自己亲人的感受,这一点就很好。

等老九回来,胤禛也不说别的,只指着茶壶叫他喝水。

老九也不能光喝水啊,从张胜那里把盒子拿了过来。

“四哥,弟弟也不知道哥哥需要什么,没什么可送的,这个石榴是前段时间,弟弟去一个玉石商那里时,人家送的,弟弟这就借花献佛了。”

胤禛示意苏培盛拿了上来,“挺好的,石榴寓意多子,你四嫂院子里还有一棵呢。”

还知道送礼,没觉得自己给他要个差事是应该的这就很懂事了。

“给你主子福晋送过去吧。”胤禛把手里的石榴摆件递给苏培盛说道。

静娴看着苏培盛送过来的石榴摆件,心说这难不成是暗示自己该给他再生几个孩子了?

苏培盛看出静娴有些疑惑,还小声跟她解释道,“这是九爷送来的,是谢谢主子爷为他要了份差事,这是谢礼。”

静娴这才了然,可是也没有哪家送礼只送一个摆件的。

可见老九还是欠历练。

叫秋叶把苏培盛送了出去。

静娴就在那坐着把玩那个石榴摆件。

所以说,胤禛这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给他再生一个孩子了吧,不然干嘛送过来,放他自己库房里也完全可以。

静娴“呵呵”笑了两声,把刚刚送走苏培盛进来的秋叶吓了一跳。

“福晋,府里是不是该添个小主子了,这是主子爷又想要个孩子了吧。”

听听,连秋叶都这么觉得。

老九从胤禛这里出去,又转头去了宫里,还没谢恩呢。

年根底下,北风呼呼的吹,他半点没觉得冷。

只觉得心里边有骨子力气,支撑着自己,浑身都热乎乎的。

到了宫门口,他又有些踯躅,要知道老爷子一向不怎么看得到他。

跟他说话最多的一次,还是教训他与民争利。

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老爷子打交道。

毕竟不是靠前的阿哥,在康熙那里也没之前那么值钱。

他还真是担心要是一会儿进去了,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再把刚到手的差事给弄丢了。

老九在宫门口给自己不停的打气。

康熙老爷子在宫里左等右等,怎么还在宫门口不进来。

“老九这是怎么了,长在宫门口了?”康熙老爷子还有心情跟梁九功开玩笑。

梁九功心说,看来皇上心情不错。

这是四爷的功劳吧,四爷心里记挂着兄弟,皇上心里高兴,这才有心情跟自己拿九爷逗趣。

“你去瞧瞧吧,看他今天到底还过不过来了。”

梁九功正要走呢,门外小太监进来禀报,“九爷进宫了,再有一柱香就能到。”

上边康熙“哼”了一声,到底没有说什么。

老九在宫门口从中午就开始给自己打气,一直打到了半下晌,终于说服自己。

这次自己是来谢恩的,又不是做错了事,这才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等到了乾清宫内殿,刚行了礼,就听上边康熙老爷子,带着调侃的说道,“老九饿坏了吧,梁九功,给老九上点点心,叫他垫吧垫吧,在宫门口等了那么半天,估摸着肚子里早就唱空城计了。”

老九眼看着的,立马脸色爆红。

:。:

分享至:

相关阅读